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利用迷惑符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45字
  • 2021-06-16 12:32:05

凌玉华再次偷偷跳入李府,不过,这一次,他去的不是大夫人的房间,而是她女儿李雪的房间,原因很简单,他不仅要拿回自己的东西,还要给这个侮辱自己的女子一个教训!

脚步轻轻,呼吸屏住,凌玉华不想太早被发觉,可惜他早就被李雪发觉了,原因也是很简单,他身上的兰花味儿。

李雪假装睡觉,心神却已经在感应那杀手的存在,昨天拿的那个玉佩上面有个华字,信还没来得及打开,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封信和这玉佩相信是极其重要的东西,才会让这个黑衣人再次潜入李府,不惜冒险。

这样才有可以谈判的余地。

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呼吸,李雪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回身就用床边上的丝绸将那杀手的双手给绑住了,十分结实的一个死扣,相信他不会轻易的打开了,同时,李雪又在他身上拍了一个定身符,这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这是来自投罗网?”

“哼!”凌玉华觉得自己悲催了,怎么又被限制住了。

“你不说话不要紧,这儿有个玉佩,还有一封信,鉴于我本人十分的守礼,这封信呢......”看着眼前男子那略带着一些希望的眼神,李雪故意停顿了一下,才说:“我并没有拆开,我这么守礼,不知道对方知道不知道,哎,真是。”

“你,你当真没有打开过?”凌玉华的吸引力和注意力都被这封信的事件转移了,他此刻只想知道李雪有没有打开过,毕竟......

“当然,不过,我的回报你很容易做到,就是告诉我谁去你们那里买了我母亲的人头?”李雪就是想要听到官方的回答。

“这,这是我们做这一行的最基本道义,请恕我不能相告。”他也确实想说,只不过这种事容易把整个净手组织一千多人的名誉都给破坏掉,所以,他不能。

“其实你不必这般害怕,我相信你们只要调查一番就知道,我母亲是一个大善人,她从来不做坏事,可这样的她却总是被迫害,小的时候我无能为力,可长大了我还做不了什么吗?我想如果你的母亲遭受到这样的待遇,你肯定比我还要激动,还要生气,所以,我只想知道他的名字,只要一个名字,你也可以拿回自己的玉佩和那封未拆封的信,这笔交易,你很划算。”李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眼见着对方纠结的想事情,这回倒是没有把头发包起来了,他的头发是极其黑的颜色,有几缕贴着他的脸颊落了下来,配上一双乌黑略长的眼睛,实在是有些魅惑。

李雪承认,她有些好奇他的长相。

“我看出来,你是不想接这单买卖,你不想杀我的母亲,这才让我跟你讨价还价,如果你是真的下了杀心,你现在估计早就成为了一缕亡魂,我的武功可不仅仅是你看到的这样。”李雪看着凌玉华微微的笑,笑容里有着很多含义,凌玉华看着看着就有些不自在,他料想的不错,这李雪既然被称为武学奇才,肯定武功没有自己看到的这样,不止这样。

“好,我告诉你,可你不可说这是我们说出来的,否则,我们组织会倾尽全力让你终生不得安宁。”凌玉华的眼神充满了威胁。

李雪知道这是杀手的底线,也没计较这男子的无礼,她只想知道是否真的是李展。

当看到杀手点头承认是李展后,李雪浑身的气场变得极其强大,好像一个被吹得不能再大的气球一样,只要轻轻一扎就会爆。

感受着李雪的气场,凌玉华无声的叹息,这可不怪自己,是那李展惹错了人,这李雪既聪明,又有能力,这李展将来必然不得好下场,看着换回来的玉佩和信,凌玉华微微松了一口气。

玉佩倒不是太关键,主要是那封信,是他爱慕女子给他的分手信,这封信上写的十分委婉,二人阴差阳错有了缘份,可当女子知道他的身份后,狠心跟他分了手,他时常通过这封信回想二人之间的相处,那段美好的没有血腥的日子,可她十分介意自己手上的血腥,那沾染了死人的血腥味儿,无论怎么洗都洗不掉的绝望。

他心中还是有她,只是他知道二人再无可能了,那女子再无可能与一个杀手在一起,他祝她幸福。

这封信他一直随身携带,就像是一个平安符,放在身上好像放在了心上,十分的踏实,虽然二人有缘无分,但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人曾经爱过,曾经感受过,足矣,惟愿对方安好。

