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大夫人得了怪病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98字
  • 2021-05-19 13:34:30

蛊毒的效果自然很好,李老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蛊毒下到了大夫人的茶杯里,静等着结果。

大夫人对李老爷自然没有防备,结果茶杯一饮而尽,还微笑的看着李老爷,就像娶她的那一天一样青涩。可当李老爷看着这张假假的面具的时候,内心不禁哀叹,如何娶到了这么个丧心病狂的妻子,不伤害她就无法对祖宗交代!

一想到自己的很多个骨肉都死在这个毒妇之手,他早已经不将她认为妻子而是仇人,他们的孩子他会一力抚养,但别的她自作自受。

自此,李雪通过自己的技能自己的智慧和系统的帮助,成功的完成了两个任务,接下来就是看戏的时候了,看看那个大夫人如何自己作死。

蛊毒的发作在第一个月的十五那天,那日府里分外热闹,大夫人家的儿子也就是这个府里的嫡子过7岁生辰,处处张灯结彩,铺张浪费,喜气洋洋,忙里忙外。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忙活着将老爷的嫡子院子布置的豪华奢侈,今天据说一品太师要来,故而卖力的下人们都精神抖擞的抢着干活。

这个时候的大夫人在镜子面前由着丫鬟梳理好自己的发髻,然后一根根的斟酌着用簪子,是碧玉镂空凤凰簪还是鎏金展翅蝴蝶簪?是珍珠镶嵌鎏金镯还是点珠连串翡翠箍?衣服是红色的喜庆还是绿色的端庄?

这一天的大夫人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从早上起来都多吃了两个笼包,到现在的上午时分,赏钱都不知给了多少人了,府中的下人个个去道喜,这个倒是大夫人不多的大方时刻。

对于下人,大夫人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的,可对于几位夫人,她可是只时刻都淬了毒的毒蛇。

她们来道喜得到的不过一两二钱银子,下人们却最少二两,这让这几位夫人着实羞恼却也无可奈何,五夫人也去道喜了,竟然得了二钱银子,这是怎么一说?一个妾侍虽说身份低微,可总比下人们能高上一些吧,可这大夫人竟然如此处事,真真是笑话!

奈何五夫人脾气好,她从不计较这些,她如果真是个较真的人,恐怕李老爷也不会这么喜欢她了。

她微微一笑道:“大公子的生辰实在是好日子,妾身准备了一份薄礼,望大夫人笑纳。”礼是好礼,文房四宝,可大夫人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后,冷哼出声,并没继续说什么。

现场的尴尬直到李老爷从外面进了来,大夫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笑盈盈的走了上去问寒问暖,只留下五夫人在原地踟蹰不前。

白香玉自知身份,不便跟着上前,却也有些心酸,自己这算是比下人还不如的存在,得亏有老爷的爱,否则自己怎可能嫁人为妾,白香玉也有自己的一点点野心,她想到自己的雪娘,还那么小,就要被人强压一头,自己在这个府中越来越不起眼,而她以后将会怎么样呢?遇到这样的主母,她的未来,她要嫁的人,她慢慢握紧了拳头,心中不禁悲伤起来。

如果有机会,如果,她在想着,如果可以,她要选择做那个位置,李老爷跟她说了会给大夫人下蛊毒,让她将来不知不觉的病倒,如果是这样,是不是自己可以肖想那个位置了?这么隐秘的事情老爷都跟自己说了,是不是证明自己在他心中是特别的?这样,当自己可以成为主母的话,对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好一些?哎。

五夫人人善被人欺,可她再也不想过那样永远低头的日子了,今天是大夫人中蛊毒的第一个月,会在今天发作吗?她不禁这样想着。

人自私一些没错,但不害人害己就好,五夫人这样的想法只能证明她有了上进心,不拘泥于小格局,这些她自己还没有察觉,但这也许就是一个萌芽,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参天大树犹未可知。

“太师大人到!”奴仆们纷纷传话,待大夫人激动的快步出去迎接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大夫人眼见着离太师大人很近了,突然身体一个打颤,左腿不听使唤的绊住了右腿,导致她一个失手将太师大人给推倒了!

