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佛佛也争

  • 开局神级悟性
  • 李青睐
  • 2038字
  • 2021-01-14 12:00:00

来到金山寺的第一天就装逼打脸后,那两金刚果然没骗他。

一人传授了一套叫做《般若掌》的掌法,另一人教的是《大力金刚拳》。

都是普通级的神功,君岳也懒得学,准备进入轮回广场后,多兑换一点功勋。

以他的悟性,很快就能五气朝元的,得早点积攒兑换《易筋经》三花聚顶篇章的功勋才行。

受戒是在来到金山寺第二日时做的。

也就一个仪式,没什么特别的。

那日被君岳揍的三人都是肝之木气的存在,按一般狗血的套路,那名脾之土气的天才应该会找上门的。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不知什么原因,却并没有发生那样的狗血。

少了一次装逼打脸的机会,君岳心中没有忧伤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毕竟跟着老和尚八年,他也早就习惯了孤独的佛门生活。

每日白天除了早课晚课,闲下来的时候他就练习小金刚伏魔拳,或是给一帮小和尚讲讲故事骗骗崇拜。

夜晚睡觉的时候才悄悄修行易筋经。

日子倒也过得很是惬意。

听一名金刚说,老和尚因为报信有功,不仅不用继续做俊疾山庙祝了。

更是被直接提拔为戒律院的知客僧。

还获得了进入雷峰塔一层修行的机会。

他这修行估计没个一年半载是出不来了。

远征无极剑宗的长老弟子们还没回来,但捷报频传。

听说不仅将他们唯有的两尊山神都斩杀了,气运抽了一空。

两方高手交过几次手,都是金山寺稳赢的局面。

甚至有人摸进了无极城,刺杀了数位无极剑宗的高层人物。

并扬言,若是他们的尊主,无极剑圣不来金山寺负荆请罪的话。

他们的刺杀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这时,好像道门八宗的另一宗门,玄天宗放话了。

指责金山寺做人留一线,适可为止,不然他们会参战。

金山寺也没怂,但是交战陷入了僵局。

转瞬过了一个多月。

君岳的小金刚伏魔拳已经登堂入室,算是小成了。

五月份的天气温和舒爽。

这一日,做完了早课。

君岳便懒羊羊的漫步在金山寺的青石道上,一边享受着晚春日光的和煦。

一边心中开始嘀咕,那轮回任务怎么还不开始啊。

金山寺发的培元丹每月只有十颗,他都服用了,真气几乎没长多少。

他需要在轮回广场兑换更高层次的丹药了。

只有到五气朝元境,能用出三花聚顶级的招式时,他才能安心。

“啊,师叔,你在这里啊!”

突然,虚竹小和尚喘着粗气从后面追了过来。

“师侄着急忙慌的何事?”君岳笑了笑,他挺喜欢这个小和尚的。

不光是因为他叫虚竹,与前世小说中的某位主角同名。

更多的是他身上有种小说中那些大侠的所共有的执着。

“师叔。”也不等一口气喘平,虚竹急急慌慌道,“出事了,出事了,打起来了。”

君岳挑了挑眉,“文殊院的找上门了吗?”

“不是,是金刚菩提寺的人。”虚竹总算把气端平了。

“八年一届的佛门水路大会此次轮到在我金山寺举行。

按时间是下个月的初六开始。

由于金刚菩提寺远在西域,我寺便提前一月发出邀请。

可不知怎么的,我们前日才发的邀请,他们的人昨日就到了。

可我们给宾客住的禅房还没建好,所以知客僧空了师叔便安排他们住进了城中的悦来福客栈。

但今日一早,他们便以饮食不好为由,诬陷我金山寺故意怠慢他们。

于是两方就吵了起来,最后闹得不可开交,按照佛门水路大会的规矩,决定用武力解决谁对谁错。

双方约定各派出五名十五岁以下的弟子出战,三局两胜。

谁输谁道歉。”

虚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累的又开始喘气。

听到这里,君岳大概也是明白了。

七寺以少林为尊。

接下来排名第二的就众说纷纭了,有人说是金山寺,有人说是金刚菩提寺,还有人说是相国寺。

这金刚菩提寺应该是收到了什么天才弟子,这才故意找茬,想要以这种方式压金山寺一头的。

双方定是出现了二比二平的局面。

这才想找自己出手定乾坤的。

“那走吧!”君岳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背负在了身后,风轻云淡道。

“干,干嘛去?”

谁知这时虚竹却是站着没动,露出一脸的疑惑。

这货反应有些迟钝啊,君岳摇摇头,“当然是本师叔出手定乾坤啊!难道能眼睁睁看着我金山寺输不成。”

“啊!”虚竹惊叫了一声,“对不起师叔,虚竹没说明白,金山寺已经输了啊。

除了脾之土气的虚妄师兄胜了一场,其他都输了。

空了师叔欠都给人道完了。”

君岳面容一滞,不由有些恼怒起来。

“已经输了你来找我作甚?滚滚滚。”

虚竹一脸的委屈,“方才我们好多人四处找师叔,没找着,只能随便派个人上了。”

“你就是金山寺无忆?”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淳厚的声音。

君岳转头望去,就见有五名身披土黄色僧衣,头戴土黄色鸡冠帽的少年站在那里。

“啊,啊,他们就是金刚菩提寺出战的五位天才弟子。”

虚竹指着出现的几人,吓得嘴巴大张。

几人打量了片刻君岳,一人突然冷笑道,

“有四境的修为了,倒也不错,只是心性差了点。

一听我们的名头,吓的连战都不敢出了!”

另一人摇摇头道,“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们前来。”

“嗯,走吧,走吧!”

“其实我也不是为他前来,只是耐不住好奇,过来瞅一眼而已。

结果,大失所望啊,大失所望!”

几人你一言,我一句,态度傲慢无礼,完全不将君岳放在眼里。

可以啊,这装逼的功夫,有老夫当年的风采。

不就是激将老子出手吗,那老子就出给你看。

君岳心中冷笑不已,突然身形高高跃起,如一只大鸟一样朝前扑去。

同时嘴中大喊一句,“妖孽,小僧一看你们就不是人。

大威天龙,世尊法藏,玛尼玛尼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