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生死钵的秘密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77字
  • 2022-04-25 17:49:20

说起白飘飘,那可是女主角一样的人物。

她的故事很多,但大多数都是她高尚品德的衍生物。

她不是一个白莲花,也不是一个绿茶婊,是真真实实的好人,这一点所有归一派的人都必须承认。

她本身有傲的资本,可她也乐于助人,她做的事出于本心,她修剑道,是个为人正直的人,直爽一点的性格,之前跟穆恒多次接触,在很多年的相处后,白飘飘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内心,开始跟穆恒暗示自己的心意。

其实说暗示,跟明示都快差不多了。

按照白飘飘的性格,能够暗示已经不错了,所以穆恒也很懂得的没有拆穿,但也没有回答就是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对白飘飘有过别的想法。

他对她的想法就是同门派的师兄妹关系,再多也不过就是这个人人品可以,仅此而已,她没有在他心上划过任何痕迹,就如其它人一样,都没有在他的心上留下痕迹。

唯有....林雪......

可如今遇到师父调侃这件事,让穆恒有些别扭,面对林雪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一个师叔像是在对一个师侄有特殊想法一般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害怕,他明明没有那种意思,可为什么当别人说起来的时候,自己会有点心虚。

他回想自己和林雪的相处,真的是从一开始就维护她,从她小姑娘时候起,他就开始保护她,然后就是从秘境回来后,就能够将自己的所有都分享给林雪,丝毫没有任何担心,如此的信任她,本就不正常。

再有看到她长大后,总能突然想到林雪将来会便宜了哪个小伙子这种想法,这是为什么,他不敢想,总觉得这一切好像不太真实,所以他紧着跟白飘飘接触,弄得白飘飘现在一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跟穆恒师兄散步,说话,见面。

而这阵子的林雪也在忙于研究生死钵的秘密,所以没有知道这些小道消息。

此刻的她才吸收完一些混沌元气,此刻正在平心静气地巩固自己的所得,精神的双眼微微睁开,眼中有着愈发的感悟。

白皙的皮肤下是淡淡的粉红色,一双明亮的双眼看起来慵懒又迷人,嘴边的笑容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魅力,可这些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

紧接着,她就拿出了生死钵,开始了研究。

不过研究之前也确实想起了穆恒,是因为穆恒的面子所以自己才能够顺利地收下,所以想了穆恒的好,林雪心中也确实有一些开心。

不过眼下,她最需要做的就是安心的修炼,一定要筑基摆脱修真界低层的地位才好。

虽然她不喜欢等级的这种区别,但既然生活在这种环境中,就要适应环境不是,总不能说一直梗着脖子对抗这个世界的修士们的约定俗成,跟所有人对着干吧,她还没这么愚蠢。

一双纤纤玉手拿出了一个金色的碗,碗里是一个“S”形状的隔板,把碗里的区域一分为二,看着像个太极图标,一边写着生,一边写着死。

就这么看过去就会觉得,生的那边比死的那边更加明亮一些,其余的也看不出什么。

林雪觉得既然要研究,就要自己亲身经历一下。

所以她先去的死的一面,将自己的手指伸进了死的一面,然后注入灵气,身子瞬间被带到死的空间里。

她一进去,就感觉到浑身的禁锢,就好像有无数双手在压着她的身体一般,使得她动不得,走不得,站立在原地的她,总是会想起令自己害怕的事。

她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灵魂消失在这个世间,再也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她一直很努力地存在着,活着,做任务着,可她真的害怕自己就这样离去,什么都留不下。

思维刚刚想到这些,眼前就出现了自己的灵魂,时光变迁,系统陪伴了她很久很久,久到她对一切似乎都失去了兴趣,慢慢地她的心态变得越发平和,更准确的说法是越发老态了,活了太久,她与宋恭鸿即便是遇见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新鲜感,甚至有些不愿意看见,这不是林雪的初衷。

