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鸡无六载,犬不八年

  • 开局神级悟性
  • 李青睐
  • 2260字
  • 2021-01-04 20:07:59

走到村口,隐隐约约有一阵悠扬悦耳的琴音传来!

君岳不由脚步一顿,这里被俊疾山阻隔,几乎与外界断了联系。

村里的人都是山野村夫,别说弹琴奏乐,就是认识大字的都没几个。

那这琴声又是什么?

此刻握着玉佛吊坠的手心微微渗出了汗珠。

他知道,定是遇上诡异了。

世间的邪物最差的是邪祟,道行稍深就成了诡异,再之后是大凶与不详。

不过后两者已成了气候,不比修行界的一流高手甚至大能差多少。

一般是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小地方的。

普通的邪祟,用佛经就能驱散,而若是诡异,恐怕得借助法器的威力了。

想起老和尚教过使用玉佛吊坠的口诀,君岳不由心中稍定。

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一路行来,各家各户都门窗紧闭,院中的家畜家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恐怖。

大多都将脑袋抵在地上,有些双眼紧闭,似乎睡着,有些浑身颤抖,好像极度恐慌。

傍晚的微风吹过,君岳只感觉后背一阵凉嗖嗖的。

村中的打谷场门口,有一颗长了将近百年的大柳树。

柳树下,是村民碾米的大石碾子。

平日里,总有小屁孩用尿活泥巴,在上面玩耍泥浆响炮。

由于是碾米的地方。

怕污了食物,所以大人是很少爬到上面的。

而此刻,却是有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身影,悄然坐在上面。

天色已彻底暗了下来。

那身影穿的花花绿绿的,脑袋昂的很高,双手在身前拨弄,明明没有任何乐器的,空气中却是能诡异的传出琴声。

“小和尚!”那身影看到君岳过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小和尚三个字一出口,君岳不由浑身一震,皮肤上没来由的冒出了无数鸡皮疙瘩。

倒不是因为这声音太恐怖,而是因为太难听了。

那简直不是人应该发出的声音,而像是,一只公鸡,一只喔喔打鸣的公鸡。

一想到公鸡,他突然发现,此刻那个身影也是像极了公鸡,身子大,脑袋小,除了长着人的身体。

其他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态,都简直跟一只公鸡一模一样。

甚至看起来还有些似曾相识。

“小师父快回来,那是一只鸡妖!”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巷子里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女声。

君岳顿时恍然。

谢王村顾名思义,以谢姓与王姓居多。

半年前的时候,谢家的一位老太爷过七十大寿,邀请了大半个村子的人。

老和尚与君岳当然也去了。

他记得,那日谢老太爷很是高兴,喝了点酒后,向人显摆说他家的一只公鸡是如何如何的有灵性。

会算术,还会写几个简单的字。

甚至还啄死了一只偷鸡的狐狸。

有人不信,还当场测试来着,结果,出了几道算术,那公鸡喔喔喔的全都答了上来。

这一幕,顿时让无数人艳羡不已。

谁知老和尚看到当时情况却是面色大变。

他说畜生六道,鸡狗本就最具灵性,再加上与人相处久了,更容易化妖。

古人就有鸡无六载,犬不八年的谶语。当场要求谢老太爷宰杀了那公鸡,不然可能带来后患。

结果,两人就被轰了出来……

看到鸡妖此时的道行,君岳不由面色阴沉起来。

以君岳对这世界修行体系的了解,刚化妖者境界不稳当,也就相当于筑基后期与修出心之火气之间。

但人乃万物之灵,妖魔可以靠吃,人来增加修为。

看这鸡妖的道行,已经心之火气大成,快要修出肝之木气了。

谢老太爷一家怕都是被它吃了!

这几个村子中超过六年的鸡或许不多,但是活过八年的老狗,绝对不少。

以前是有山神镇压,他们不敢化妖。

而现在……

君岳不由有些头疼起来。

必须速战速决……

“嘎嘎嘎嘎,小和尚,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让我吃了你吧!

你虽然还未修行,但经过佛性洗涤的肉身,肯定比这些山野村夫美味的多!”

黑雾扬起,鸡妖身形猛然变大,巨大的像是簸箕一样的巨嘴,朝着君岳啄来。

念起法决,一股微光从玉佛吊坠中传出,瞬间包裹住了君岳全身。

看到巨嘴啄来,他不慌不忙朝一旁躲去。

躲过巨嘴后,君岳突然大喊一声,“老和尚,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嗯?”

鸡妖猛然一顿,说句实话,他对老和尚是很畏惧的。

所以,它也是感应到了老和尚远离才化妖的。

听小和尚这一喊,它不由想到,难道那老东西跟自己玩声东击西?

它本能的就朝身后看去。

而在这时,君岳突然身形暴起,借助着玉佛吊坠的威力。

朝着鸡妖扑去。

金光与鸡妖相撞发出碰的一声大响。

“嗯?”

君岳面色微变,这一下他感觉仿佛是砍在了石头上,震的手臂都有些发麻。

“嘎嘎,人类果然狡猾!”鸡妖回过神来后,抬起翅膀,炫耀似的摆动了一下,就有一股黑雾笼罩在了它的体表上。

原来是修行了某种功法,山上的诡异吗?

君岳冷笑一声,掐起一个法印,他身上的金光忽然收缩在了一起。

紧接着被他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打了出去。

“噗嗤”一声,没有任何悬念,鸡妖簸箕般硕大的脑袋,被压缩了金光,相当于脾之土气修为的这一击,砍落在了地上。

那巨大的身体,转眼化成了黑雾,消散在了天地间。

“啊,小师傅把鸡妖斩杀了!”

远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谢王村村民的大门顿时纷纷打了开来。

山野村夫对妖魔鬼怪有本能的畏惧,见有人能轻而易举的斩妖除魔。

便本能的会将其当成神人。

顿时有人欢欣起舞,又唱又跳,有人甚至拿出了家中的锣鼓敲打了起来。

有人大赞,无忆小师傅俊秀非凡,一看就是天资卓越的人物。

空闻法师本就不凡,名师出高徒,无忆小师傅又怎么会差到哪去?

马屁滚滚而来。

虽然心里很受用。

但君岳还是摆摆手,他知道诡异可能才刚刚开始。

现在根本不是庆祝的时候。

“谢王两家的族老都在吗,小僧有要事要相商!”

君岳朝着众人喊了一句。

人群中嗡嗡嗡了一阵。

就见有五六位头发皆白的老翁走了出来。

一人拱手道:“小师傅有何要事,直接吩咐便可,老朽几人定当竭力配合!”

“阿弥陀佛!”

君岳双手合一,念了一声佛号。

“小僧要几位族老出面,联系另外几个村落,将村中所有超过八岁兽龄的家犬都集合出来!”

几人面色大变,“可,可是小师父,有几只老犬在鸡妖出来时,就已经跑了。”

“跑去哪呢?”君岳面色大变。

就在这时,远处黑暗中响起一道冷酷的声音。

“跑到这里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