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坑爹的一天

  • 大神快到碗里来
  • 布丁
  • 2011字
  • 2013-11-25 17:28:32

因为是在偏僻的山谷,雇佣马车的费用又翻了一番,爆米小花到了马车传送点,付了银子以后,才发现这车夫竟然是上次把她从新手村送到长安城的车夫。

爆米小花抱着脑袋上被踩的都是鞋印的小火蛇,一脸感伤的看着车夫,“大叔,这次你能不能慢点?上次我差点没吐。”

“好嘞!”车夫爽朗的应了一声,驾起马车狂奔而去,只剩下风中石化的爆米小花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爆米小花愣了片刻后,冲着消失在滚滚黄烟中的马车暴吼道:“卧槽!尼玛!老子还没上车呢!你还钱啊!!!我靠!”

下午三点,紫云街拐角,爆米小花出现在了上次接受任务的地方。

南风茗悠倚在旁边的小茶馆里喝茶,一袭白衣,手握长剑,黑发如夜,用高冠束起,邪魅俊朗,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声音有些冷意,“我以为你今天一天都不打算来了。”

“意……意外,这些……咳,都是意外。”爆米小花气喘吁吁的陪笑道,难道她要告诉他,她是追着马车一路狂奔而来的吗?

南风茗悠挑眉,视线锁定在爆米小花怀中的小火蛇,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起蛇来了。”

“这也是个意外。”而且是个很大的意外。

“走,去做任务,根据提示我们要先去珍宝轩一趟。”南风茗悠没有再多言,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扔到茶桌上,NPC店小二跑过来点头哈腰的,好不恭敬。

爆米小花疲惫的趴在茶桌上,刚喝了一口茶水,看到南风茗悠要动身去做任务,立刻抗议道:“你至少得让我歇会吧!哎哎哎!”

NPC店小二肩上搭块抹布,小跑过来,拦住爆米小花,哈腰道:“客官,一共是一两银子,请您先付账。”

爆米小花瞪大了眼睛,“一两银子?!你们怎么不去抢劫!我不就喝了一口茶水吗!”

NPC店小二唾沫横飞的解释了起来,“客官,这茶叶可是上好的龙井,而这泡茶的水可是冬日里梅花花蕊上的雪水,再加上本店烹茶大师之手,一两银子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

烹茶大师?爆米小花抽了抽嘴角,看着这个简易草棚搭成的茶馆,还有那坐在那里抠脚丫满身臭味的大叔,这尼玛是赤裸裸的黑店啊!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在一天之内遇到这么多的坑爹事件!

爆米小花愤然,“你们这是敲诈!是勒索!”

NPC店小二的腰板直了起来,收起了狗腿的笑容,冷哼一声,“呦,你这是要喝霸王茶啊!”

“这种茶叶怕是过了好几遍的水,还敢收那么高的价格!”

“你是铁定了心不打算给钱了是吗?”NPC店小二拍了拍手,身后的草屋内走出了五个彪形大汉,“哥们儿,有人喝霸王茶怎么办?”

爆米小花咽了咽口水,“你们是NPC不能随便打人!”

“谁规定NPC就必须要受玩家的气啊!”NPC店小二不屑的哼道,“你到底给是不给?!”

“我是不会屈服的!!!”

……

……

三分钟后。

“欢迎客官下次再来哈!”NPC店小二甩着手里的黑毛巾,一脸掐媚的笑道。

爆米小花泪流满面,“以后我都不来这里了,不来了!”

南风茗悠拍了拍她的肩膀,俊朗如新月的容颜上带着丝丝笑意,“刚才你不是说不会向恶势力屈服吗?”

爆米小花解释道:“暂时的屈服不代表永久的屈服!”

“是吗?”南风茗悠停下脚步,趴在爆米小花的耳边,湿热的气息围绕在爆米小花的脖颈间,“那你是否会向我屈服?”

爆米小花被这一举动搞得有些不知所措,迷茫的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南风茗悠轻笑一声,看着爆米小花微红的容颜,触动了内心处的那一片柔软。

“不是说去珍宝轩吗?怎么又改道了?”

“刚才我已经去过了,珍宝轩的伙计说钱府就在前面拐角的那所大宅,今天晚上那钱掌柜就要强娶了张如花。”

“一个小小的掌柜竟然还有府邸?”

“钱掌柜是珍宝轩老板的小舅子。”

“我懂了,裙带关系。”

钱府大门外。

爆米小花站在石狮子旁,抬头看着钱府的牌匾,“啧啧,家里挺有钱的嘛!”

“珍宝轩的幕后老板财力在这长安城是排行第五的,他的正妻最宠爱这个弟弟,自然会多偏帮他一些。”南风茗悠精致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伸出手将爆米小花向前推。

“你做什么?!”爆米小花被这一举动吓到,慌忙抱住南风茗悠的胳膊,“做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是让你去敲门。”南风茗悠触碰到两处柔软的地方,不由得有些尴尬,俊脸微微一红,“还不放手。”

爆米小花不满的嘟囔道:“放手就放手,干嘛那么凶。”

走上前几步,刚准备抬起手敲门,门突然被人推开,“啪”的一声,爆米小花的脸被结结实实的狠撞了一次,两行鼻血流了下来。

大门内走出十几个家丁,最后走出了一位约莫五六十岁的富商,满面油光,上好的红绸缎裹着圆滚滚的大肚子,伸出手揽了揽衣袖,轻蔑的笑道:“我道是谁来了,原来是张老汉请来的人,怎么?想抢人啊?你们有这个能耐吗?”

爆米小花捂着鼻子转了好几圈才锁定南风茗悠的位置,摇摇晃晃的走了回去,“卧槽!老……老子要砍死你!砍死你!”

“你躲到一边去。”南风茗悠脸色极为难看,看着爆米小花流血的鼻子,从自己的白衣上撕下一条白布,递给爆米小花,“把鼻子的血堵住,会影响到你的血条。”

爆米小花接过白布,堵住流血的鼻子,“你要给我报仇啊!报仇!”

南风茗悠微微眯起细长的丹凤眼,“所以,我才让你一边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