时间有十秒钟的停滞,现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随后叫大夫的叫大夫,抬人的抬人,端茶的端茶,全部阵容都被打破。

大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尖叫连连,她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把自己的父亲给撞倒了,这说的清楚还好,人没事还好,如果说不清楚,连不孝都可以给自己扣在头上,自己的名声可如何是好,老爷该怎么看待自己,她慌乱不已的扶着昏过去的父亲,内心纷乱不已。

太师大人其实年龄不大,可他真的经不住这么突然的撞击,况且他倒下的时候砸到了他的后脑,一时晕过去也属自然。

众人都进入到屋子里,静等大夫的回音。望闻切脉之后,大夫让李老爷和大夫人莫要心急,太师大人只是暂时的昏迷,服药后就能醒来,不必担心。

大夫人听后松了一口气,忆起自己不受控制的左右脚倍感疑惑,这是怎么了,自己年纪轻轻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吧?

一个时辰后,太师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而后看见温良欣在床边愁眉苦脸的样子,轻声咳了一声。

大夫人眼见着父亲大人醒了过来,激动之下大喊了起来:“父亲,父亲你可醒了,孩儿吓坏了。”

听着温良欣的大喊,太师皱了皱眉头说道:“欣娘,你是尚书夫人还是我的嫡女,这样大声大呼成何体统?”

“父亲,女儿错了,您别生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脚突然不听使唤了,让爹爹摔倒,好在您没事,不然,女儿万难辞其咎。”温良欣抽抽泣泣的好不可怜。

“好了好了,不必这般,为父的身体硬朗,岂是这点小事就影响得了的,放心吧。”说罢,拍了拍温良欣的手以示安慰。

正当这气氛略微有所缓和的时候,大夫人温良欣再次刷新了大家的眼睛。只见她突然抽搐一般的晃动了一下脖颈,脖颈诡异的向后迅速抽搐了一下,好像一个得了癫痫的人一般,此时的大家一双眼睛集中在这对父女身上,当然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众人哗然。

太师更是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自己女儿的身体他比谁都清楚,一直都无病无灾的,养的很好,平时还经常拿药膳滋补,每次来见他都是一副面色红润,还能生十个八个的好身体,如今这是又控制不住腿脚又抽筋的,着实令人害怕。

“你这是怎么了?”太师皱着眉头看着女儿。

“我,我刚才怎么了吗?”原来这些天,自从中了蛊毒之后,大夫人一天比一天暴躁,身体情况越来越每况愈下,抽筋的毛病一次次屡屡发生,她自己甚至都有些习惯了,刚才的抽筋并没有让她感觉到不舒服,甚至感觉抽筋后,自己反倒舒服了一些,所以并没放在心上,经父亲这么一提醒,倒是想了起来。

“您不用担心女儿。大夫说了,我只是由于受了凉,春天寒风刺骨的,一不小心这样了,不碍事儿,父亲不必担心,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大夫人不是没找过大夫,且一找就是城里各种有名的大夫,都说是没什么毛病,她自己也就没当回事儿,以为仅仅是小毛病。

“欣娘,如若你有什么可一定告诉为父,为父的会想办法帮助你。”这一句话说的极其有深意。太师大人看多了后院斗争,以为自己的孩子在受委屈,风寒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不会是被人下了毒?

他从未想过,她的好孩子竟然是一个蛇蝎毒妇,一个表面笑意温柔,内心里嫉妒成性的毒妇。他以为,她生活在这种经常死人的后院中着实不安全,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人的死都是他乖巧的女儿一手安排的;他以为,她能保护住这两个孩子全因自己官职高,父家有背景,却不知她使出所有手段为的就是自己能够拥有孩子,而别人不可以有。

太师所有的以为都是建立在他自信的儿女教育上,他认为自己书香世家,还教导过皇子皇帝,自己的孩儿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岂不知越是这般想,越容易灯下黑。

他最骄傲的嫡女做出了丧尽天良的事情,终有一天,她会自食恶果,而太师也终究会为自己的自认为伤心,愤怒,这些都是后话。

此时的太师看着眼前温良的嫡女,眼神温柔的说:“欣娘,为父要与你说一些事情。”

大夫人厉眼看了管家一眼,管家立刻遣退了众人,屋子里只剩下父女两个。

“为父知道外界都在怀疑你是杀害你夫君妾侍们之人,可为父相信你,我的孩儿,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你最近有没有觉得周围的人有什么异常,你现在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吗?用不用我去请御医?”

“父,父亲,女儿没事,女儿只是,只是觉得对不起父亲。”温良欣在自己父亲面前难免真情有些流露,她也是有些悔意。

“你有何对不起为父的,外界冤枉你,不是你的错,你好好守住自己的位置,好好活着就是对为父的孝。”

“是,女儿......”温良欣忍不住哽咽,眼角湿润,如果仔细看,她的眼中有着很多复杂的感情,是悔,是伤心,是难过,是感激?亦或是都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