第32章 神秘面纱揭开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3032字
  • 2013-10-19 12:28:40

叶萌宠回到了诸葛家就被诸葛里给带进了房间,其实叶萌宠很早就醒了,但是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那诸葛里背着自己回诸葛家,她躺在床上,想着父母死时候的绝望,眼泪豆大的滴落在了枕头上。

只要一想起爹娘在的日子,叶萌宠的心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以后不会有人再继续的宠爱自己了,以后也不会有人逼着叶萌宠嫁给那蒋戍言了,再也没有人会偷偷的塞银两给叶萌宠了,只要一想起这些,也萌宠的心里就仿佛在滴血,但是生活太残酷,还是要继续,叶萌宠恨,恨岳家要对自己还有父母都那么残忍,她气,气自己没能力为父母报仇。

她觉得自己是个小人物,什么都做不好,更不能为爹娘做什么。后来的几天里面,叶家的人都处于极度悲伤之中,诸葛家也在一种沉沉的悲伤中,几天来,叶萌宠都是在自己亲手打理爹娘的身后事,诸葛云看着心疼,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暗自的摇摇头,小仙儿看着叶萌宠晕倒送回来,更听说叶盟主和叶夫人遇害,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泪水沾湿了可爱的脸庞。她没有想到她故意放出消息说岳家抓了叶盟主还是没有救出二人。

叶盟主家都是好人,小仙儿心里愧疚,好人不该那么命薄,心中发誓有朝一日定要为叶家报仇,只是看着叶萌宠那失去的笑脸,心里难受的紧。

而叶萌宠,几天来都没有吃东西,人也变得消瘦了,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奕奕,那时候的叶萌宠就像是一只黄色的蝴蝶,想要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疯疯癫癫,但也同样快快乐乐,但是如今她的眼神中全部都是空洞,让人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闲来无事也只是坐在那里发呆,傻傻的看着树木,小仙儿几次想要陪陪她,可是都被诸葛云给阻止了,这时候,叶萌宠只想好好静一静。

叶萌宠在处理好爹娘的身后事后就离开了诸葛家,她没有和任何人说,只是想要去那花满楼看看花戏叶,这么多日来的疲惫让她难受的喘不过气,她只想远远的看一眼花戏叶就心满意足了……来到了花满楼,这个自己居住了不久但是印象深刻的地方,也萌宠心里收缩了一下,像是有什么在跳动。

跟随花戏叶那么久,叶萌宠心里早已明白了心意,对这个师傅是喜欢的,才会愿意做那么多事情,才会因为他喜欢别人,所以感觉到了难受,可是他心里有别人,那个人却不是自己叶萌宠恨岳家的人,不是因为花戏叶,只为那爹娘。叶萌宠小心的潜伏在花满楼假山的后面,却不料最怕什么,便也最容易看到什么,叶萌宠没在假山后待多久,就看到了花戏叶扶着那岳清芽走了出来,他的动作那么轻,深怕会伤到那岳清芽,在他的眼中,叶萌宠觉得岳清芽就像是一样珍宝,让花戏叶不断的守护,两个人现在花园里看着花草树木,时不时的交谈几句,然后就是笑声连连。

叶萌宠看着他们的笑声,心里无限悲哀。几日不见花戏叶,他竟然可以笑的如此开心。但瞥见他眼角突然的落寞,叶萌宠怎么也不不肯相信。有爱人在手,怎还会落寞呢,叶萌宠,冷笑一声。就在这是,岳清柔端着一点水果朝着花戏叶的方向走来,轻轻唤了一声“姐姐,叶楼主,吃点水果吧,轻柔特地去后山摘来的……”

叶萌宠觉得这两个女人的可怕,明明就是这岳清柔囚禁了岳清芽,但是如今他们竟然可以笑脸相迎,好的就像是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不知该说是两人太过姐妹情深,还是内有乾坤。看到这女人,叶萌宠只是觉得浑身紧绷,当日她逼着自己跳下悬崖的事情如今还历历在目,想起便觉得是毛骨悚然……

“妹妹辛苦了,对了,家父来信,说是逼死了那叶家盟主和其妻子,真是坏人早就该死了。”岳清芽的眼中透着狠毒的光芒,一旁的花戏叶听了好无反应,但是心中却有很多想法。

“那叶萌宠至今没有下落,连爹娘都没有营救,估计是死了……”岳清柔笑着说着,像是除掉了一个大患,很是开心。

花戏叶微微的皱眉,想着叶萌宠的确是消失了很长时间了,只听得那岳清柔说是畏罪跳了崖,花戏叶是震惊的,没想到叶萌宠会做伤害小芽儿的事情,但是这些日子却对这个女孩心中很想念。好像好久都没见过了,心中的疼痛也是一天一天变得明显了起来。当初自以为当做妹妹的宠爱,如今在疯狂的滋长,让他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宠爱还是爱情。

