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传说中的小恶魔

  • 大神快到碗里来
  • 布丁
  • 2203字
  • 2013-11-25 17:28:32

米小花抽搐着嘴角看着这位趴在副驾驶上面的小男孩,这货就是他说的小恶魔?

想起一小时前这货对自己那种鄙夷的目光,米小花就恨得直咬牙,竟然还伸出手捏她的大腿,这货真的是才五岁的孩子么?!

小男孩白白净净,穿着白衬衫和小短裤,胖乎乎的小脸上一双水灵灵的的琥珀眸子滴溜溜的转着,笑起来唇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嘟着粉嫩嫩的小嘴,“哥,你的品位怎么下降了,上次的姐姐可比她漂亮多了。”

韩风悠:“……”

米小花:“……”

米小花面对这一场景选择了沉默,这熊孩子她得罪不起还躲不起么?不就送这个孩子回家么?那谁不是说过“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寂静的车内依旧响着英文歌的旋律,小男孩抱着书包坐在副驾驶上,有些耐不住性子的再次爬起来,兴奋的对韩风悠说:“哥,我今天在学校里亲了一个女生哦。”

韩风悠饶有兴趣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专注的看着前方的红绿灯,“小屿,男孩子早恋是不好的,你回家问问妈妈会不会让你谈恋爱?”

韩屿不满的嘟囔道:“妈妈才不会让呢,她总是说我不听话。”

米小花插了一句,“小孩子不能早恋的,妈妈也是为你好啊。”

“唉。”韩屿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摆了摆胖乎乎的小手,“没办法,我已经爱上她了。”

“噗……”米小花一口矿泉水喷了出来,伸出手擦了擦唇边的水,“咳咳咳,谁,谁教你这些的?”

“小寒哥哥就对夏姐姐说了,为什么我不能说?”

韩风悠栗色的头发被风吹起,微微眯起眼睛,“你说,是许寒教你的?”

韩屿一脸天真的仰起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嗯,他也是这么吻夏姐姐的啊!”

米小花默默的在胸前用手画了一个十字架,在心里默哀:阿门,许寒,上帝会保佑你的……

正在陪夏子颜逛街的许寒冷冷的打了个喷嚏,伸出手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道:“怎么感冒了?”

“很好。”韩风悠微微一笑,笑的韩屿和米小花浑身冷汗,“小屿,以后多跟小寒哥哥交流交流,我顺便也去跟他交流交流。”

韩风悠微笑着狠捏手中的方向盘,笑如夏花般灿烂,挑不出一丝缺漏,却无端端让人想到阴险、毒辣这两个词。

米小花手托着下巴,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风景,花轩屿突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拉了拉她的衣服,“小花,小花,你是不是会咬人?”

“是谁跟你说我会咬人的?”米小花有些不明所以。

韩风悠适时宜的咳嗽了两声,一个劲的给花轩屿使眼色,花轩屿依旧趴在副驾驶座上一脸单纯的看着米小花,“是我哥说的啊,以前我每次不听话,他都会说,再不听话就把你扔给母老虎米小花吃了。”

“我不会咬人,而且你应该喊我姐姐。”米小花磨了磨牙,唇边硬是扯出了一丝笑容,她不能影响祖国花朵的成长,所以她淡定,淡定。

花轩屿依旧发挥好奇宝宝的角色,不依不挠的问道:“那你到底是母老虎姐姐呢?还是小花姐姐?”

“你应该喊我小花姐姐……”

“那为什么你表情这么凶呢?”

“被你气的……”

“但是我没有骂你啊,平时妈妈骂我我才会生气的。”

“我不是因为你生气的。”

“那你表情不要这么难看嘛!母老虎姐姐。”

“是小花姐姐……”

“我喜欢喊你母老虎姐姐。”

“随你!”米小花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完这两个字,果然,不能跟熊孩子较劲,因为你根本不是熊孩子的对手。

韩风悠从后视镜里看到米小花被气的小脸通红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伸出手指将耳机的音量开到最大,眸光却依旧锁在后视镜上那一张清秀的容颜上。

大概是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好像连他都忘了,不知道是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米小花用仙人球砸烂了他的车窗开始,还是从在学生会的点点滴滴开始,总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由刚开始对她的兴趣转化为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就像他看到刘益给米小花送东西的时候,那种感觉很不舒服,叫什么来着,对了,不爽,他心里很不爽。

车内寂静下来还没过三分钟,韩屿再次探出小脑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米小花的手机,笑得人畜无害,“姐姐,手机能给我玩玩么?”

“不行。”米小花一脸严肃,“会爆炸。”

花轩屿胖乎乎的笑脸立马止住了笑容,“……”

米小花暗自得意,美滋滋的哼起了小曲,跟她斗,她可是看过如何与熊孩子过招的巧招,不就一五岁小孩么?给她来个七岁的也照样哄得他团团转。

韩屿依旧不放过米小花,继续发问,“小花姐姐,你是不是喜欢刺绣?”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哥说你生气就喜欢刺绣,一旦开始刺绣就会发疯。”

米小花抽了抽嘴角,瞥了一眼专注开车的韩风悠,她上次不就是在开会的时候偷偷扎他小人看看有没有效果嘛,怎么连这事都跟小孩说!

小气,太小气了!

米小花暗自哼哼道,大不了下次她不扎小人了,她打小人不行么?

正所谓孔子曰:打架用砖乎,照脸乎,不宜乱乎;乎不着再乎,乎着往死里乎;乎死拉倒也,尔懂乎,明乎,不明乎?明乎则也,不明则拿砖照己脸乎,一乎则明,既然己乎,岂可一人独乎,邀朋友一起乎。

佛曰:我佛慈悲,用刀乎,少痛乎,减轻痛苦乃慈悲是也。

如今,她小花曰:打小人用拖鞋乎,拍脸乎,不宜瞎拍;既然拍乎,下手狠乎,一人独拍,爽乎!

熊孩子韩屿嘿嘿干笑两声,“姐姐,你想不想听我哥给你改编的歌曲?”

“改编歌曲?”米小花微皱秀眉,抬起眼眸看了一眼戴着耳机的韩风悠,他会给自己改编歌曲?

“咳咳。”熊孩子韩屿清了清嗓子,一脸若有其事的唱了起来:

“哎呀,小花姑娘,请你不要紧张。

我们只是出来遛弯,不要害怕。

落花恋着流水,蝶儿永爱花香。

我已对你高举的拖鞋念念不忘。

我为你费尽心机,我为你疯狂。

请原谅我的怪模样。

我为你逃避追杀,我后会出现。

你还记不记得那只蟑螂叫做小强。”

“啊噗……”米小花忍不住一口饮料喷到了车窗上,这到底是什么歌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