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贪婪的下场(下)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222字
  • 2022-07-04 19:59:36

看着这么厉害的林雪,莫名的白云松了一口气,觉得,他可以稍稍放下心了。

本就不想看到那个琉球欺负小孩子,虽然说这两个孩子的本领还挺高的,但他毕竟认识林雪,这孩子不坏,只是调皮。

他想着继续装透明人,可眼睛却被林雪的打斗吸引住了。

琉球用的是土做成的触手,林雪就事先布置好了水幕;琉球眼神一厉,甩出来的土球一个个十分沉重,如果砸到人身上,不仅会受很重的打击,还会直接炸开,爆炸的这个设定是琉球的拿手好戏,一般见识过他的拿手好戏的人都已经没有了呼吸。

因为阴狠,谁都不会想到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土球还会爆炸,即便是接触不到目标人物,还能够阴狠地伤害到目标人物,防不胜防。

林雪的内视技能可不是装装样子,她只需看上一眼,不到一秒种的时间就能够了解这个土球中的猫腻了。

可旁人不知道。

就比如白云,总是忍不住看林雪的情况,此刻看到琉球发射的土球,和琉球眼里的阴狠和得意,顿时觉得不妙,刚想提醒林雪,想着实在不行自己也得救她一命,他是真的见不得这个孩子还这么小就死掉。

但事实证明,林雪是可以让人刮目相看的存在。

她既然看出了土球的异常,自然立即会有了对策。她的对策就是,以柔克刚。

想太极里面的对敌技能就有一条:以柔克刚!

当这个有猫腻的土球来临的时候,林雪平心静气,直直盯着那颗土球,然后做出了太极的姿势,倒把对面正邪恶得意的琉球给惊到了。

不怪琉球懵圈,因为这个世界可没有太极这个功夫,也没有这个姿势,所以,琉球看到这么具有神秘感的姿势就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还没等他想太多,他发射出的土球就被什么网住了。

这种无形的东西,并没有直接阻挡或者说直接跟土球硬碰硬,而是好像有一个网把这个十分沉重的土球网住了,然后土球冲向林雪的速度慢慢地慢了下来。

这个土球在这种轻柔的阻挡之下竟然没有炸裂,而是原路返回,返回的时候这个土球似乎特别得听话,而且及其的迅速!

琉球似乎被惊吓到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拿手好戏,竟然演砸了,而且还有可能演到自己身上!

眼看着土球越来越近,琉球感觉到自己今天好像要受伤。

因为他发射的不是一颗土球,而是好几十个土球,这些土球原,封,不,动地原,路,返,回!

一个个就好像一张张狰狞的鬼脸,带着雷霆沉重奔向琉球。

他急忙竖起了一个土墙,可自食其果这个词语可不是白白闹着玩儿的,当所有的土球都攻向了自己的释放者的时候,这个释放者才感觉到恐怖。

所有的土球在碰到土墙的时候,林雪早就退到了安全距离,当爆炸发生的时候,林雪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显得十分认真...

剧烈的爆炸过后,场面一度很安静,正在打斗的灵风和风马同时停下了动作,风马还倒霉的被波及到了,有眼圈被飞溅的石子儿砸到,虽然没有被砸倒下,但抬起头的时候,对面的灵风差点儿没笑岔气。

只见那张脸上,右眼赫然一个癞蛤蟆眼泡,青黑青黑的,霎是......搞笑。

灵风本来斗气满满,可看着被石头打到的风马的怪异样子,一口气卸了下来,让他一直看着这样一张熊猫脸,他如何能够下得去手......

风马此刻没看到自己的样子,此刻他的全身心都被琉球吸引了,那是怎样一个惨烈的样子啊!

全身炸裂,被土盖住了腰部,可仔细一看,竟然是断裂的“腰斩”,琉球的眼珠子通红通红的仿佛充血,眉心上一公分处有一处血洞,那里正在潺潺留着鲜血,仿佛这人还活着。

四肢都已经被土掩埋,可单单拿出一个部位,都是零碎的,可想而知,那面他最后竖起来的土墙起不到什么效果,而大家看向林雪,她耸耸肩道:“自食其果。”

说完,走到风马跟前,那一步步就好像催命的钟声,让风马恐惧,这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女孩儿,竟然能在残忍地杀害了一个成年人后,耸耸肩,面目轻松地走向他?

他觉得自己惹了一个不好相与的女孩儿。

是了,他们眼中的孩子,有着几千年的灵魂,是个“老人”,但他们还道孩子,其实,之前也提过,在修真界,他们是不看岁数,看实力的。

你实力高,即便你才三岁,五十岁的老头都得给你跪下磕头,如果你实力低,那么到哪里都会被瞧不起。

风马和琉球犯了兵家大忌,轻视对手!

