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这个杀手有点儿搞笑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46字
  • 2021-06-15 12:25:04

坏人的心理是好人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没有错,并且有机会还是要继续做下去,他们不懂得或者说不会理解别人,他们大多是自私的,或者是最最大方的。

就比如自私的人通常只想到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别人如何都是欠自己的;如果是最最大方的人总会有悲天悯人的思想,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审判者,有权利决定别人的一言一行,随自己心意来了,那就是大善,否则就除之。

这些想法好人是无法理解的,好坏有时候只是一线之隔,但这一线往往有的人一生都跨不过去,一生都参不透,这也是命。

就像此刻的李展,他总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即使是冤枉别人,即使是害别人,却总觉得自己最冤枉,最委屈。可他从未想过,如果他没有做错事,心态三观正的话,别人即使冤枉自己,自己也不会太难过,毕竟身正影子不会歪。

可他就是坏人的典型,他不但不反省自己做的错事,还要继续将错事做下去,他买通的那个下人找到了净手组织,并且花了500两银子买了李府大夫人白香玉的命。

由于白香玉是一介女流且没有武功,所以500两还算够,杀手组织不管你人是好是坏,接了钱就办事,很快的他们就派人开始在李府外观察,蹲点儿。

李雪的眼线密布李府上下,那下人去了哪里她也心中有数了,知道后,李雪很是瞧不上李展的作为,明明一个好好的嫡公子不做,偏偏自己毁了前程,还要继续往错误的深渊走下去,他当真以为派了杀手就能杀了自己母亲,这回让他好好瞧瞧,这回就不是几个巴掌那么简单了。

李雪机密的布置着,从她母亲的房间到院子的各个角落连接到自己院子里的地下通道已经打通,且这个通道设置属性为永久,且会报警,一有风吹草动立即会跟李雪警报。

这天夜里,李雪跟母亲说:“娘,这几天你的身边得带着小梅,这是跟着女儿学了一段时间武功的丫鬟,我听说那李展似乎派人去杀手组织了,所以,你要身边时刻有人,女儿已经做好了抓那杀手的准备,您且不用担心,以女儿现在的功夫,那人绝对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李雪咬了咬牙齿。

“雪娘,娘知道你现在武功高,但你可有完全的把握,如果不行,娘请人来保护我,也不想要你冒这个险。”白夫人焦急的说着。

“娘,你放心吧,这些年你也知道我,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事。这次的事十拿九稳,抓到后我来审问!”李雪信誓旦旦的说。

“好,娘信我儿,但一旦不敌不要恋战。”白夫人嘱咐着。

“放心吧娘。”

随后李雪回了自己的院子,其实是从地道走到了白夫人卧房的地下,李雪在地下将被褥铺好开始迅速的睡觉,因为她知道只有养好精神才能对付杀手,与杀手的对决其实在上次有人刺杀三皇子的时候有了点儿经验,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根本不会给你喘气的机会。

所以,她必须先养精蓄锐,然后一击即中才可。

外面的风声渐渐平息,白夫人的屋子里只剩一盏烛火在默默的燃烧,空气中只余下淡淡的熏香味道,如果单看外面的景色,倒是不得不说,这个院子还是风水很好的,有山有水有绿地,有花有草有大树,一切都那么舒服。

可偏偏有人要破坏这美景,只见一黑衣人裹住自己的全身不说,还要把脑袋只露出一双眼睛来,感觉像是中东妇女那般保守!

暂且不论他的穿着,只他一落脚到院子里,李雪的地道就开始报警,时辰是凌晨三点,这个时候是大家最瞌睡的时候,这些杀手倒是会掌握时辰,可惜......

李雪迅速睁开双眼,潜入到白夫人卧房的屏风后面蓄势待发。

当看到包裹的极其严实的一个黑衣人的时候,李雪差点儿没笑出声,这人缺乏安全感吧?正常挡住口鼻就行了,他把头发都包起来了,阿拉伯妇女吗?