这凌玉华是个妙人,是个痴情的人,一旦用情将会是终生。

“你们怎么取消这种任务?”李雪接着问道。

“这个得发布任务的人取消才有效,就是需得李展取消。”凌玉华为难的说,他觉得李展不会这么做。

“好,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李雪解开了对方的捆绑和定身符,而后上床睡觉去了。

看着李雪的自然的举动,凌玉华愣了几秒钟,就转身从窗户飞了出去,这一夜从此安静了。

第二天,李雪将自己关进屋子,翻开了制符书,一直翻到第六页迷惑符停下了,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学这个呢?能够成功吗?自己刚刚开始第三页的学习,不过,现在的情况只有学习迷惑符才能够让李展去取消并且再也不发布这样的任务。

所以,李雪一边让人看着李展的行动,一边开始学习如何画迷惑符,学着学着,李雪突然想起来,自己不是从那王产婆那里得到了一个迷惑符么?这回正好用上,虽说效用时间不长吧,但也足够了。

于是,她简单粗暴的燃烧了那符纸,而后将那些符纸混合的汤水端着灌入李展的嘴里,只剩下李展反应过来的呕吐。

李雪笑着说:“你放心,以后的一个月我会好好利用你的身体的。”她如愿看到李展害怕的双眼,这时候的李展才清晰地感受到李雪的可怕。

她什么意思?

很快,李展失去了自我,可是奇怪的是他的身体,行为,甚至眼神不受控制,可脑袋还清醒着,这样的他看着自己做的事情,都想要去寻死。

首先,李雪做了个试验,让李展去批评自己的妹妹李芙蓉,并且告诉她不要太挑剔。

“芙蓉,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成婚了,你看母亲给你找的人还是不错的,起码是个秀才身份,长得也还算俊秀,家里过去后得三从四德,孝敬他的母亲,哄好他的妹妹,你的生活应该还会不错的。”

李芙蓉睁大了双眼看着李展,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然后说道:“哥,你是我哥吗?你不是被换了芯子吧?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我们兄妹不是决定走出这种情况,互相帮助吗?你不是也去让杀手杀母亲吗?怎么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哥,你醒醒!你醒醒吧!”

李芙蓉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哥怕不是中邪了吧?

看着李展漫步出去,李芙蓉震惊的半天回不过神,李雪看着笑道:“这才刚刚开始。”

紧接着,命令李展去取消杀手任务,并且极尽嘲讽瞧不起净手组织的人,那些杀手可不惯着他,将他从山顶上扔了下去,直接顺着山坡滚了下去,净手组织说了,以后再不接李展的任务。

李雪知道一切是因为这个符,这个符最好的一点在于,她可以清晰看见李展看见的一切,操控他,控制他,感觉,真真儿的爽。

李展这回主动取消任务的时候,凌玉华也在场,他看着李展那微微无神的眼神,立刻明了,这李展怕是被控制了,这李雪真厉害,竟然可以控制李展,还是在仅仅两天之内,这个李雪惹不得。

李展满身是伤的回到府里,还去了李老爷书房请罪去了,说自己不听话,从墙翻出府去了,违背了父亲的命令,甘愿受罚。

李老爷被李展的话语弄得一愣,随后捋了捋胡须,点点头,道:“你的诚实让我欣慰,不过该罚的还是要罚。”结果李展被家法鞭子抽得小腿都几乎走不动路了。

被下人扶着回到了院子里后,李展躺在了床上。

他现在的脑子里已经有些混乱了,他清楚的知道这些事都不是自己想要做的事,那李雪控制自己做自己最最讨厌的事情,偏偏自己还得照做,说不出话,反抗不了的感觉让他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愚蠢,这么狼狈过,这都是拜李雪所赐!

他恨!他害怕!他无助!他无力回天!只得盼望李雪早早收手,他实在不想这样活着,这样活着还不如死!

可惜,这一个月才刚刚开始!

另一边,李雪试着想这一个月要用这李展做什么,得赶紧写个单子,最好是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来,然后他就算不受控制后也无法挽回的那种,那时候,会是多么解恨呐,仅仅摔了一跤,仅仅受了一次家法就结束了吗?不,她想要的是李展生不如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