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道长你的水里被人下毒了

  • 开局神级悟性
  • 李青睐
  • 2030字
  • 2021-01-18 17:15:40

“成功击杀邪神投影,主线任务完成,每人奖励三百功勋。

成功击杀一只邪恶的百年金刚尸,额外奖励金山寺无忆一百功勋。”

轮回神使苍老的声音响起在诸位轮回者的脑海中。

但雨樱洛黄忠几人根本没做任何反应。

准确的说,他们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三花聚顶级杀招?

怎么可能?

就是拥有三花聚顶实力之人都不是很容易领悟的招式。

居然被人家一个十二岁的,才修出胸中五气的人给领悟了?

可都产生天地异像的菩萨虚影了,不是三花聚顶级绝招,难道还是天人感应级招式?

等等,胸中五气?小和尚怎么就胸中五气呢?

如果记得不错,差不多两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没有一丝修为之人啊,这怎么就胸中五气都给修出来呢?

天啊,传说中的大能转世也就不过如此吧!

“啧啧,原来反派都一样,连这种大神级人物,失败前都要放狠话!”

君岳嘀咕着,本来想装装逼的来一句,“就你这三寸钉,来多少小僧就灭多少的。”

可是话还没出来,那邪神投影就消散殆尽了。

装逼失败,君岳也只能甩了甩衣袖,无喜无悲的转过身去,朝着外面走去。

这时脑海中响起了轮回神使的声音。

君岳不禁愣了愣。

这任务还有额外奖励?

隐藏属性吗?

完成主线任务没有回归,君岳本以为剩下的时间是要大家来完成支线任务的。

可是听到这个额外奖励时,君岳突然心中一动。

是不是击杀其他邪恶的物事,也能有额外奖励?

背景介绍时,好像有说过大晋金陵道诡患成灾。

这是不是意外着有大把大把的功勋要咱去收割?

嗯,得去试试。

支线任务要找那只穿山甲,找到后还要送给玄衣卫,完成也才奖励一百功勋。

咱这顺带着杀了一只僵尸,就已经一百功勋了。

以后再随便整点,月入轻松过千啊!

当然,最主要的是,那支线任务失败了也没有惩罚!

所以,君岳决定大胆的去尝试一下。

看到君岳大步朝前走去。

雨樱洛几人才反应过来,“小和尚,我们……”

“不用说了!”君岳摆摆手打断道,“兵分两路吧,你们一路,小僧一人一路!”

“不,我要和你一路!”

君岳的话才说完,王子婳就跳跳蹦蹦的跟了过来。

“你一个人多寂寞啊,有我一个这么聪明伶俐的人一起,才有意思!”

听到聪明伶俐几个字时,君岳嘴角抽搐了几下,不过也没说什么。

这姑娘虽然蠢萌了一些,但毕竟年纪还小,发展空间很大的。

再说,能被轮回神使选为神魔行走序列,君岳觉得她应该有什么特别之处的。

此刻自己帮了她,也算是一种投资吧!

“你若跟来也行!不过以后不准乱说话!”君岳这话一出。

轮回神使的声音又是响起:“分组完成,以后奖励惩罚按照小组进行。”

“好,好,我一定不会乱说话!”王子婳的头点的如小鸡啄米一般,生怕君岳返悔。

“嗯,走吧!”君岳转身朝外面走去。

“我们去哪?”

“城隍庙吧,有诡异的地方,却远离高山大河,那就只能去问问城隍爷呢!”

……

自诡患在金陵道爆发以来,像江宁,江陵那样的大城都有些自顾不暇。

所以像付城这样的小城中发现什么,几乎都不被大晋朝廷所知晓。

而此刻,在付城城隍庙中。

却是摆放着数十盏明灭不定的魂灯。

魂灯下方盘腿坐着一个身形颀长的老道士。

忽然噗嗤一声。

一盏魂灯猛然熄灭。

老道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

露出一脸的惊讶。

土府星君的投影居然被斩杀了,怎么会?

玄衣卫的麒麟战死,青龙白虎在皇宫保护皇帝。

朱雀守在草原的虎牢关。

玄武坐镇南蛮指挥部。

还有什么人有能力对付三花境的高手?

是传说中藏在皇宫里的那名老太上皇?

他摇了摇头,忽然露出一脸的冷色。

“真是不知好歹,我们为守护这方大千世界与域外天魔交战,仙躯神魂都打散了。

现在借你小千世界一些蝼蚁生命恢复生气而已,何必如此负隅顽抗?”

“呵呵,你们这方世界的神仙,做事说话都是如此冠冕堂皇?”

“谁?”

老道士猛然转身,发现庙门前站着一只穿山甲时。

不由眼睛斜立了起来,“你主人都死了,你居然活了下来,真是让贫道感觉匪夷所思!”

“你若再如此冷嘲热讽,我就走了。”此刻的穿山甲居然口吐人言,声音还煞是好听。

“哦?有事?”老道士语气收敛了一点,但态度依然没多少变化。

身为正统的道门弟子,他对异类修行有种天然的厌恶。

“杀我主人的小和尚朝这里来了,我想求道长借一道投影,助我为主人报仇。”

……

“这就是城隍庙吗,看起来好气派的样子!”

君岳两人一路过来,见到的不是远处的坟头就是路边没人掩埋的枯骨。

这哪里还是人间,传说中的地狱都比这要好很多。

越走君岳感觉心情越是沉重。

这方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此刻最担心的是,怕连城隍爷都可能被人给屠了。

不过看到眼前的景象,他还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城隍雕像金漆闪亮,熠熠生辉,应该是没出什么意外的。

王子婳的话音才落,就见一名身着黑色道袍,手提白色浮尘的白须道士施施然走了出来。

“两位居士远道而来,不妨进来喝杯粗茶再上路如何?”

“城隍庙庙祝?”君岳眼睛微微眯起。

一副的宝相庄严,却是并不打佛号。

“无量天尊,正是贫道。”老道士甩了甩浮尘,面容带笑,看起来一副的仙风道骨。

这时,王子婳突然抽了抽鼻头,看着八仙桌上的两个茶碗,“好香的茶,好有灵气的水!”

“哦,女居士对茶道很有了解?”

王子婳摇摇头,“我修行太一生水决,对水很有了解,只是道长你的水里好像被人下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