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洒水节前奏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422字
  • 2013-08-30 11:46:50

中毒事件过去了,蒋戍言也被家里的母亲召唤回家了,叶萌宠继续了她的学艺之旅。一天到晚的蹲马步都快把叶萌宠给逼疯了,但是花戏叶说叶萌宠的底子太差,体质也不好,就算是轻功,只要飞一个时辰她就会累趴下,碰到高手后,只要对方坚持不懈的追一个时辰肯定能抓住她,所以花戏叶就逼着叶萌宠练持久力。花戏叶收了这个徒弟的时候也没有打算教她太多,能保命就好了。

“听说了没有,最近那个小园村有个洒水节啊,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一直在野外练习马步的叶萌宠听着两个女孩子的对话。

“听说了,现在啊很多没有成亲的男男女女都会去的,据说是去佛堂拿圣水,然后洒在自己心仪的人身上,这样既可以表明心意也给自己喜欢的人祝福。”紫色衣服的女孩子解释着。

“那多害羞啊。”粉色衣服的女孩子捂着红了的脸不敢看着那个紫衣女孩子,这么大胆的事情她可是不敢做的。

“这个有什么的。每年的那个时候很多达官贵人都会去的,说不定就被哪个大户人家看重了,比我们天天到山里砍柴的好。”紫衣女孩子对现在的生活很不满意,每天的事情就是砍柴供着家里的男的读书。

“你不去的话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到时候被你那贪财的老爹卖给别人当丫鬟我可救不了你。”紫衣女孩子吓唬着那个粉色衣服的女孩子,然后背着篓子下山了。

“什么时候开始啊,我和你一起去。”粉色衣服的女孩子果然被吓住了,连忙跑了上去,跟着那个紫衣女孩子。

“大后天。”紫衣女孩随口说着。

而不远处的叶萌宠听的清清楚楚,洒水向心爱的人表白,突然叶萌宠红了脸,她也想和她的神仙师傅哥哥表明心意,但是怎么样才能让他和自己一起去呢。叶萌宠看向离自己不远处坐在那里品茶的花戏叶。

花戏叶注意到了叶萌宠的目光,挑眉,大概也是听到了那个消息,其实花戏叶早就知道了那个小园村有那个习俗,百年前就有了,十年前自己还和小芽儿去过。

“蹲好。”一想到小芽儿,花戏叶的脸色不好了,语气也变了。

叶萌宠以为是自己偷懒惹得他生气了,连忙摆好姿势,她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现在才过正午没有多久,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不用练习这个啊。

……

晚上的叶萌宠还是想去洒水节看看,但是重点是怎么说服花戏叶呢,花戏叶平时什么话也没有,一看就是没有风趣的人,让他去参加那种活动,宁愿去对着药店里的药。

“药?”叶萌宠想到了花戏叶是个药痴,如果小园村有种花戏叶想要的植物,那么花戏叶肯定会去的。叶萌宠努力的想着,花戏叶对什么药物最敢兴趣,那么她急可以造假了。

叶萌宠在药房里面徘徊着,想着花戏叶想要什么样的药物。

“楼主又发火了。唉。”叶萌宠一听见有人来了,赶紧躲了起来,这个药方平时是不准外人进来的,叶萌宠是不属于药房的人,被花戏叶发现肯定要责罚,躲在一旁的叶萌宠听到楼主发火,叶萌宠就竖起了耳朵听着。

“宝珠菊是百年才开一次花的,让王药师去哪里找啊。”一个小伙计埋怨道,“关键是楼主如果把火发出来也就算了,可是他居然就那样冷着脸什么也不说啊。”

躲在一旁的叶萌宠深有体会,一般人如果发出火也就算了,但是花戏叶发火是会这个花满楼的温度都会下降的,那脸上好像下了几层爽一般,最后如果谁办错事了直接打断手脚。最后打断手脚的只是叶萌宠听说的,在她在花满楼的着十几天内是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的。

“唉,我们还是避难的好,能不能接近就不接近吧。”高个子的药童捧着手中的药说着。

“只能这样子了。”小伙计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之后叶萌宠走了出来,扶着下巴想着宝珠菊,脑子里面一点印象也没有,突然叶萌宠想起了花戏叶房间里那本草本的书,她想着那个里面应该有记载,便想偷偷潜进去看看这个宝珠菊的生存情况。

可是还没有走出药房,便被挡了回来,花戏叶居然来了,叶萌宠着急的左看看右看看,想着哪里可以塞进她这么大的人,实在没有地方可以藏了,叶萌宠只好躲到了刚才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太窄了,叶萌宠只好垫着脚尖站着,刚才站那么久已经够呛的了,也不知道花戏叶要呆多久。

花戏叶一进门便坐了下来,随手翻着一本书看了起来,时间慢慢的过去了,现在的时间对于叶萌宠来说是很慢的,她已经受不了,花戏叶就这样一直看着书好像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叶萌宠在墙缝里面咒骂着花戏叶,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而且还呆这么久。

“啊。”叶萌宠终于支撑不住了,之间摔了下来,摔在了花戏叶的脚边。花戏叶面无表情的看着叶萌宠,让叶萌宠猜不出来花戏叶的想法。

“唔……神仙师傅哥哥我错了。”在花戏叶开口前面,叶萌宠先发制人,一把抱住了花戏叶的大腿哭闹了起来。

而花戏叶依旧是没有表态,叶萌宠哭的时候不时的抬头开口花戏叶的反应,但是每次都是一样的表情,花戏叶不好猜测,每次在家里只要自己一哭,整个家都围着她转,现在就一个花戏叶,她都摆平不了啊。

“起来。”花戏叶终于受不了了,他不是舍得叶萌宠哭,而是他觉得有人来了,如果在自己的药房有女人哭天喊地的,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听到花戏叶开口,叶萌宠如释重负,立刻站了起来袖子抹泪。然后站在花戏叶面前,一切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怎么在这里?”花戏叶有点受不了了,这个叶萌宠屡次触碰自己的底线,如果自己再这么让她,地下的人个个学她怎么办。

“我听说你在为宝珠菊烦恼。”叶萌宠试探性的问了句。

花戏叶一挑眉,表示然后呢。

“在小园村有。”叶萌宠托口而出,这下子花戏叶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个丫头是为了小园村的洒水节。

叶萌宠见花戏叶没有什么表示立刻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不是为了把你骗过去参加洒水节才说的。”叶萌宠不打自招了。但是花戏叶表示没有听到,只是点了点头:“你明天出发吧。”

这次轮到叶萌宠呆着了,她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可以把花戏叶带去,她以为花戏叶会怀疑自己,她以为花戏叶会问自己关于宝珠菊的特性,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花戏叶居然就答应了。

其实花戏叶一进门就知道有人躲在那里了,他猜到了是叶萌宠,也无意中瞥见她是垫着脚尖躲在那里的,只是耍耍她一只不走,顺便练习她的持久力,其实他本来只是想拿包药就走的,也是临时有了性质玩玩她。他也知道叶萌宠是想把自己骗过去而已,自己假装上当也是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