但紧接着就看见他拿出一把小刀朝着床上的白夫人走了过去,李雪早就准备好暗器,正准备发射,突然那人停下了脚步,很轻很轻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什么难事一般,迟迟没有出手。

这人确实是净手组织的一员,而且还是净手组织头目的弟弟,可这头目明显没想要自己的弟弟也从事这一类职业,这次是他第一次想要出来做任务,也是苦苦哀求他哥哥允许。

可当他查到这个白夫人平生不仅一件恶事都没有,还乐于助人,乐善好施,这样的人,杀还是不杀?他与他哥哥的不同就在这里了,他是个是非极其分明的人,他即便是做任务也是要分人的,如果是做了恶事的人,他能够毫不犹豫就下杀手,可这人......哎,他终究是要选择放过了。

李雪惊讶的看见这个杀手在犹豫了几秒钟后撤退的身影立即追了上去,李雪的轻功明显没有这人厉害,可李雪的鼻子厉害啊!李雪可以在很远的地方闻到他身上那淡淡的兰花香。

无论他跑到哪里,后面的李雪都可以准确无误的追上,虽然轻功不如他,可奈何狗鼻子厉害啊!

那杀手眉头紧皱,自从出了那李府,就有一道影子一直在跟着他,他的轻功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可那人却可以一路跟随,不管自己转到哪个胡同,这杀手明显恼了。

他决定赌一把,他左拐右拐的转到一个巷子里躲在了装菜的大缸里,虽然一股子酸菜味儿,但好歹那人走远了。

可他明显低估了李雪的厉害,虽然刚开始李雪的狗鼻子闻到了刺鼻的酸菜味儿没有反应过来,可俗话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那兰花香着实没有逃过李雪的鼻子。

她三步两步的就到了缸子的旁边,看着那个酸菜缸子,李雪又想要笑了,这人真不怕酸呐,那自己就逗逗他,李雪不声不响的拎来一桶水,迅速打开盖子浇了进去。

只听见一声闷哼从缸子里传了出来,那落汤酸菜鸡从缸子里站了起来,怒目而视,可他现下一身狼狈,早就没有了严肃的感觉,李雪忍着乐问道:“敢问您是哪个组织的?我娘可是大善人,谁想要买她的命?”

“你的话太多了!”杀手清脆又稚嫩的声音听着不错,可是明显是咬牙的声音,似乎还能听见磨牙的声音。

“我娘都被杀手组织盯上了,我能不追根问底吗?那还是为人子女?喂,酸菜鸡,你叫什么名字?”李雪迅速给这个男子起了个外号,感觉很自然。

“滚!你今日辱我至此,我必饶不了你。”

“好,那敢情好,你不服气就找我算账,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算什么男人!”这句话好像一把导火索,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人打得天翻地覆。

可李雪还有很多杀手锏没有使出来,她故意逗弄这个人就是想留他活口,因为她看出来这个人并不坏,毕竟可以动手的时候他却留了活口,她也不能违心去杀他,只不过从他那里套出有用信息却是必要的。

二人十招之后再十招,十招之后又十招,李雪没有使出玄龙诀,可那个杀手内心早就惊涛骇浪了。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秀气的小姑娘却是个武林高手,一个尚书府家的嫡女不应该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吗?看来这回是他失误了,等回去一定要查一查......

一双摸他胸口的手打断了他的思路,他甚至停止了呼吸,耳朵迅速泛红,这女子要做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的玉佩和一封信被顺走了!

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可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周围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了!人呢?他环顾四周,揉了好几遍眼睛,似乎有些呆滞。

这第一次出任务,出师不利也就罢了,还被顺走了东西,被占了便宜,这还得了!这女子当真可恶!回想了下自己这次任务,凌玉华悲催的在内心里仰天长叹,愤慨捶地,一届杀手被人戏弄,还是被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子戏弄,这梁子结下了!

李雪其实并没有走远,她试着天人合一,结果,成功的让一流杀手看不见她,这等感觉,哈哈哈哈,爽歪歪了不是?

看那杀手气得鼻歪眼斜的,那一身酸菜味儿,一身湿漉漉的样子,都让李雪都过意不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凌玉华回到组织后,一夜未眠,他第二天就去将李雪从小到大的事迹查了一个遍,知道她从小备受皇室人的喜爱,他冷笑了一下,在看到李雪是武学天才的时候,他不得不耷拉下嘴角,而在看见她跟三皇子练武的时候也着实有些明了,怪不得自己打不过她,而她也打不过自己,那三皇子是有名的武学奇才,从很小的时候就是宋治朝的传奇,难怪!

不过,尽管如此,这李雪拿的东西自己还是要拿回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