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乌龙中毒事件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975字
  • 2013-08-30 11:45:43

“萌宠!”蒋戍言冲了上去,接着了倒下的叶萌宠,然后自己蹲下,把叶萌宠抱在了怀里。

花戏叶看见了叶萌宠倒了下去,也跑了过来,拿起叶萌宠的手开始把脉:“睡蝉!”花戏叶转头看着岳清柔,这个大胆的女人居然用这么恶毒的东西。

“不是我。”岳清柔立刻否认,她才不会承认,最好这个女人死了算了。反正花戏叶看着姐姐和父亲的份上不会把自己怎么样,这个蒋戍言功夫虽然别自己好,但是有花戏叶在,花戏叶不会让他杀了自己。

“你个女人!”蒋戍言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瞬间到了岳清柔的前面,掐着岳清柔的脖子,把她拎了起来,“快把解药交出来。”蒋戍言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岳清柔的脖子和脸全部红了,她的双手紧紧的掐着蒋戍言的手,但是蒋戍言还是没有松手,而另一边的花戏叶好像没有打算救她的感觉。

但是岳清柔还是没有松口,坚决承认不是自己做的:“楼……主……,救我……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岳清柔拿出了杀手锏,花戏叶身子一震,拳头紧握,她毕竟是小芽儿的妹妹。

“蒋戍言,松手!”花戏叶终于开口了,但是蒋戍言怎么会听花戏叶的呢,手上的力气还是没有减弱。

“放手!”花戏叶一块石子打了过去,正好打中蒋戍言的手腕,蒋戍言手一松,岳清柔摔在了地上,摸着自己的脖子喘着气。

“你要把萌宠带到哪里!”蒋戍言平静了下来,就见花戏叶抱起了叶萌宠。

花戏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而是直接向着内室走去。

“混蛋!”蒋戍言骂了一句,跟了上去。

睡蝉是西域的有名的盅毒,一般人吃了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有内功的人吃了气息会越来越弱,而且几乎是无药可解。因为配置它的药材很难找齐。

“怎么办?”蒋戍言看着床上气息越来越弱,也顾不着眼前的花戏叶是要杀自己的人了。

花戏叶还是没有江湖,在叶萌宠身上的几个重要的穴位点着,先封住毒性蔓延。

“咳咳。”床上的叶萌宠咳嗽着,嘴唇越发的干燥了。

“去倒杯水,喂她!”花戏叶终于开口了。

现在的蒋戍言可是非常的听话,他赶紧去倒水,递给了花戏叶,可是花戏叶却没有接过:“我先去药房看下有没有有用的药,你看着。”花戏叶还没有等蒋戍言反应过来便迅速离开。

蒋戍言坐在床边上,扶起叶萌宠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就这样喂着她喝水。

“蒋戍言……”叶萌宠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靠在了蒋戍言的怀里,她四周看了看,没有找到花戏叶的踪影,有点失望了。

蒋戍言看着叶萌宠四周的找人,就知道叶萌宠在找花戏叶,但是蒋戍言很有私心的没有告诉叶萌宠花戏叶去找药材了。

“乖,先喝水。”蒋戍言温柔的说着,顺便把水杯递到了叶萌宠的嘴边。叶萌宠就着喝了一口。

“先睡会吧。”蒋戍言放下手中的杯子,扶着叶萌宠躺了下来。

不一会叶萌宠就睡着了,这个时候花戏叶走了进来,两手空空,脸色有点灰暗。

“怎么样了?”蒋戍言小声的问到,怕打扰叶萌宠睡觉。

花戏叶没有回答,只是站在了床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叶萌宠,终于花戏叶开口了:“她醒过了么?”

蒋戍言点了点头,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说。两人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看着叶萌宠。

“如果叶萌宠这次能脱离危险,那么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花戏叶说着,现在什么也比不上叶萌宠康复重要了,蒋戍言死不死的不关他的事情。

“要哪些东西才能做出解药。”蒋戍言毕竟是江湖中人对这些还算是清楚。

“明天我们一起出发,去西域。”花戏叶没有换姿势,就这样一直站着。

“分开寻找不快点么!”蒋戍言想着这个毒这么狠毒,拖着越久越危险。

花戏叶摇了摇头,眉头紧锁:“西域太危险了,而且冰霜之花在万丈冰山之下,一个人肯定拿不回来,而且不能把叶萌宠一个人放在这里,太危险了,免得出什么意外。”花戏叶总是把事情想得很周到。

