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奇异的寻宝之路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841字
  • 2013-10-19 12:23:45

叶萌宠经过了自己的伤口的愈合,没过多久,就好的差不多了……还是生龙活虎的,一点也没有受过伤的样子,这让岳清柔的心中很是气愤,好几次自己都想做这个女人快点死掉,没想到她的命还真是大,每次都是有惊无险。越是那么想着,岳清柔脸上的表情也越是让人害怕。

而这叶萌宠。明显的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花戏叶那一掌的伤害,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只知道自己好了伤疤,就往花戏叶的身上凑去,这再过几天可就是花戏叶的生辰了,这叶萌宠早就想着要送个什么礼物给神仙师傅,于是就坐在一个小小的凉亭上,耷拉着脑袋苦思冥想着,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动不动的就拍拍脑袋说自己真实笨……

一席水墨衣衫翩翩起舞,然后停在了凉亭旁边的一棵榕树上,男人的脸上丝丝的妖媚之感让叶萌宠立马就有知道了来者是何人。于是便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眼神之中带着一点点的疑惑,看着今天又换了一身新衣服的蒋戍言,看了一眼树上的男子,叶萌宠再次低下了脑袋想着究竟是送什么礼物好……

“小美人,难道本帅哥在你的眼中什么都不算吗?这样都吸引不了你的眼球。”要是叶萌宠现在抬头看看他的话,便可以看到蒋戍言的眼神中有一丝丝的伤感,但是很快就被遮掩了。

“我现在烦着呢……”叶萌宠又再次的挠了一下头发,然后灵机一动,这个蒋戍言,也是一个男人,想必也是知道男孩子究竟都是喜欢些什么东西,何不问问他,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但是叶萌宠完全就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道理,这蒋戍言压根就不是啥正常的男人,从他的外貌那妖媚的样子就可以看出,这估计也是印证了那句话“病急乱投医吧。”

叶萌宠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就站了一起,吓得树上的蒋戍言差点重心不稳,从树上掉下来。

“蒋戍言,你说你们男孩子究竟是喜欢什么礼物?”叶萌宠仰着自己的小脑袋,看着树上的蒋戍言,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真诚。蒋戍言有点受宠若惊,莫非这小美人知道了自己的好,想要送礼物给自己?于是拢了拢自己衣服的下摆,妖媚的想着叶萌宠抛了了个巨大无比的眉眼,然后认真的说道:“其他男人不知道,但是我就喜欢小美人你……”叶萌宠傻傻的望着树上的人儿,觉得自己在风中凌乱了。果然这厮的话是不能信的,于是咳咳一下,转身欲要离开……蒋戍言看叶萌宠是要离开,马上从树上废了下来,一把抓住了叶萌宠的胳膊,突然的拉力让叶萌宠有点吃痛,微微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蒋戍言发现后,轻轻的松了手。

“你问我当然是要送我礼物咯?莫非不是?”语气里面有一点点的伤感,心里想着难道又是为了那花戏叶。也对,想想那家伙的生日是快要到了。

“还真不是!”叶萌宠不知自己话中的伤人之处,心中只想着花戏叶想要些什么,于是便扭头离开了,蒋戍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知怎么有点决然的味道……-

叶萌宠想着问别人还不如去问花戏叶算了,来的简单点,于是偷偷的走到了花戏叶房间的门口,看着里面的有人影在闪动,看来花戏叶是在里面了,叶萌宠吸了一口气,屏住了自己呼吸,趴在门缝口看着里面的人,心里暗暗的想着,这算不算是偷窥,还真的是想看看神仙师傅人家不在的时候究竟在做些什么,就带着这样那样的好奇心,叶萌宠趴在门缝里很认真的看着。哪知道还没看多久就被花戏叶给发现了……

“有什么事情就进来说,不要再门口偷偷摸摸的,小心被当做是贼人。”花戏叶话音刚落,叶萌宠就双脚站麻了一个踉跄就摔进了花戏叶的房间,在地上摆出了一个狗吃屎的模样,叶萌宠红了脸,抬起了自己的小小脑袋,眼睛里面有那么有一丝丝的泪痕,花戏叶心疼,但是别开了自己的脑袋望着别的地方,掩饰着尴尬,叶萌宠默默的怕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抹了抹脸上的小细珠,哪知道本来脏脏的手指因为这个动作,所以脸上满是黑色的手指印,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黑色的小花猫。被花戏叶看了,不动声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微笑,叶萌宠看着愣是出了神“神仙师傅长得真帅……”由衷的发出了称赞。

