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救回岳清芽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3298字
  • 2013-10-19 12:27:33

第二十九章救回岳清芽

叶萌宠开心的回到房间,心情是那个好,没过多久又再次发挥了她喜欢睡觉的本领,马上就进入了梦想,梦乡里面有花戏叶,有着很多很多的人,让叶萌宠就连是睡觉都挂着满满的笑容……花戏叶最在梦里面对叶萌宠也是非常的好,梦中的叶萌宠甚至还觉得自己老是欺负那岳清柔,总之这个梦让叶萌宠心里很是开心,但是梦的最后不知道是怎么了,那些人一个个的都在离开叶萌宠的视线,第一个离开的人就是花戏叶所有的人都被阳光包裹,然后消失在了一个叶萌宠看不到的地方。叶萌宠惊吓的醒了过来,才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境罢了,并不是真实的一切。叶萌宠才觉得心情好一点,

叶萌宠起了一个大早,就打算去后花园里面玩玩,说不定还能调戏一下花满楼的小家丁。一路上很多人都像叶萌宠问好。

后花园里的岳清柔正在舞剑,看的人是目不暇接,但是在叶萌宠的眼中却显得有些花拳绣腿了,要是真的有很多人打了起来,这舞剑看来是没办法伤到几个人的。

岳清柔感觉到了有人的存在,于是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便看到叶萌宠像是在思考些什么,然后摇了摇头,岳清柔气不打一处来,因为整个儿臭丫头昨天自己可是拉了一晚上的肚子,闹得天翻地覆。现在还敢没事人一样的站在自己面前,脸皮还真是厚。

“叶萌宠,那么早就醒了,怎么是在找寻那个机关的秘密吗?”岳清柔故意似得挑起了那件事情的话题,让叶萌宠忍不住的有了精神。那天的事情还一直在叶萌宠的脑海里面盘旋,她明明就是看见岳清柔在和一个女的讲话,那女的和岳清柔是差不多大小,但是出落的亭亭玉立,也不像是犯了错事被关起来的,。这让她更加觉得疑惑了,这岳清柔有什么权利就把人家给关起来,看花戏叶那个紧张的表情,叶萌宠甚至有那么一刻觉得那个女孩子真的就是他口中的岳清芽,只是她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

更让叶萌宠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开关,明明就是岳清柔打开的,但是如今却不见了,正在叶萌宠想的时候,岳清柔飞快的就来到了她的身边,用气息轻轻的对她说:“想要知道机关在哪里吗?呵呵……”

“那天我就知道是你在耍坏,你快点告诉我那个女孩子是谁,为什么你要绑住她。”叶萌宠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突然的寒气让她觉得好冷,面前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想要知道吗?自己去查啊?你不是很厉害吗,还能把冰山莲藕给带回来。”岳清柔仰天大笑一声,丢下来苦思冥想的叶萌宠一个人。

叶萌宠想着想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那个后山的位置,既然来了叶萌宠就不想空手的回去,仔细的看着机关的方向,今天和昨天不同的是,机关的门竟然开着,只是被树叶轻轻的合着,要是仔细的看话其实还是可以看出来那是一个小小的洞口,叶萌宠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样的跳了起来,同时也很疑惑,为什么岳清柔就没有把门给关住呢?难道会那么的笨吗?可是想想说不定是她昨天拉肚子拉坏了就忘了。不再继续的想那么多,叶萌宠就进入了那个山洞之中,山洞黑黑的,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一盏微弱的烛光在远处,叶萌宠觉得眼睛有一点朦胧不清,就走近了一点,这一走近可是看到了那边被绑着一个人。

女子的年纪大约二十多,皮肤因为一直没有受到阳光的照耀所以变得诡异的白皙,但还是可以看出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甚至长得有那么像一个人,叶萌宠想了想才知道是那岳清柔,难道这个女孩子真的就是岳清柔的姐姐岳清芽?叶萌宠有点不敢相信,照例说要是岳清芽的姐姐的话,那为什么这个岳清柔要把自己的姐姐给关起来呢?叶萌宠怎么都想不通,这太不合常理了。

叶萌宠觉得不能再继续的耽误下去了,那女子已经晕了过去,叶萌宠用随身的匕首将绳子割断,就背起了那女子,女子的身体纤瘦的不行,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但是叶萌宠作为一个女孩子,还是有一点的气喘吁吁,嘴巴里面还拼命的喊着“你别怕,我这就带你出去……”可是背上的岳清芽却只是冷冷的一笑,毫无温度。这个女人可能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十年的光景其实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更何况是一颗人心。

