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洒水节狂欢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551字
  • 2013-08-30 11:48:06

终于把花戏叶骗来的叶萌宠十分的开心,这次也大发慈悲的把萧爱儿带上了,她觉得这个丫头太孤单了,所以才会一直跟着自己。如果这次在洒水节碰到她心意的人把她嫁出去也不错啊。

“叶萌宠,宝珠菊在哪里?”花戏叶虽然知道叶萌宠是骗人的,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耍耍她。

叶萌宠一听到,愣住了,如果不是花戏叶提醒了她都把这个茬子事情给忘了。

“额。”叶萌宠举着手指,两眼乱瞄着,试图岔开话题,“爱儿,你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萧爱儿看了眼花戏叶,又看了看叶萌宠,又知道了他们家小姐肯定又骗了花公子了。上次为了骗花公子去县城玩,故意骗花公子说自己被绑架了,向花公子求救。但是令萧爱儿没有想到的是花公子居然真的被骗了过来,把叶萌宠招来的临时骗人的强盗给打了一顿,然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着叶萌宠说:“几个小混混都摆平不了,丢尽我的脸了。”

“就是那个寺庙。”叶萌宠高兴的跳了起来,指着那个寺庙,听说洒水节的水都要从那里拿的,都是免费的。叶萌宠拉着萧爱儿就跑了过去,身后的花戏叶没有什么表情的跟在后面,一路上都有女子对着花戏叶指指点点的,平时这个村子里没有什么男子,尤其是这种天仙似的男子。

而花戏叶对于这种目光早就见怪不怪了,依旧向着那个寺庙走去。

“那个男子好漂亮。”女孩子们目光似乎都转移了,花戏叶没有多想,反正对于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是蒋家堡的大少爷啊。”有的女孩子还是识货的。

听到蒋家堡几个字花戏叶停住了脚步,脑子里出现了那个妖孽一般的男子,总是缠着叶萌宠的那个男子,也是自己第一个放弃杀的仇人。

花戏叶转过头恰巧和蒋戍言对上了眼,蒋戍言挑衅一般的看着花戏叶,好像在说:看吧,我的出现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但是花戏叶不在乎这些,就在这个时候叶萌宠跑了出来,拉着花戏叶的袖子就往里面跑着:“神仙师傅哥哥,你速度啦,再慢水就没有了。”

花戏叶呵了,回看了蒋戍言一眼,似乎也是在炫耀:你拥有所有的目光,但是我拥有的唯一目光就足够你羡慕一生。这也是多年后花戏叶和蒋戍言把酒畅谈时聊到的东西。对于蒋戍言来说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叶萌宠的目光,即便损失了其他全部的目光。

蒋戍言骤然脸色一变,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他早就猜到了叶萌宠肯定会凑热闹,便向萧爱儿旁敲侧击了一下,果然套到了一些消息。

“那又怎么样,叶萌宠的目光终究会是我的。”蒋戍言对于喜欢的东西向来是势在必得的。

……

圣水拿到了,叶萌宠一行三人便找了家客栈休息了一会,等正午洒水节就真的开始了。突然,坐在楼上的花戏叶好像看见了什么,便匆匆的下楼去了,在一个小摊位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楼上的叶萌宠没有打算跟上去,而是笑着想着自己的计划,正文一到,花戏叶身边不时的有女子往他身上洒水,虽然每次洒水不多,但是人数多了花戏叶衣摆也湿了不好,花戏叶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毕竟知道别人的习俗,也不好发作。

花戏叶好像在小摊位那里买了什么,便向着叶萌宠的二楼走来,但是刚走一步,叶萌宠在楼上大喊了一句:“花戏叶,别动!”花戏叶还以为有什么事情,便停住了脚步,只见叶萌宠端起一大盆谁就浇了下来,顿时,花戏叶全身上下全部湿了,而不凑巧的是,湿的不只花戏叶一人,还有蒋戍言。

花戏叶一脸不快的盯着楼上欢呼雀跃的叶萌宠,如果眼光能杀人,叶萌宠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而叶萌宠旁边的萧爱儿傻了眼,他们家小姐居然拿着那么一大盆谁,刚才让花公子站住原来是要瞄准啊。

现在最开心的不只叶萌宠了,还有被浇了一盆水的蒋戍言。只见他一脸笑容的抬着头看着叶萌宠:“小美人,你这么喜欢我啊。”

一听到这个声音,叶萌宠停止了笑容,看了看底下,还以为是自己浇错了人,原来是两个人都浇到了啊,但是奇怪的是蒋戍言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是浇我的神仙师傅哥哥的!”叶萌宠立刻摆明自己的态度,免得花戏叶误会。

而蒋戍言自动忽略了叶萌宠的话继续笑着:“小美人,别解释了,我知道你心里有我的。”蒋戍言一向是不知廉耻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很多村名涌了上来,指着花戏叶和蒋戍言不知道在说什么。而楼上的叶萌宠也被很多女子拉了下来,那些女子莫名其妙的安慰着叶萌宠:“女娃,别哭,这对奸夫**不会有好过的。”

“对,上天会处罚他们的。”

村民们没说一句叶萌宠就迷惑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怎么大家都在安慰自己啊。什么叫奸夫**,蒋戍言和花戏叶都是男的啊。

而被围在中间的花戏叶脸色很不好,瞥了一眼叶萌宠似乎在说:回去和你算账。而叶萌宠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而花戏叶被围在中间,走也走不出去,直接运功用轻功飞走了,而蒋戍言好像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给叶萌宠一个再见的唇语也走了。

就在村民们叽叽喳喳的时候叶萌宠实在受不了了,大吼一声:“停!”然后指着一个人说:“就你了,给我解释下什么状况。”

“那个女子是不是抢了你的相公?”

叶萌宠挑眉:“男的怎么会抢我相公!”

“……”

“……”

村民们这才反映了过来,但是更加的气愤:“居然还有男子这么不要脸,居然有男子抢别人家的丈夫。”

叶萌宠再次汗颜直接吼道:“我什么时候说他抢我相公了啊。”叶萌宠真的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蒋戍言抢了自己的相公,而且自己也没有说花戏叶是自己的相公啊。

“那你拿一盆水浇他们干什么。”有村民问到。

“今天不是洒水节么?”叶萌宠奇怪了,今天是洒水节没有错啊,她还看见很多女子洒水给花戏叶呢。

“那你浇一盆水干啥?”

“我以为水越多是越喜欢啊。”叶萌宠理所当然的说着,当她说完这句话,村民们没有再说话而是陆陆续续的散了,叶萌宠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寺庙里那个管理圣水的和尚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指着叶萌宠说:“抓住他,就是她把圣水全部偷走了!”

叶萌宠一见是那个和尚,拔腿就跑……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叶萌宠以为水越多代表越喜欢,便向那个和尚要一盆水,而和尚不给,说美人都只有一瓶,叶萌宠知道明着要是要不到了,就偷偷的趁着和尚交接班的时候端着一盆水就跑了出来。

而逃回花满楼的叶萌宠还是没有明白,花戏叶和蒋戍言就成为了奸夫**了。

就在叶萌宠刚回来不久萧爱儿也回来了,给叶萌宠讲了那里的习俗。

原来洒一点水是喜欢的意思,浇一盆水的意思是负心汉。恰巧叶萌宠浇到了两个人,而且蒋戍言那个妖精样子,很像女人,村民们就自然而然的以为他们两个是奸夫**,一听到了是这个原因,叶萌宠笑了出来,她笑的是蒋戍言居然又被看成了女的,看了不是自己的眼光问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