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大招连发,就问你怕不怕
  • 开局神级悟性
  • 李青睐
  • 2286字
  • 2021-01-23 19:41:31

“小心!”

既然都被称作罗汉了,那必须得有罗汉的风范。

君岳装逼摆姿势,目光深远的望向天际,就等着众人膜拜。

是没看到那位知府大人手中的动作的。

但是站在他身后的王子婳却是看的很清楚。

王子婳喊出小心时本能的向前一扑。

弱水三千掌带出了一道弧线。

“噗嗤……”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这位昨夜见时,明明只有差不多普通脾之土气修为之人。

此刻实力居然高的不可思议。

她一掌不仅没打到他,反而被人家手中的长刺扎中了手臂。

鲜血飚溅,王子婳愣了一下,才感觉到钻心的痛楚袭上心头。

“啊……”

“嘭……”

王子婳的痛呼才一出来,很快却是被另一个脆响声给掩盖了下去。

只见手持长刺,都还没来得及从王子婳手臂上抽回的那位知府大人,却是此刻脑袋如个烂西瓜一样。

红白之物流了他一身。

“啊……”

这画面太恶心,王子婳差点吐了出来。

一时间居然忘了自身的疼痛。

“忍着点!”

一拳打爆那人头颅后,君岳也不理会其他衙役。

而是转身,面色凝重看向王子婳的手臂。

长刺是从她小臂上穿透过去的,鲜血直流。

看样子应该是骨头也被刺穿了。

若是处理不当,这条手臂怕是要废!

王子婳痛的冷汗直冒,双眼中闪烁着泪花,却是咬着牙硬没哭出声来。

君岳吐出这三个字后,掏出一颗小还丹喂给了她。

然后手臂一用力,就将那长刺拔了出来。

撕下一块衣衫用力的包扎好。

这才向着那十几名衙役看去。

目光冰冷无比。

“很好,很好!”

就在这时,有一个衙役打扮之人一边拍着手掌,一边闲庭信步一般走了出来。

“遇事冷静,身手不凡,若不是一直与我天庭多对,本座都想诏安你去天庭的!”

那人身材高大,面容平和,除了嘴巴很大外,再无其他特点。

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毫无一丝感情波动,听起来不像是一个活人。

而其他衙役站在那里没动,眼神望向前方。

看也不看死了的那位知府大人。

“你是谁?这次针对小僧的刺杀都是你安排的?

为何要这么做?”君岳冷笑,这人很强。

真气内敛,浑身气势聚而不散。

以他的感觉,最少已经五气朝元。

在这个世界,怕是属于站在破碎虚空的临界点了。

但不管是谁,他此刻都不打算放过。

方才若不是王子婳替他挡了一下。

这会躺在那里的估计就是他了。

“本座啊!”那人轻轻的笑了笑。

“说出来也不怕吓着你,西方广目天王魔礼寿,便是本座!”

魔礼寿?

听到这个名字,君岳心头狂跳。

本能的拉起王子婳,身形暴退。

天空中的光线突然一暗。

一张巨嘴防似铺天盖地般,朝着大地压了下来。

嘭。

君岳两人才闪开,他们原先站的地方,就落下了一个小山般的脑袋。

咔嚓一声。

那里的土层直接被巨嘴咬出了一个大坑。

两人这才看清,那居然是一只山岳般大小的紫色老鼠。

“这是什么怪物?”这老鼠太大了,王子婳吓得花容失色。

君岳冷冷的笑了笑,“紫金花狐貂,一只畜生而已。”

说着他推了推王子婳,“保护好自己。

看小僧今日屠了它!”

听到这和尚居然骂他的宝贝儿为畜生。

魔礼寿怒火中烧。

“花狐貂,吃了他!”

轰……

那紫金花狐貂收到主人的命令,身形一闪,巨大的身形踩踏地面,再度向着君岳扑来。

“来的好!”

君岳哈哈大笑,身形纵起。

五气朝元后,身体内的真气就开始液化,向着真元转化。

他这一跃起,脚下生风,身形直接拔高三丈有余。

人在半空,就瞬间打出了五六拳。

真气喷吐间,有些液化的真气形成了一个个实质的拳头。

如长了眼睛般。

向着才冲过来的花狐貂冲去。

嘭……

被液态拳头击中头颅,一股如巨山般大力让花狐貂身形一滞。

就见君岳的身形如影随形,紧随着更大力度的拳头又是递了过去。

同是五气朝元境界,但紫金花狐貂的真气与君岳似乎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连着数拳全部落在口鼻上之后,紫金花狐貂七窍中开始冒出一股股黑气。

本待让宝贝儿消耗片刻再出手的魔礼寿看的一阵目瞪口呆。

“黄老儿不是说这小和尚是才修出胸中五气吗,这分明是五气朝元了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五气朝元!

娘的,黄老儿你害惨本座了。”

嘴中虽然如此吼着。

魔礼寿还是抽出一把长枪。

向着花狐貂支援而去。

……

付城城隍庙中。

黄大仙突然感觉心血来潮,右眼皮狂跳个不停。

顿时面色微变,“何方神圣?”

待看到出现的人影时,不由惊呼一声,“日游神,你居然还在人界!”

似实似虚的日游神冷冷的舔了舔嘴唇,

“杀了你,毁掉这个祭坛后,某自然会离开!”

“就凭你?杀了老夫,你根本没机会破坏祭坛。”

“某当然还有帮手!”

随着话音落下,就见雨樱洛黄忠,白秀莲三人从庙外闪现了出来。

日游神头也不回道,“某拖住这人,你们去后院。

穿山甲与祭坛都在那里。”

……

“灵山礼佛!”

其实以君岳此刻的实力,他完全用三花聚顶级“大招”,瞬杀紫金花狐貂的。

但他没如此做,故意将其打的凄惨无比。

就是要等魔礼寿赶来营救。

看到一人一兽都在灵山礼佛的攻击范围内了。

他才打了出来。

佛音袅袅。

巨大的菩萨手掌压下。

魔礼寿似乎早有准备,只见他冷笑一声,掏出一把大伞,将自己与花狐貂罩了起来。

“嘭……”

菩萨手掌与大伞碰撞,发出一声惊天大响。

大伞剧烈的颤抖了几下,似乎裂开了一条缝隙,但又恢复了平静。

“被挡住了?”

君岳看到瞳孔微缩。

进阶五气朝元后,他这一招的威力应该翻了数倍不止的。

这大伞居然给挡下来了,莫非他这次投影,将他那位兄弟的宝贝也带上了?

“哈哈!”

大伞收起,魔礼寿疯狂大笑,“本座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君岳眼睛微微眯起,“一次不行,那就再来一次!”

“灵山礼佛!”

“轰……”

大伞震颤,裂开数道缝隙,但依然还是挡了下来。

“再来,灵山礼佛!”

怎么会?

魔礼寿大惊失色,这种三花聚顶级杀招,就是修出头顶三花之人也很少有人连续使用数次。

这小和尚到底是什么怪物。

隔着这么多境界,居然能连续使用?

“轰……”

又是两记灵山礼佛落下。

那大伞终于化成了点点星光。

不可思议,一脸惊骇的魔礼寿与花狐貂再接下来的又一式灵山礼佛中,也被打成了星光。

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