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揭发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56字
  • 2021-06-13 20:20:38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雪手里的证据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李雪翻开看了一下,恩,王产婆买毒下毒给编修大人的侍妾;恩,王产婆给大夫人迷惑符想要控制编修大人;恩,王产婆给那侍妾制作麝香荷包想要害死她肚子里的孩子;恩,王产婆之前给盛京里的夫人们接生死婴的历史,不错,这一手证据她决定先交给编修大人,看他怎么处理,如果他处理的不好,她再交给青天大老爷。

烛火稳稳的燃烧,空气中似乎安静的有些过分,不过编修大人却丝毫没有察觉,他只是认真的工作,忽然,烛火跳跃闪烁了几下,编修大人一抬头,立刻一惊,“咚”的一声,一把匕首扎着一张张纸扎进了屋子里的柱子上,只那匕首尾还在摇摆个不停证明这一切不是梦境。

刚才有人来过!编修立即想要叫下人报官,可刚看了一页,编修大人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他本来就张着一张严肃脸,再配上这时候的阴沉简直叫人看了做噩梦。

此刻编修大人的心里是歇斯底里的愤怒。他这时候才明白为何那个王产婆受他夫人如此器重,原来蛇鼠一窝!根本就是来祸害自己这个家的,看看王产婆来了之后所做的一切,这几张纸上都罄竹难书!多么恶毒的产婆,还称自己是来接生的,原来是来催命的!

顾不得那么多,编修大人此刻十分感激将证据收集送来的人,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了时辰事情地点人物,清清楚楚一查便知,且就让他看看他的亲爱的侍妾身上戴的荷包里面究竟是什么吧!

悄悄让人送去外面的大夫,不一会儿下人来回,那荷包里有大量的麝香,对怀孕的女子极其不利,很有可能导致滑胎甚至一尸两命。编修这才大发雷霆,将这些证据甩到大夫人的脸上,到底是夫妻,他给了她面子,将其剥夺了大夫人的位子,从此那侍妾就是大夫人了,而王产婆被扭送到衙门,进了监牢。

期间王产婆一脸冤枉的演着戏,回过神来大声喊着饶命饶命之类的话,显然她也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如求饶来得真诚,她被关进大牢的时候仍然有些难以置信,大夫人呢?大夫人不说保她吗?大夫人在哪里?

“官爷官爷,老婆子求您帮我联系一下编修大人家的大夫人,这是孝敬您吃茶喝酒的。”一锭银子就此被忍痛送了出去,那监官掂量了一下觉得还可以,但他邪恶的笑了一下说道:“你怕是不知道吧,那编修大人府今天可热闹了,将你扭送进来不说,还将大夫人贬到了侍妾的位子,而那异域美人儿倒成了大夫人,你说这是不是因祸得福,你啊,就等着死吧,这点儿银子你留着也没用,也只能从我这里买来这点儿消息,哼。”

监官也觉得这样的产婆简直丧尽天良,贪她的银子心里一点儿负担都没有,反而解气。

王产婆一听,腿一软,趴在地上就开始又哭又笑。果然自己与这盛京犯冲,自己回来的每一件事都有问题,不顺利,本来已经很小心了,结果还是被人察觉,收集了证据,这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

而盛京一个小巷子的房子前有一个身影在拼命的敲门,一个清秀但邋遢的人打着哈欠出来开门,看到是昔日好友,睁大了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

“先别说这个,你老娘被抓了,你快去看看吧。”好友焦急的说。

“什么?我娘被抓了?被谁抓了?”冯全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被衙门大老爷派人抓了,说是犯了事儿。”

“快走。”冯全顾不得没穿好的衣服和单了脚的鞋子疯狂的往衙门跑,因为之前经常被抓,他轻车熟路,这时候倒是门儿清。

他将兜里的几两银子都拿出来给了那监官说想要见一见老娘,那监官催声说着快些就放了人进去。看来不管是什么时代,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冯全快速的转了一圈,找到了角落里憔悴不堪的母亲,立即跪在地上大声哭了出来,大喊道:“娘,娘你怎么样了?儿子不孝竟然才知道。”

“儿,是我儿吗?儿啊~娘苦啊,娘做的事儿被抓住了把柄,那个大夫人都被她家老爷处理了,我怕是难逃一劫了,儿啊,以后你好自为之吧,娘只能陪你到这儿了。”王产婆知道自己这回必然逃不过去了,就开始安排后事了。

