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白飘飘的转变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51字
  • 2022-04-26 21:02:02

林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暗说这一世,她本来就决定让穆恒自己选择该走的人生,尽量不插手他的人生,自己也就在身边做个朋友之类的,可当真的看到他找女朋友或者伴侣的时候,内心还是酸涩的不行。

林雪觉得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心脏的地方先扎了一下,后来再在那个洞里浇上陈年的酸菜缸浓汁儿,酸的牙齿打颤,这种感觉,真...不爽,自然而然眼神就带着一丝不满。

带着不满看向穆恒,又迅速眨眨眼,仿佛那一刻的不满就是幻觉。

可穆恒哪里注意不到,他本来就因为看到林雪站在自己洞府门口,心头有些突突,身边还跟着白飘飘,虽然自己跟林雪没什么,可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后背都冒了汗呢,尤其是看到林雪那一瞬间的不满,时刻注意她的穆恒,发觉到那一丝不满后,心头似乎也被刺了一下,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更加不喜欢林雪的眼神。

他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的复杂心情,只是觉得更加无法面对林雪了。

不过,看她俏生生地站在洞府门口,是不是有什么要是找自己?一想到这儿,他立即归心似箭,什么都想不到了。

白飘飘也自然注意到了穆恒洞府门口的少女了,她个头比较高,看着倒是年纪不大,可她的皮肤怎么那么好,身形怎么那么苗条挺拔,一双手怎么如此诱人?什么来头?瞬间她就产生了危机感。

可她还没有摸到穆恒的袖子,穆恒就加速朝着洞府走去,她的手只摸到了寂寞,这使得她的心中更加的警惕。

她从没有见到他这么着急,虽然脸上没看到什么表情,但他的身体每一个角落都说明了他的急切。

之间他先一步走到那个女孩儿身边说着什么,表情倒是看清楚了,是很急切的样子,这可是让白飘飘有些皱眉了。

因为他的为人她清楚,如果不是重要的人或事,他的表情都不会有太多的波动的,可眼下竟然是这么隐忍的焦急,白飘飘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她不自觉的将利剑和打量一般的眼光看向林雪。

这么尖锐的眼光,林雪不可能感觉不到,但她现在限制自己的想象,满脑子就是想着生死钵,生死钵,抽奖,抽奖,任务任务,口臭口臭,这么想着,她因为厌恶而静下了心。

再次听到穆恒的问话,也能安静的回答了,只是有些太平静了些。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要问问你生死钵的功能,毕竟我刚拿到手。”林雪的面无表情让穆恒心里就好像冒了风,呼呼的吹,他不懂自己的这种奇怪感觉,但都归结为不好意思。

“那,那你进我洞府,咱们详说吧。”穆恒急着想跟林雪说话,甚至都记不起身边有个白飘飘。

可这时候的白飘飘哪里能够愿意,她一张粉色的脸此刻煞白煞白,她控制不住的皱着眉头说道:“穆恒~你不是答应我带我去你洞府里么?怎么现在有客人?这位是?”

白飘飘的性格是那种有话就问的,但是她自然懂得如何迂回,并不是那么无脑的就问这个小姑娘是不是跟你认识,是不是总跟你接触,是不是你喜欢她?是了,白飘飘肯定不会这么无脑。

你看她说的话,就是有一些小心机的,不过也确实是事实。

刚才两个人确实说的是穆恒给她看一个灵植,这个话题也确实是发生的,林雪也听到了,因为这该死的猫耳!

“白师妹......”穆恒竟然用微微请求的眼神看着白飘飘,白飘飘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她说呢,怎么前一阵子穆恒居然开了窍,跟自己说处处看,好悬没给她乐坏了,可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巴掌,穆恒跟她在一起一个多月了,丝毫没有越矩的样子,对自己从来都是温和有礼,却少了那种喜爱自己的激情。

她丝毫没有感受到被爱,这是什么感觉?是一种朋友之间的相处,没有什么特别,跟两个人平时有什么特别的?没有区别,她也正想找机会说说这事儿呢,不过现在倒是有了危机感了。

先是不顾自己去看那个女子,然后就是哀求自己让自己滚蛋,凭什么?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不过这个小姑娘,她信不过。

所以......

