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奇特的构思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50字
  • 2022-05-06 16:38:33

这次的上天确实不会向着红岩了,因为林雪也是大气运的人,当两个气运差不多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天道就会自然而然地选择,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当红岩人品大爆发,用出了流星火球雨的时候,林雪也凭着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跟红岩刚上了。

用金灵力提高飞剑的坚硬度,迅猛度,以特殊的金灵力剑身造型包围着普通的飞剑,让剑刃的一侧极其的薄,另一侧则越来越厚地向外延伸,这种形状可以将物体或者法术很锐利的劈开,而且将劈开的东西顺着剑刃厚的一侧被分开到接近45度,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劈中的东西,会十分快速地被分开,然后顺着两侧的方向,飞速射出。

这只是林雪研究出的一种,她的脑子灵活的很,能够在段时间内对对方发射出来的法术攻击进行快速分析,然后在脑海里制定反击方案,经常的思考会让林雪将这些思考时间,制定方案时间缩短到极限。

所以往往在对方发出法术的时候,她就已经能够通过对方的手势和口型猜出来对方要用什么法术了,即便是不用口诀就能发出法术的人,她也能够在对方的法术第一秒之内就认得这个法术,然后想到相应的对决法术,十分迅速。

在外人看来,这样的反应速度简直逆天,可她自己倒没觉得怎样,只是因为习惯了。

所以说,当挫折少女遇上顺风少女,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挫折少女赢,因为她遇见的事情太多了,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太频繁,可以说,任何努力都会有结果,只是结果会让人满意还是觉得一般而已。

说实话,红岩的希望落空,让她内心里都有一丁点绝望了,她可以预见自己输了之后的狼狈,眼见着所有的流星火球都被轻易劈开,林雪连一丁点火星子都没沾上,浑身竟然干净如初,看着潇洒地拿着飞剑切开火球的林雪,她竟然有些自卑。

说不清什么感觉,她只觉得,自己哪样都强过林雪,就比如她的师父是元婴真君,林雪的师父是金丹真人;她的资源很多,多到花不完,用不尽,而林雪的资源眼见得不多;她生来单灵根,修炼速度飞快,反观林雪只是三灵根,修炼速度简直不能跟自己相提并论,可她还是跟自己相差不多;她是门派里数一数二的天赋异禀,气运爆棚,而林雪可不是什么天赋异禀,她在这之前都没有听说过她,只是在大比武的时候有所耳闻,有所眼见。

顶多算是有小聪明,可不见得像师父说的那么厉害,她一直不肯承认林雪的特别,直到刚刚,她有些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林雪跟她接触,只是她也还是八九岁的孩子,能明白多深呢?

林雪在迅速地闪避加帅气地劈砍火球动作后,流星火球雨终于停歇,她早已看出来红岩的灵气枯竭,此刻,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她静静地看了红岩一眼:“依我看来,你的灵气已经枯竭了,我却还有大半,虽然我没有你层级高,但我依旧可以用剩下的灵气打败你,还用我证明一下吗?”

林雪十分礼貌地问询着红岩,她可以从红岩美丽的双眼中看出迷茫和一丝丝的绝望,所以她要等待红岩的回答。

直到,一个不确定的声音响起:“你说我真的法术有问题吗?你刚才是怎么能够破解我的流星火球雨的?我不明白,一个飞剑,普通的飞剑就能够破解了我的绝招?”

林雪认真地说:“我可不是单纯的用飞剑,单纯的飞剑遇到一般的火球倒是可以抵挡,可抵挡不了多久,但我可是用金灵气包裹的飞剑,你也知道金灵气的作用,所以我才可以轻松切开你发的火球,而飞剑还不受伤害。”

“原来是这样。”红岩仿佛在自言自语,随后她求知若渴的眼神打动了林雪,她声音柔和的说:“林雪,你很厉害,在面对我这样的对手的时候沉沉稳稳的,而且还能够说出我的缺点,帮我指正,我很谢谢你,只是你能够帮我吗?我的法术确实出了问题,就刚刚的流行火球雨也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