“娘,娘你别瞎说,我,我去给你想办法,疏通去。”冯全这时候倒是一个孝子了。

“儿啊,这回娘也看了那证据,时辰地点人物都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只要有心就能够查到,娘设置的那些障眼法逃不过他们的法眼啊,娘后悔啊,娘不该贪啊,全儿,娘这辈子有你这个儿子也知足了,你往后别再不务正业了,好好读书娶个媳妇儿,娘在泉下也有知才能瞑目。”王产婆的罪名很多,一个杀头已经不足以消除民愤了。

大家都说要凌迟了这个恶毒的接生婆,衙门里都是声讨的声音。编修老爷也在现场,他义正言辞的说着大义炳然的话,显然,他对这产婆恨之入骨。

衙门围着看的人群里站着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子,面色苍白且青筋暴露,他就是冯全,由于他本来就不务正业,朋友还都是狐朋狗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找到人帮忙不说,还被人揍了一顿,此时的他听着老百姓们要凌迟自己母亲的时候,他却忍不住了。

“住口,我娘她毕竟也成功接生了几百个孩子,你们怎么如此对待她。”

“你只看到她接生成功的,不成功的都是她害死的,她若是不害人,孩子的亲人怎么会一起状告她,你才住口!”路人甲实在不平。

“你是她儿子才这般说话,若你的孩子被她害死,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样的话。”路人乙怒斥着。

“就是,一看就是一起作案的,他是不是也知道什么,不然这么不把人命当回事,还一直没有悔意,大人大人,这儿是王产婆的儿子,他觉得他娘做的没错。”路人将话题带偏到这般,不过也合李雪的意。

这冯全也是充当一个接客的角色,他也没干净到哪儿去。

于是她买通了几个人将话题引得更高涨,最后青天大老爷只好将冯全也收监查询,果然,在重刑之下冯全受不住全说了,不光他说,他娘也说了,只求给互相一个活路,儿子要保大人,大人要保儿子,着实让大老爷有一丁丁的犹豫。

但这个案件实在太恶劣,造成了盛京城的动荡,不得不严肃处理,所以最后的结果合了大家的心意,那王产婆因为害人不浅,赐车裂,那冯全作为帮凶,赐砍头,三天后行刑。

接到通知的王产婆突然哭的不能自已,自己死也就罢了,还连累了自己的儿子,这是做的什么孽啊,她如何下酒泉看自己的男人,如何对得起冯家。

在最后的三天里,两人互相安慰着相处着,最后一天的时候,冯全一时不察,看到他娘冲着大牢的墙就撞了上去,可是奇怪的是,那墙似乎软得很,他娘只是昏了过去却没有死,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李雪刚刚来过,她变成了墙,刚想看这恶婆娘怎么样,突然见她撞向自己,慌乱了一下将她推了出去,看在外人眼里就是这墙不硬,反而把人都弹出去了,这咋解释。

这天晚上,李雪出现在牢中,将水浇在王产婆的脸上,看到她皱眉起身,她出声了:“王产婆,好久不见。”

“你,你是谁,你犯了死罪?”王产婆认不出李雪很正常,那时候的李雪还是个小娃娃。

“你可记得李府,五夫人,白香玉,雪娘!”每说一个词王产婆就颤抖一下,最后不敢出声了。

“我就是那个婴孩儿,现在我长大了来复仇了,你说你当初杀不死我,现在就让我了结你一家也是划算了,毕竟我不是心软的人呢。”李雪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惩罚恶人,看到她们罪有应得就开心,她不愧是月亮的化身。

“你,你是,你是雪娘?你怎么会记得这些事?”王产婆几乎说不出话,她无法想象一个一岁不到的孩子还能记得事情,这是妖孽吧!

“因为我聪明啊,那个时候看着你我就想笑,因为我看到了你的下场,这是你罪有应得,你该安心,如果你死在我手里,我不会车裂你,我会将你塞进袋子里,窒息而亡,因为当时你就是想让我这么死的呢。”李雪说完哈哈大笑着在王产婆眼前消失了。

消失了!消失了!王产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从自己眼前消失了,是自己在做梦吗?可这梦这么真实......

王产婆真相了,可她再也不能多想了,她的罪责得到应有的惩罚,冯全也因为做恶事被砍头,二人行刑那天,许多被害人的亲人都到了现场,他们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他们行刑,场面刚开始很安静,后来就发现漫天的烂叶子,臭鸡蛋在他们行刑的时刻漫天的飞来,砍头士只好暂停,等一波菜叶子过去后,冯全的头颅被砍了下来,咕噜噜的转到了围观的李雪身边,李雪微微一笑,走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