一双眼带着莫名的为难,玫瑰花瓣的嘴唇微微开口:“穆恒,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君子,答应别人的事是一定要完成的,我一直很佩服你这一点,我相信你一定会遵守君子之约,先带我看你说的灵植,对吗?”一身磊落的白飘飘此刻就较上劲儿了,她不想,十分不想这时候走,她觉得走的一定要是林雪,一定。

“穆师叔,既然你有约,那我们就改天再讨论。”说完,微微一笑就走掉了。

虽然她微笑了,可穆恒仍旧觉得她的笑不正常,好像是告别的感觉,他一瞬间想要追上去,可想了想,可追上去说什么,能够说什么,感受着后面白飘飘的低语,穆恒一瞬间后悔了,他是不是不该这么草率地跟白飘飘相处?

可就算后悔,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他现在也是着实有些混乱,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做,低着头,只在洞府的外面给白飘飘看了一眼草药,就说自己的闭关修炼了,白飘飘看着没有精气神儿的穆恒,心中绞痛,穆恒师兄何时这样过?他一直都是骄傲的存在,现在变成这样,实属让人心疼。

白飘飘此刻什么都没有说的看着林雪离去的背影,眼中有着计较。

她本不是这样一个计较的人,可是一旦涉及到自己,她都不清楚自己的嫉妒心竟然也是这样丑陋,她刚才有一瞬间还想着怎么离间两个人的感情,怎么让他们吵架分开,这在以前都不是她的性格能够做出来的事情,或许,是穆恒和情爱改变了她,不过,她觉得自己想的也无错,她不想看到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孩子纠缠不清,所以,她要做什么的。

回到自己洞府的林雪心下酸涩,但再难过,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她这一世并没有想要左右穆恒的人生,她觉得穆恒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接受她给的框架。

所以,当她清晰察觉到白飘飘身上的味道的时候,内心已经逐渐趋于平静。

她从容地甚至是带着微笑走出了洞府,一挥手,洞府的禁制被撤掉,一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看着白飘飘,这个一身傲骨,风姿绝越的女人,就是这个人她说不出什么,如果穆恒要找一个伴侣,也一定要是像她一样的女人。

不要白莲花,不要绿茶,也不要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虽然她对白飘飘了解不多,但能够从她眼神和微动作中判断出来,这个人不屑于使小动作,可林雪这次真是鹰啄了眼睛了,这个白飘飘虽然不是那种人,但在遇到心爱之人的事情上,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

林雪低估了爱情的魔力,低估了一个人可以为了爱人而改变成的样子,即便是丑陋的。

白飘飘逆着光,带着浑身的黑白两种颜色,示威一样的站在那里,浑身带着一股火焰,别问林雪是怎么看出来的,她也是才发现,自己的内饰技能竟然能够看清一个人的气场或者说心情,也是有意思。

不过,现在么。

“你就是林雪?”来者不善!听这口气就知道白飘飘没少听说过自己。

“正是,你就是白师叔?”林雪既然知道白飘飘的来势汹汹,必然不用再表现出多么礼貌。

“好,果然有胆量,不愧是你穆师叔的师侄!”师侄这两个字说的特别的重,林雪听出了这个女人的隐藏意思,她在提醒林雪,不要越矩喜欢上自己的师叔。

本来林雪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可既然这个白飘飘这么说,她不反抗下似乎都对不起自己。

“不急,等我上了筑基期,就不会只是师侄了,有可能跟你一样,是他师妹了。”师妹两个字林雪说的也很重,仿佛在强调只要自己想,身份就不是问题。

“哼,即便是师妹,也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人,穆恒已经跟我承诺,等我到达筑基中期,将会与我举行双修大典,届时他就完完全全是我的人了,至于你,要好自为之,穆恒曾经跟我说过,他只拿你当小侄女儿,当个无聊打发时间的小孩儿,你可要知道自己的地位。”白飘飘带着一股子的傲慢说着这些话,其实大部分是无中生有,她又不是很老道的人,所以轻易地就被林雪看了个透彻。

这个白飘飘大约是第一次做这样挑拨的事儿,没看见她不自觉地瞳孔收缩,手指微微发颤么,显然是说谎的标志,不过林雪不打算拆穿她,可也真真的没想到,爱情能够让一个如此傲慢自尊心强的人变成绿茶婊,真真是大开了眼界。

也许,以往好多年中,没有遇见这样的人,懈怠了,确实,爱情是会让一个优秀的人变得有瑕疵,而且是刻骨铭心的瑕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