白云此刻看到琉球被自己的土球打死了,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感觉,他既觉得他琉球是自食其果,如果他不贪图林雪她们的储物袋,也不至于这样下场;一方面又觉得,他死得有点儿惨,毕竟同行一场,挖个坑,埋个土,数个一二三四五,踩一踩,很结实,也算几人同过伍。

回头看向林雪跟风马,赶紧转过头,白云觉得,此刻实在不能笑,不过风马为何露出那种表情,就好像癞蛤蟆看见什么不可思议地事情时候的表情。

本来眼睛就肿又大的,这回更加....

林雪正跟风马说这话,“你是风马?”

风马点头,说不出一个字,因为刚才伙伴的死让他震撼,不过等他缓过劲儿之后,他就想到,如果此刻跟林雪打起来,以自己这动不动就不平衡的身子,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此刻,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才好,风马想到这里,对上了林雪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的不赞同和探究让风马的心跳有点快,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甚至是对着一个八岁的孩童出现的反应,实在奇怪,不过也容不得他多说什么,林雪再次开口。

“你为何跟着琉球攻击我们?我们身上有你想要的什么?”话不说清楚不行。

“你,你怎么知道?”实在太震惊了,练气期是不可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密语的,林雪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在诈自己?

“琉球那猥琐贪婪的双眼出卖了他,所以他注定是这个下场,哪怕不是我们杀死他,某一天,他也会被别人夺了性命!可你,又是为何?”林雪就是想要让风马知道自己的错,她看得出来,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灵植,他也不至于这样,可毕竟是自私的,为了自己就可以伤害别人的性命。

“我,我,对不起,我是想要救命,救我自己,所以,才会......”任何冷漠的人,触及到某些事情的时候都会有很强烈的反应,本来风马就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他虽修习无情道,但此刻也没有真正达到无情,他内心里是排斥伤害林雪和灵风的,所以才会表现的无措。

林雪静静地看着风马的无措,内心很平静。

还好,他还不算无可救药。

“你救命于我们何干?”

“琉球说,说你们有五百年的存魂草。”

“呵,我还说你们有一千年的灯芯草呢,你们信吗?是真的吗?你连真假都没有弄清楚,问都没有过问一句就想着要我们性命,你说,我们会怎么对你呢?”林雪拿着一把刀,翻来覆去的把玩儿,一直没有再看风马一眼,却给了风马足够的压力。

白云诧异地看着林雪的样子,竟然觉得林雪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张扬而霸气。

“你们没有存魂草?”如果是这样的话,风马的眼睛睁大,如果是这样的话,且不说他的希望落空,还死了一个琉球,自己又何苦要伤害这两个孩子,自己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如果我们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反正你的行为已经对我们造成了心中的伤害了,我这人最是直性子,通常有愁了,当场就报!”林雪的一双黑湛湛的眼睛深深地看了风马一眼,没等他说什么,一个树木缠绕就将他捆绑住,然后,树木藤蔓生出尖刺,直接注入让人迷幻的液体,这液体也是从之前那个老妖树身上得到的。

这也是超极品木系晶石带给她的特殊礼物,致幻液体!

只见不一会儿,这淡漠的风马脸色变得煞白,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而后开始捂住脑袋大喊住手,接着又好似气不过,直接拿着自己的剑胡乱挥舞,状似癫狂。

冲着那巨石挥舞,藤蔓早就松开了他,可他依旧在原地疯狂的输出。

似乎有目标也似乎没有目标,双眼透着恐惧,不甘,失望和痛苦,这种情感上的折磨最是累人。

白云看着疯狂的风马,嘴角抽搐,这林雪还真是有仇报仇,当场就报啊!不过他也没什么表示,毕竟这风马确实自私了,确实做错事了,惩罚什么的,就当没看见吧。

林雪看着置身事外的白云,挑起了眉毛问道:“你们不是一起的吗?你看见他这样,你不管?”

“咳咳,他做错事了,自然要受到惩罚,我本就不赞成他们这么做。”一脸的正气盎然。

“呵,你若是正义,刚才就应该跟我们站在一起,置身事外什么的,就是帮凶!”林雪特意说的不好听,就是想看看白云到底什么表现,没想到白云说出的话,那么诚恳......

“也是,我这次做错了,若是再次遇见这种事,我绝对会出手阻止,小雪儿说的对!”

林雪瞪大了双眼,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你叫我小雪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