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可能有阴谋

  • 开局神级悟性
  • 李青睐
  • 2007字
  • 2021-01-25 17:58:58

“三位师兄干嘛这般惊讶,好似是笃定楞严经一定会丢?”

“啊,怎么会?”听到君岳如此说,那位慈眉善目的罗汉一脸惊讶。

“无忆师弟这是打算反咬我等一口吗?”

君岳眼睛微微眯了眯,背负着双手,绕着三人周身转了一圈,幽幽道:

“师弟方才在后院溜达,抓住了一男一女两个毛贼……”

“什么?”瘦高罗汉惊呼出声!

被身旁的微胖罗汉拉了一把,这才轻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挽了挽袖子,

“好啊,居然有毛贼敢来我金山寺偷东西?

无忆师弟,那毛贼现在在哪里?”

君岳面无表情道,“小僧将他们放走了!”

三名罗汉明显松了一口气。

却听君岳继续道,“他们走时告诉小僧,有人与他们里应外合……”

“啊……”

“够了!”看到君岳与无得三人一惊一乍。

空欲突然出言打断,“此事就此为止吧!

老衲会让杂役处弟子尽快过来修缮禅房。

你们都下去吧!”

说着他转头扫了一眼围观的僧众,“都散了吧!晚课时间马上要到了!”

“是,师伯,师祖……”

一众大小和尚纷纷离去。

君岳看的一阵直皱眉,这老和尚不对劲啊。

“无忆师弟,我们也走吧!”这时八大金刚的无语走到君岳身边。

看到他的目光盯着离去的三位戒律院师伯不放。

不禁摇头苦笑,“师弟是不是觉得空欲师伯有意偏颇文殊院?”

“师兄不这样认为?”君岳没好气反问!

“唉……”

无语长叹一口气,“三位师伯不是偏袒哪一方,而是根本没时间处理这些鸡毛蒜皮之事!”

“家都被烧了,还鸡毛蒜皮?”

两人向着做晚课的佛光殿走去。

无语走在前面,边走边道,“一个多时辰前,从无极剑宗那里传来了飞剑传书。”

“无极剑宗请到其他道门帮忙了?”

君岳皱了皱眉,他记得八大金刚说过,以金山寺出征的那些力量,是可能灭了无极剑宗的。

而且这段时日以来,捷报频传,众人都加紧了速度,准备在一个月后的佛门水路大会之前结束战斗的。

“那倒不是。”无语抬头望向了天空。

目光有些复杂,“是邪门六道的无生门。

那帮杀手乘着我金山寺与无极剑宗混战之际,潜入了无极剑堡。

将那里的三千多人杀了个干净,连老弱妇孺都不曾放过。

现在其他道门七宗之人都跳出来,指责我金山寺与无生门有勾结。”

“嘶……”君岳倒吸一口冷气。

“所以,为证清白,我们必须把无生门的人也要一并拿下?”

这些邪门六道的家伙实力倒是都不怎么样,但人家潜藏的功夫极强。

你杀过来,人家就跑,等你休息了,他们就会跑出来偷袭。

恶心的不成样子。

若是金山寺真陷入与这些家伙的争斗中去,恐怕麻烦不小。

“不错……”无语凝重的点点头。

“戒律院长老们在商量,搞不好文殊院的十八罗汉与我们八大金刚都要出征。”

说到这里他又有些不愤的握了握拳头,“要不是遵守那劳什子的仙凡契约。

让我金山寺灵字辈或是望字辈的天人感应大能出手,瞬间就能灭了无生门那些跳梁小丑!”

天人感应啊,君岳眼神中浮现出一阵艳羡,那是被称为陆地神仙的存在啊。

举手投足间,都能影响到天地变化,引起天地异象的存在。

佛门可以证出金刚,菩萨,佛陀金身。

道门可以修出真体,道体,剑体。

自己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有那般修为。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佛光殿门口。

无语忽然深吸一口气,“不说这些烦心事了。

师弟你来寺里也快两月了,别光只顾着修行真气,有时间去藏经阁看看,学几门拳法腿法什么的。

到真正战斗的时候,还是这些更管用!”

这位师兄还是没忘了教导自己招式比内力更重要啊!

君岳摇头笑着应承了下来。

晚课过后。

吃饭的时候听到一群小和尚讨论,武僧院的八大金刚,与文殊院的十八罗汉也都出征了。

君岳摇头笑笑,随便吃了点斋饭,抓起几个馒头向外走去。

站在院中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他后。

便悄悄一个人跑到了金山寺后院。

身轻如燕般,钻进了一间柴房之中。

搬开柴火,就露出了白日间,被他抓住的那一男一女两名蒙面人。

不过他们都被君岳制住了穴道不能动弹,见君岳进来,只能大眼瞪小眼。

想用眼神秒杀他。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君岳拍开两人的穴道,将馒头递了过去。

那男子对君岳又惧又怕,此时没有说话。

女子却是不可思议道,“真放我们走?”

“出家人不打诳语!”君岳点点头。

他本来是想将这两人留下来作为压倒文殊院的稻草的。

不过现在没用了。

见君岳一脸的诚恳。

那女子不由奇怪道,“你难道不怕我们报复?”

“怕!”君岳老老实实点头,“但小僧一向运气不错,自会逢凶化吉的!”

其实这都是屁话。

只是偷盗没成的两个小毛贼而已,不放他们还能咋滴,杀了不成?

君岳虽然手上已经染了不少鲜血。

但还没疯狂到见人就杀的程度。

更何况,这位很可能还是刘宋朝廷的公主。

“好!”那两人站起了身来。

女子抱拳,很是江湖道,“就此别过,后悔有期。

不过我看小和尚你挺顺眼的,顺便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呃,这算是回报吗?

君岳单手合一宝相庄严道,“施主请讲!”

女子目光盯向了君岳的面容,“被你关的这些时间我想了很多。

从偶遇镇南王郡主,到后来的比试轻身功法,而且都选择盗取一件金山寺的宝物。

我感觉是被她算计了!”

君岳眉头挑了挑,“此话怎讲?”

那女子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比试是假,她可能想利用这次机会,想真正的盗取金山寺的某一件宝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