蒋戍言点了点头,药类毒类花戏叶是比他精通,而且冰霜之花他也只是听过还以为是传说没有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小姐!”萧爱儿突然冲了进来,直接扑到在床边上,眼中带着泪花。原本萧爱儿今天是出去采购的,回来的时候在院子里看见手上的岳清柔便问他们家小姐去哪里了,没有想到岳清柔的回复是放心死不了。聪明入萧爱儿,她明白了小姐肯定是有事情发生了。

“花公子,我们家小姐没有事情吧。”萧爱儿跪在床边摸着叶萌宠的苍白的脸颊,泪水流了下来。

“没事,你收拾下叶萌宠的衣物,我们晚点出发。”花戏叶直接命令着,也没有解释。

“收拾东西?”萧爱儿有点疑惑了,小姐伤成这个样子,是要去哪里啊,萧爱儿急的快哭出来了。

“是给你们家小姐找解药。”蒋戍言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萧爱儿解释着,“你也别问了,快点准备。”

萧爱儿擦了擦眼睛,点了点头。

迷迷糊糊中叶萌宠好像听见有人走来走去,但是自己好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只能这么的听着。渐渐的她感觉到了有人把她抱了起来,是木兰花香,这个味道是花戏叶的,叶萌宠很清楚,她往花戏叶的身上又靠了靠。

“小姐,醒醒,吃点东西。”萧爱儿摇着叶萌宠,但是叶萌宠就是不想起来,因为叶萌宠在梦中和她的神仙师傅哥哥幽会。

“干什么啊!”叶萌宠实在受不了有个蚊子一直在自己周围嗡嗡地叫着,影响她和花戏叶约会,“别打扰我幽会!”

拿着馒头的萧爱儿一愣,看着叶萌宠一下子排开了自己手,萧爱儿吃痛的收了回来。而车内的蒋戍言拿着自己的干粮睁大了双眼看着叶萌宠,然后看着脸色变好的叶萌宠笑了下:“小美人是在和我约会么?”

“谁和你约会啊,我是和我的神仙师傅哥哥约会!”叶萌宠好像忘记了昨天的事情恢复了原本的形态。但是叶萌宠却没有注意到车厢内还有一个人,就是她的神仙师傅哥哥。但是花戏叶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吃着干粮。

叶萌宠突然看见了花戏叶,也知道自己刚才说漏嘴了,直接闭上嘴巴,拿过萧爱儿手中的馒头,转过头去小嘴的啃着馒头。她也忘了问花戏叶他们是要到哪里去了。

“我们要去哪里啊?”叶萌宠终于想起来要问是,她看向了萧爱儿,萧爱儿摇了摇头,路上的事情都是蒋戍言和花戏叶安排的,自己就在一旁找个叶萌宠。

“去西域。”蒋戍言一边回答着,一边递了水给叶萌宠,叶萌宠接过喝了一口,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去那里干什么。

“小姐,你忘了你中毒了么?”萧爱儿一脸吃惊的看着叶萌宠。

但是叶萌宠一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她想到了那个;老女人要杀自己的情形,那时候自己浑身没有力气,原来是中毒了。叶萌宠突然兴奋了起来,还面带红光:“我中毒了,我居然中毒了,我终于中毒了。

她的反应有点吓到了周围的人,萧爱儿合不拢嘴了,蒋戍言则是摸了摸叶萌宠的嘀咕着:“没有发烧啊。”而花戏叶则是一脸玩味的看着叶萌宠。

“你们知道么,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生过病,又一次误吃了老鼠药,娘急的带我去看大夫,可是大夫居然说我没有中毒,我娘当时就砸了那家医馆。”叶萌宠讲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就笑了出来,“还有一次啊,我和大哥出任务,对方太强了,我就喊着我先溜,哥哥殿后,结果那个毒王居然放蜘蛛咬我,本来以为快死了,可是那个大夫也说我没有中毒……”

蒋戍言就这样听着,笑了笑。没有想到叶萌宠的童年这么的好玩。

而花戏叶却一脸迷惑,随即他拿起叶萌宠的手臂,叶萌宠脸一红,地下了头。

“我们可以回去了。”花戏叶平静的说,心里却在其他叶萌宠的体质,居然可以自动化解毒。

蒋戍言算是明白了,按道理睡蝉的毒会让人一直想睡觉直至在梦中死亡,可是今天一大早的叶萌宠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还精神抖擞的,她居然有这样的体质。

萧爱儿虽然奇怪,但是叶萌宠的毒解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而叶萌宠却失望了,原本想着自己终于能体验下中毒的感觉了,却没有想到自己解了,她在心里默默的骂道:哪个白痴弄的毒药,这么容易就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