如今说起她家破人亡,心中更是担忧万分,只不过这岳清柔前不可暴露,坏了今后大事!叶萌宠看着面前的人,好无反应,心中大痛,想爱已经不再有,想'恨却又恨不起来,眼泪哗哗留下,沾湿了发丝。

就在叶萌宠正在假山后背难过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了,站在了花园里面,男人还是那么如媚如丝,漂亮的连哪些美女都是比不上的,越看越觉得美的不可方物。叶萌宠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蒋戍言,心中很是开心。

“蒋戍言,你今天来是做什么,难道还想要小叶萌宠吗,难道你不知道她已经死了吗?”这岳清柔看这蒋戍言一来,就急忙的戳这蒋戍言的脊椎,这叶萌宠已经死了的事实,蒋戍言心中大气,一掌就把岳清柔给拍在了地上,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花戏叶微微皱眉,不事因为担心岳清柔,而是这蒋戍言真的是越来越胆子大了,竟然在花满楼动手打人。

“我告诉你们,我就是要拆了你们花满楼,你们凭什么处置任何人,叶萌宠根本就没错,凭什么,花戏叶,难道就仗着她喜欢你?哼,真是笑话,叶萌宠的心定是被狼心狗肺给吃了,那冰山莲藕你以为得来益处,你花戏叶有本事拿来送我一个,心意在否,你花戏叶看不出?还有岳家姐妹,岳清柔,你做的那些事以为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吗?你爹逼死了叶家人,你信不信总有一天我灭了你们叶家为萌宠报仇。”这话让岳清芽和岳清柔听得脸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岳清芽更是装作可怜,一下就倒在了花戏叶的怀中,叶萌宠在原地哭的很是豪放,没有想到如今只有蒋戍言还相信自己,愿意为了自己拼命,是不是自己喜欢错了人,这花戏叶根本不值得自己留恋,蒋戍言对自己那么好,为什么不喜欢。

花戏叶看着眼前如狮子般怒吼的蒋戍言,心微微发酸,想起叶萌宠为自己做的一切,看的最清楚的也应该是自己,但他现在真的好乱。该相信这小芽儿还是这叶萌宠,他乱……看着貌似是喝了酒的蒋戍言,花戏叶说了一句“你喝醉了,今日之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走吧……”

可是这蒋戍言哪里肯放手……一下子就一打在了花戏叶的身上,吓得岳清芽倒着退了一步,岳清芽娇弱的喘着气,花戏叶眉头皱起,看来今天这一架是免不了了,于是就将岳清芽扶着回了房,自己再出来和蒋戍言。

叶萌宠没想到到了这样的关头,花戏叶还那么护着岳清芽,心中以疼的毫无知觉,原来爱情是这么让人无法释怀又疼着的东西,当初不遇见,那该有多好。花戏叶用轻功飞到了蒋戍言的面前,两个人你打我我打你,没有用武功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直到两人这脸上都是挂了彩,蒋戍言好看的脸蛋上面全是伤痕。两人累了才罢手而假山后面的叶萌宠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让自己没发出声音来……而手上却早已经都是泪珠。

蒋戍言说了一句,我还会来找你,迟早拆了你们花满楼后就离开了。花戏叶觉得脸颊疼疼的,看了眼假山的位置,就离开了,他好久没那么畅快了,要不是这一驾照心中的一直难受,想要发泄在小芽儿的面前必须隐忍,可是他不知,所有一切也都在岳清芽眼中,她看出了花戏叶对叶萌宠的情愫,她恨,她要保护自己的一切,所以,这世界上不能再有叶萌宠。她看到花戏叶的如释重负。看到他每天紧绷的脸颊,她知道自己的地位在一点点的减退,她不能坐以待毙。想要留住花戏叶,才是岳清芽唯一的信仰……

叶萌宠不知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走出这花满楼的,好像是在一一告别一般……也许今天走了,下次回来就是不一样的花满楼了,花满楼仿佛还像是曾经叶萌宠到达的那样,生机勃勃,里面的人物还像是曾经一样的栩栩如生,只是那些都是过去了,对叶萌宠来说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也是最痛的烙印,这烙印会陪着叶萌宠一生一世,难以忘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