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刹那落下的身影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3093字
  • 2013-10-19 12:27:51

等到叶萌宠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那花戏叶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让叶萌宠吓了一大跳,赶紧的擦了擦嘴巴上面的口水。

“你怎么来了,不用陪着岳清芽吗?”虽然嘴巴上面那么说,但是叶萌宠心中还是开心的,因为没想到那么快花戏叶就来看自己了,证明他的心中其实还是有叶萌宠的,所以她很是开心,但是她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花戏叶眼中满满的都是失望,刚刚知道的真相让花戏叶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他真的也不相信叶萌宠是这样子的人。

花戏叶的眼神冷冷的看着叶萌宠,让她觉得很难受,有种陌生的感觉在两人之间蔓延。

“叶萌宠,。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那些事情?要是你实话都告诉我,那我就看在冰山莲藕的面子上,放你走。“叶萌宠一醒来还没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被花戏叶的这句话给刺激到了,怎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的态度,让叶萌宠觉得没有办法接受。

“我做了什么事情了?你说的是山洞吗?”叶萌宠有点摸不清头脑,挠着自己的腮帮子说,看花戏叶没什么反应叶萌宠觉得心里也是没底,这人究竟是怎么了?

“山洞里面有什么事情?”

“哦,我就是看着那个机关今天开了,有一个女孩子在里面就救出来了,真的没想到那女孩子是岳清芽。”叶萌宠傻傻的笑着,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很好地事情。

“就是那个女孩子,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她,是不是你给她下的毒。”花戏叶的语气咄咄逼人,把叶萌宠狠狠地逼在墙角,叶萌宠觉得浑身乏力的像是没有办法呼吸,那么近的距离,只是没想到是质疑的情绪。此时的花戏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满身的怒气,还有失望。就连看着叶萌宠的眼神里都是恨铁不成钢。

“神仙师傅哥哥,我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啊?是什么毒药?你告诉我。”叶萌宠这时候才开始有点着急了,什么时候自己做过这样子的事情,自己怎么就没印象呢?可是此时的花戏叶觉得是叶萌宠在装傻于是冷哼了一声。

“小芽儿对你没什么伤害,你为什么就是要那么的伤害她,为什么要带走她,你告诉我啊?”这个花戏叶的情绪已经失控了,抓着叶萌宠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叶萌宠觉得肩膀很是疼痛,但是就是怎么都使不上力气,花戏叶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让叶萌宠有点忍受不住,肩膀像是要碎裂了。

“疼……”叶萌宠轻呼出声,眼角已经有了泪花,花戏叶突然的回神松开了叶萌宠,才意识到自己的失去理智。

“我没有做,但是你就是认为我做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叶萌宠觉得心好痛,快要没有办法呼吸了,为社么花戏叶就是不相信自己吗,为什么岳清芽在他的心中是那么重要,自己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她突然觉得浑身都好冷,那种冷是彻骨的,没有办法驱散。

“小芽儿说是你那就是你,她从来就没有骗我。”叶萌宠惊叹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一个消失了十年的人,突然的归来将一个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扣在了自己的身上,而花戏叶居然全部的就相信了,那那些为了他不顾危险差点死掉去摘冰山莲藕的日子都是被被狗吃了吗?

叶萌宠的心中失望透顶,无神的站在那里。

“……”花戏叶受不了叶萌宠的冷漠,受不了她的不反抗,于是就叫家丁将其压到了地牢。家丁们看到了这样子的场景都不敢动手。

“快点,不要让我亲自动手。”彻骨寒冷的话从花戏叶的嘴巴里面说出,。或许他本身就是一个凉薄之人,只是叶萌宠没看清,以为她这颗火红的石头能够融化,原来一切都是想多了。

叶萌宠就这样子的被关到了地牢里面,那里阴暗潮湿,没有什么温度,时不时还会有几只老鼠走过,叶萌宠却也毫不在意。就在叶萌宠闲来无聊的时候,在这个牢房的一边还看到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袁妈妈。袁妈妈好像比自己还要早关到这里来,叶萌宠又点疑惑,这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完全就没有预料的……叶萌宠马上就走到了袁妈妈的身边,袁妈妈好像也是认出了叶萌宠,于是着急的说:“我就料到你也会被牵扯进来的,萌宠啊,受委屈了……”叶萌宠如今是更加的摸不着头脑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妈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知道我会被抓到这里?”叶萌宠很是紧张这个问题。袁妈妈叹了口气便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岳清芽一口就咬定当年是我绑架的她,说我是诸葛家的间谍,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还说我是间谍,而我是收买了你的人,让你为我做事,我虽说承认我是诸葛家的人,但是绝不是什么间谍,倒是这岳家的人我一看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别看长得蛮端正的,但是心眼真是一个比一个坏。”