“我来就是帮你的,你法术的运行有凝滞和犹豫,我能够看得清,我分析这源于你在大比武的失败经验,让你没有了自信和那股子冲劲儿,其实与其说你被打击了,不如说你觉得自己丢脸了,但咱们修士修的就是逆天的行为,既然连天都逆了,还在乎什么脸面,谁能够笑到最后,活得最久,才是胜利啊,不是么?”此刻的夕阳带着红色笼罩在林雪的头发上,让她看起来就好像一尊雕像,一尊昂首挺胸,沉稳内敛的长辈一般。

听着这些话,红岩足足沉默了好久,觉得越想越对,修行本来不就是一件逆天的事情么,自己在这个门派里牛哄哄的,也许在天道来说就是一粒微尘,微不足道,而自己究竟还在纠结什么面子不面子,最后的胜利绝对不会是自己这样斤斤计较的性格的人,一定是像......红岩不愿意承认,但眼前散发着自信光芒的林雪,一定是会有未来的,跟着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一定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吧。

不知不觉,红岩开了口:“你说的对,我确实太在乎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了,最重要的应该是我刚开始进入门派时候的本心,修炼的本心。”

说完这句话后,红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脑海中飘忽不定,她没有多说一句话,怕惊扰了那忽然而来的灵感。

林雪诧异地看着跑进自己洞府里去的红岩,想了一下,就知道她为什么要回去洞府了,她应该是领悟了什么道理,想要修炼了,她能理解这种感觉,她曾经就想要顿悟的时候,就是突然来的思想升华,然后就是迫不及待地找地方顿悟,机会稍纵即逝,一定是要掌握的。

林雪看着红岩的洞府微微一笑,跟守门弟子说了句话,就回了自己的剑冢峰。

清风真人和破空真君听了好久的“顺风耳”,两个人齐齐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他们的经历多了,自然知道红岩突然间的回到洞府,和她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破空真君摸着自己的袖子,声音愉悦:“清风,林雪真是厉害,我徒儿听不进去我说的,对她说的倒是能够产生顿悟,下次来,我一定要跟林雪喝一杯茶。”

清风真人可不傻,他知道破空真君是要做一些表示的,毕竟,单就这次的切磋能够让他心爱徒儿的心结打开,他作为师父是一定要给林雪什么作为感谢的。

清风真人觉得这是一件十分让他长脸的事情,虽然他不是太过在乎脸面,但自己徒儿被自己尊敬的人奖赏,依旧让他心情愉悦。

等到回了剑冢峰后,他叫来了林雪,两个人开始座谈。

清风真人:林雪,最近的修炼的时候有没有不懂的?

林雪:最近在研究法术间的结合,遇到了一点麻烦,总觉得在一起用出来的时候有些滞涩。

清风真人看了林雪有一会儿,直看得林雪莫名其妙才开了口:你知道,你才练气期,有多少人研究法术结合的时候最低要在筑基期。

说到这里,清风真人似乎满满的骄傲,是了,自己的徒弟从来的时候就与众不同,通天台阶的考验,她不是能力最强的,却能够排在第二名,足以见得她的努力。

还有让她研究法术,竟然可以研究到这种程度,别说法术结合了,就是法术衔接,都很少有练气期的弟子能够将法术衔接的这么到位,可以说,她现在的研究,现在的法术运用能力,别说筑基期了,就是金丹期的他都不能够说有她这样的头脑,他作为师父感到很欣慰。

自己徒弟争气,自己有啥不舍得教的,当即把所有能教的,能说的捷径都说给林雪听了,林雪大受益。

她以前不懂的地方忽然茅塞顿开,觉得师父就是牛,不愧是门派里的希望之一,他的天赋不是说很好,但他跟自己一样够努力,脑袋够灵活,他说的那些法术方面的研究心得,简直可以出本书,这些话她听到后就觉得困扰自己好久的“疑难杂症”被解决了。

她都有些迫不及待试试师父说的方法了。

法术凝滞其实跟练气期有关,如果她是筑基期,情况又会不同,不过她吸收紫气升级,还拓宽了经脉,一个层级相当于别人两个层级,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以后的路会艰难,但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

她有信心也有决心坚持到最后,也许不一定能够升仙,但因着修炼,体会人间百态,研究法术修炼,各种元素之间的关系,还是特别的有趣的。

她想着,下一次去见红岩的时候,大概红岩已经解开了心结了吧。

不过,她没想到,第二天她就收到了邀请信,让她过破空真君那里去——喝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