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我南风茗悠确实不算个什么东西

  • 大神快到碗里来
  • 布丁
  • 2031字
  • 2013-11-25 17:28:32

那位媚羽玩家显然还没有摆脱这个话题,丝毫看不出别人对于她的厌烦,开始逐个发问,当看到爆米小花是独自一人时,惊呼一声,“咦,你老公怎么还没来啊?”

爆米小花讪讪的道:“他有事耽误了而已。”

“啧,这种迟到的男人可不能要,我老公对我就很好,从来不会迟到也不会跟我吵架。”媚羽玩家脸上带着一丝幸福感,趴在桌上与爆米小花聊了起来,“你家老公现在多少级啊?在哪个帮?”

爆米小花迟疑了一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随后打马虎眼道:“他啊!六十多级了,在一个小帮派,说了你也不知道。”

“才六十多级啊,你要不然跟她离婚吧,姐姐给你介绍个跟我老公一样优秀的男玩家给你好了,小帮派也混不出多大成就的。”

在场的玩家们眉头都不由得皱了起来,其中洺雪毫不掩饰的脱口道:“你怎么这样啊,等级低怎么了,就你老公等级高,所以来破坏别人的婚姻吗?”

媚羽玩家显然有些瞧不起洺雪,傲慢的出声讽刺道:“小妹妹,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能干嘛?六十多级,呵呵,我老公都能一招秒了他。”

洺雪不顾身旁人的劝阻,站起身来怒道:“那就了不起啊!你不也是靠着你老公吗?有本事你自己杀啊!”

媚羽玩家有些动怒,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依旧笑道:“怎么?想要跟我PK啊?呦,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呢?才六十三级的玩家也敢坐在这里当评委啊,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啊!”

爆米小花见洺雪为自己出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伸出手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坐下,却被洺雪用手推掉,火药味越来越浓,直接开口怒骂:“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啊,你想要当红娘就再给自己找个小白脸养啊,那么急着给人找老婆,是不是就为了跟那玩家偷情啊?!”

这句话引得一对夫妻轻笑了起来,媚羽玩家不由得感到恼怒,拍桌而起,怒视着她,“你什么意思啊,给我说清楚你那句话!”

“怎么?被我猜中了啊?”洺雪扬了扬眉,有些得意,眉目中带着一丝不屑,“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也不知道你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现在给你十秒钟,滚出这里。”媚羽玩家的伴侣站起身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识相的话就赶紧滚!”

“靠,你欺负女人算是什么意思!”洺洛微微蹙眉,不由分说将洺雪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有本事跟我PK啊!艹!”

武尊玩家大怒,手中的拳头紧握,“老子TM今天就欺负了怎么着?!你TM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还想跟老子PK,马上给我滚出去!”

旁边的三对夫妻都默不出声,之前与媚羽玩家有过语言冲突的女性玩家则是淡然地看着这一切,洺洛护着身后的洺雪,大怒道:“我们都是夫妻评委,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滚,你TM仗着自己有钱了不起是吧?”

爆米小花有些看不惯那对夫妻的做法,开口劝道:“好了,都别吵了,一会比赛就开始了,现在吵架没什么意义。”

媚羽玩家直接将之前的气都撒到了爆米小花的身上,杏目圆瞪,指着门口对爆米小花喝道,“要你管啊!滚出去!”

爆米小花有些愕然,自己劝架反倒被人骂了,这你妹是什么概念啊!

大赛场内一片寂静,随后一句冰冷的话语从入口处传来,“该滚的人应该是你们。”

南风茗悠带着一头银色冰狼站在入口处,俊美无双的脸颊上面尽是云淡风轻的表情,唇角虽然在上扬,但眸光透露出来的寒意却是令人有些发颤,柔顺的黑色长发用翠色白玉制成的玉簪承托而起,一袭白袍绣有翠竹,腰间的流苏被风吹起,精致纹饰的纹饰可看出这件衣服价格的昂贵,脚上一双绣有金色龙纹的黑色长靴。

武尊玩家不屑的“呸”了一声,喝骂道:“你TM算个什么玩意,还敢让老子滚!”

南风茗悠深邃的眸中透露出一股寒意,站在评委席的对面,目光带有挑衅的看着他,“我算个什么玩意我不知道,十秒钟立刻消失在我的眼前,不然后果自负。”

“呦,老子TM也给你十秒钟,立刻给我下跪认错,不然老子今天直接秒了你!”

爆米小花带有同情的看了一眼那名一脸嚣张的武尊玩家,在心中默默的为他哀悼,不过心里确实爽到了,看着这对夫妻得瑟了这么久终于遭到了报应,默默的看了一眼大神,发现对方正含笑看着自己,只不过眸中的那一丝笑意却让爆米小花感到心惊胆战,貌似上一次他一怒之下砍了NPC那次也这么笑过,不过,一般大神笑的跟只狐狸一样大概都没什么好事。

洺洛白净的脸上带着一丝怒意,“你除了欺负小号还会点什么,家里有点钱就在这里炫耀,我看你也不过如此而已,只会欺负女人,有本事就跟我们男人公平一对一的PK,一直在那里叫嚷又算什么高手。”

“小白脸,你TM唧唧歪歪的完了没有!老子TM今天砍定你了。”

南风茗悠似笑非笑的看着叫嚣的武尊玩家,目光落到了他的席位上,声音却是冷冽如冰,“十秒钟,从那个位置上给我滚下来。”

武尊玩家继续怒骂,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你他娘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坐在这里干你TM屁事!”

话音刚落,一道银光闪过,冰羽妖狼站在桌上,直接咬断了那名玩家的喉咙,鲜血四溅,引得他的伴侣一阵恐惧的尖叫,旁边的一对夫妻也被吓得直接从席位上爬了下去,淡然的声音从对面飘过来,带着一丝慵懒,“我南风茗悠确实不算个什么东西,但我的席位也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