“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这岳清芽还说那后山之事是我两设计好,故意让花戏叶的心中难受一下,并且分心,你说说这叫什么事情?”说完了这些袁妈妈就不再继续的说话了,叶萌宠也陷入了沉思中,这个岳清芽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样子的陷害自己呢?叶萌宠怎么都没有办法相信,看来这岳清柔和岳清芽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叶萌宠决定不再继续得想那么多,想了也是白想,永远都不知道敌人的下一步会是什么。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叶萌宠和袁妈妈就被家丁给待到了大堂,叶萌宠明显的还没有睡醒,到了大堂还是处于一个迷迷糊糊的样子,看到了花戏叶才一个机灵的醒了过来,意识到正在大堂里面,有了精神。

“叶萌宠,你究竟是哪里的来的,老实说吧,我早就去叶家镇调查过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叶家,没有什么叶家镇!你就是一个十十足足的大骗子!就知道骗我们花楼主的感情,你和那个袁妈妈真的是狼狈为奸,居然把我姐姐关了那么久,你们真的是禽兽不如!”岳清柔根本就不给叶萌宠机会,讲一大堆陷害都丢到了叶萌宠的身上,一句一个定罪。

“我没有,你敢说叶家镇不存在,我带你去好不好,好不好啊!”叶萌宠在这个时候显得也有点歇斯底里了,这女人居然说叶家镇是不存在的,这让叶萌宠没有办法接受这样子的质疑,于是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在一旁的花戏叶,而花戏叶的眼中却只有岳清芽,随口说了一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出了吧,岳清柔。”然后就到带着虚弱的岳清芽离开了,他们的离开在叶萌宠的视线中深深的定格,很久以后叶萌宠还是会时常的想起。

那种痛没法诉说,痛心疾首……岳清柔将视线落到了叶萌宠的身上,并把她带到了后山的位置,没想到的是袁妈妈在这个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是对于岳清柔来说,袁妈妈在不在都无所谓,反正她的目的就是叶萌宠。两人在山崖上面,岳清柔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冷冷的笑容,让叶萌宠觉得寒冷。叶萌宠没有想到一个人能坏到这种程度,囚禁自己的姐姐十年,还栽赃到自己身上。

“呵呵,最后你还是输了。”岳清柔玩弄着自己手上的发丝,对悬崖上的叶萌宠说道。

“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为什么?”

岳清柔也不想说太多废话将一张信纸丢在了叶萌宠的面前,那信纸叶萌宠认识,是花戏叶的,还是她从家里带来的最好的信纸,每张都带着一点草药的味道,叶萌宠看着那封信的内容,只感觉心中大痛,原来花戏叶就那么不相信自己。

叶萌宠的眼眶湿润了,她浑身颤抖,眼帘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只见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颤抖的手拭去脸上的泪水,但是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样停不下来。叶萌宠狠狠的盯着岳清柔,然后毅然转过身,看着悬崖,陡峭的高度让人心生畏惧,但是现在的叶萌宠什么都不在乎,因为如今什么在他眼中都是不重要了。要是这辈子因为喜欢过花戏叶而迷失了自己,叶萌宠愿意,要是因为花戏叶而受到伤害叶萌宠愿意,但是要是为了不知名的错误,叶萌宠不愿意,既然从不曾有相信,那就不要留恋什么了。

伤害我心爱之人,不可原谅。

叶萌宠将信纸一点一点的撕碎丢在了风中,就像是残碎了的花朵,一片一片的随风轻轻飘落,叶萌宠的身子也是轻轻的一跃,飞速的向着山崖的下方垂落,随处的风声四起,像是残存的记忆一般让人忘不掉却也记不牢,那些和花戏叶笑着哭着闹着的日子像是昨日刚刚重复的一般,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没有那么的美好。叶萌宠感受着自己急速下降的身体,泪水从眼角慢慢的滑落,成了璀璨的冰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