叶萌宠背着那女子愣是到了花满楼,一路上喊着叫着,引来了无数的人,家丁们一看那女子是岳清芽于是都去找花戏叶了,别的都一个个全部都围住了岳清芽,叶萌宠放下了岳清芽就被人群给挤着到了一边,叶萌宠也乐得其所的退到了岳清芽的那一刻完全就消失了,一种叫做惊喜的东西再花戏叶的脸上展露无余,他焦急的就抱过了岳清芽,一边还说着:“准备药包,还有纱布,所有人都不准进来。”然后就抱着那岳清芽走进了屋子里面,此时的叶萌宠穿着因为奔跑啊脏脏的衣服,心里有那么一点酸酸的。他的声音那么的严厉,是不是就她也是不可以,瞬间的叶萌宠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一段过去是无法过去的,那段回忆里面没有叶萌宠,是属于岳清芽和花戏叶的,或许以后也不会有自己。

所有的人都好像是忘记了叶萌宠的存在,将目光全部都投注在了岳清芽的身上,这些岳清芽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有一个人的目光没有一分,甚至一秒在她的身上停留过,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一排排细小的针在扎一样,让叶萌宠难受的很。看着花戏叶看岳清芽是对所有人都不曾有过的担心,害怕,开心,甚至是焦急,对自己更是没有,叶萌宠想着那些被爹娘捧在手心的日子,真是无比的怀念,现在的她觉得好孤单,所有的人,都在为一个叫岳清芽的女孩子而着急,忙碌,可叶萌宠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孩子。以前的叶萌宠从来就没有那样子的感觉。

那些有哥哥陪着闯天下的日子真的是好开心,越是那么想叶萌宠就觉得眼睛有一丝的干涩,想要擦去,但是却怎么都擦不干净。落寞的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看着面前的墙壁别的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一个人,闲来无聊的叶萌宠,在书桌前面画着花戏叶,虽然画的并不是很好,但是叶萌宠的心里还是很心满意足了。毕竟她最不会的就是画画了,画着画着就在想究竟那两人现在在做些什么,是不是还在相互的寒暄,会不会因为太久没有相遇所有抱在了一起,叶萌宠闭紧了双眼,不想那么多,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花戏叶在房间里面照看这岳清芽,那么多年没见,她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只是白了一点,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受着怎么样的委屈,花戏叶不忍心再继续的想下去了,帮岳清芽把了一下脉,奇异的感觉在他的指腹件攒动着,让花戏叶的心中一惊,在岳清芽的体内有一种很深的毒性,早就开始侵蚀了,一直都没有妥善的管理,所以烙下了深深的病根,在未来的日子里面,肯定会造成更多的伤痛,这不免让花戏叶的心中有点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岳清芽醒了过来。看见了花戏叶于是就很柔弱的叫了一声叶哥哥。

花戏叶听到了呼唤,马上就转过了身看着岳清芽,她的小脸上面挂着清泪两行,让人看这心都要碎了,花戏叶自然也是不例外,赶忙的就来到了岳清芽的身边。

“小芽儿,你觉得怎么样了,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就跟我说。”花戏叶的语气很轻,生怕吓着小芽儿,岳清芽柔柔的一笑,可谓是倾城一笑百媚生,怕是任何的男人看了都是心痒痒的。花戏叶是定力好点,没多大的感觉,但小芽儿整个儿女孩子也算是让这个男人操碎了心。

“叶哥哥,我没事,就是好久没见你好想你。”岳清芽神情的看着花戏叶的眼神之中带着深情,让花戏叶怎么都移不开自己的视线。

“小芽儿,你告诉我,究竟是谁在你的身上下了毒药,让你变得那么多病。”可是这个时候的岳清芽变得异常楚楚可怜,什么都不敢说,一直都在躲避着花戏叶的眼神接触。

就在两个人陷入了僵局的时候,一个猛撞的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原来时岳清柔跌跌撞撞的就跑了进来,扑在了岳清芽的身上。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你究竟是去了哪里为什么会消失了那么多年。”岳清柔满脸的都是悲伤,但是在岳清芽看不到的地方,两人都有着各自彼此的心思。

花戏叶当做是两姐妹的重逢,于是就没有多说什么。

“姐姐,是不是那叶萌宠害的你,让你吃了那毒药,是不是……”岳清柔突然说出的话让花戏叶先是一惊,然后不敢相信的看着岳清芽的方向,眼神好像是在询问着什么,但是岳清芽的眼神一直都在闪躲,想必小芽儿是不愿意说了,于是花戏叶气愤离开,去了叶萌宠的房间,那知道那鬼丫头一下子就睡着了,不忍心叫醒她,愣是一直等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不愿意去承认那些事情真的是叶萌宠做的,因为在他的心中,萌宠天真善良,不是那样工于心计的人,但是很多事情往往不尽人意,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