“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花戏叶被这叶萌宠给调戏了。脸上自是露出了潮红,可嘴上还是不留情面的说。而手却是忍不住的轻轻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手指印,动作很轻,很温柔。叶萌宠已经完全不明所以了,只是努力的感觉自己脸上传来属于花戏叶指心的温度,凉凉的,但是在叶萌宠脸颊的温热在,悄悄的有了温度。叶萌宠的脸瞬间像是吃了辣椒一般,嘴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回答花戏叶的问题。

“你……的生辰……不是……快到了吗?”花戏叶微微皱眉好像知道叶萌宠的意思了,于是挑眉。手也从叶萌宠的脸上放了下来。

“怎么?”

“我只是想问你,喜欢什么礼物?”

“……”长那么大还没有女孩子那么直白的问花戏叶生辰想要什么礼物,明显的超出了他可以自然回答的范畴了,只见他拂袖转身走到书桌面前,拿起一本书。

“幼稚,无聊……”语气冷冷的不带温度,但是认真的听的话,就可以听到一点微微的颤抖。按理说叶萌宠被神仙师傅那么打击之后是该气馁的,但是她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更加的振作,带着满足的微笑,叶萌宠开心的踏出了房门,看来想要知道花戏叶想要什么礼物还真是件不简单的事情,要找别人帮忙了。

房中的花戏叶不知为何那傻丫头最后笑的那么开心,低头看见手中的书籍,愣是拿倒了,脸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囧字……叶萌宠,你还真的是一个奇迹。

叶萌宠闲来无聊的在后花园里面游荡着,脑海里面还是半点没忘记关于礼物的事情,路过的人都成了叶萌宠询问的对象,但是花戏叶什么都隐藏的那么深,没人知道他究竟是喜欢什么,这让叶萌宠很是伤心,一直都耷拉着脑袋,脸上还有灰尘,可以说是一个小叫花子的模样了,这个时候,她眼中迸发出了一种奇特的光芒,光芒的来源是在花园修剪花草的岳清柔,知道那姑娘没事喜欢打理花草,于是叶萌宠当做是路过一般的朝着岳清柔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不错啊,岳清柔,你说是不是……”

“我和你没有那么熟。”冷淡的声音,岳清柔继续修建着花花草草,面前的叶萌宠让她觉得讨厌极了。

“这花可长真好看,你的手还真巧,打算做香囊迷惑师傅吗?”叶萌宠无意的就想蹲下身子去闻闻那花儿的香气,可是却被岳清柔推开了,叶萌宠踉跄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愤愤的抬起自己的眸子看着岳清柔。

“你没资格,闻这些药花。”岳清柔冷冷的说着,眼中迸发出一丝的厌恶,然后继续的修剪那些花药。

“药花?难道是师傅要你种的?”叶萌宠的感觉到了一点的希望,着急的脱口而出,岳清柔眼睛撇了一下叶萌宠,然后嫌弃的说。

“花戏叶想要的药花可不是我能种的出来的?知道那冰山莲藕?可是花药中的极品,据说药效奇特,有着起死回生的作用,可是这药花可不是一般地方才有的,据说千年的纯白荷花都未必会结出一个冰山莲藕。算了,跟你讲那么多你也不会明白的。走开走开,不要烦着我……”岳清柔只是随便的一句话,但是在叶萌宠的眼中却是一个重要的线索,要是自己能帮神仙师傅找到这个冰山莲藕的话,这一定是生辰上最好的礼物了。

就那么想着叶萌宠再次折返回了花戏叶的房间,花戏叶还在那边怅然若失,就看到叶萌宠兴奋的冲了进来,开心的说:“师傅,我要请假,我要请假好多天,记得等我回来啊……”还没等花戏叶同意,叶萌宠焦急的就跑出了房间,房间里面的花戏叶再次的怅然若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