虽然知道,时间会改变一切,可没想到真正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会是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眼睁睁看着自己与宋恭鸿越走越远,看着自己老态龙钟的行为和消极的处事方式,林雪的心开始发凉。

她多么想呐喊出声,可她只能一眼不错地看着,看着,看着自己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最后在地府的同意下,自己灰飞烟灭,再也不存在。

一滴眼泪从眼角边迅速地划过,或许是这滴眼泪不想承认自己的脆弱,也许它经受不住越来越多的泪水的压力,从眼角落了下来,在别人眼里,或许这一滴泪不算什么,可在林雪这里,这一滴泪就代表自己向现实妥协的姿态,亦是她不愿意看见的未来。

这么多她不愿意或者说恐惧看到的事件发生,致使林雪的面部表情开始变得痛苦不堪。

她只能直直地站着哭泣,忽然间身体得到了自由,可她现在哪里想要逃出去,只想着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了?世界怎么了?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当中。

这时的她,脑中还有一丝清明,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因为进了生死钵的死面才会看到这些,可是在是太真实的恐惧效果了,不得不说,她都有些知道红琳为什么出来的时候跟个老疯子似的了。

可现在,她的心中都是害怕和胆怯,平时勇敢张扬的自己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似乎无法站立。

就如此刻的她,内心的脆弱。

她是个人,是个有弱点的灵魂没错,可这些她都要承受,都要适应,爱自己,不仅要爱不好的自己,更要爱有缺点的自己,这才是爱的真谛~

林雪流着泪试着接受这个现实,是了,将来的某一天也许真的会这样,即便害怕恐惧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得接受,难道就因为害怕,这种情况就会因为你的害怕而不出现了吗?

不可能!所以,与其纠结难受,不如把这些难过的情绪变成继续做任务的动力,变成对未来的一种了解,一种心知肚明,在未来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她能够从容面对。

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她想,她要在最短时间内调整心态,因为越呆在死面越久,对自己越影响,不过,身为生死钵的新主人,她是想要征服这个生死钵的,所以,她需要直面自己的恐惧的。

本来生死钵是不会接受她进入的,毕竟无论是生面还是死面都对主人不利,可林雪非要进入,生死钵只能顺从,不过,生死钵明显感觉到林雪内心的恐惧在逐渐减少,她对自己未来的这种恐惧在逐渐的减少,似乎是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想法,这一点,不得不说,林雪表现的尤其出色。

能有多少人在面对自己的心魔的时候能够最终选择保持冷静,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正常,保持冷静?恐怕很少吧,所以这一点来说,生死钵还是很佩服这个主人的,如果生死钵有灵智的话,那么他是一定会这么想的。

现在的生死钵已经被林雪沾染上一点点混沌元气了,灵智处于一种朦胧状态,似有似无。

也许,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因为接触多了林雪身上的混沌元气,它也会生出灵智来,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现在的它,只能知道,自己的主人从死面挣扎出来了,身体从生死钵里出去的一瞬间,生死钵的碗似乎颤抖了一下,就好像在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现在的林雪彻底研究到了生和死面的区别了,生的一面关活物,至于别的功能暂时没发现,死的一面绝对是煎熬,能显现出让一个人最恐惧的画面,熬过去了,就是熬过了心魔,熬不过去就有可能疯魔,所以称为“死”。

系统这个时候适时的开口:宿主,生死钵的秘密你参透了50%,可以得到一半的奖励。

林雪:什么?50%?一半的秘密?生死钵还有什么功能?

系统:这个佛曰不能说,只能你自己探索。所以目前来说,你是想要得到30万功德值呢还是继续努力研究生死钵的所有秘密?

林雪:奖励不急,我先研究,我就不信了。

于是,林雪准备先找到穆恒打探一下,如果他知道,省事儿了,如果他不知道,那就自己再研究。

想好的林雪兴高采烈地跑到穆恒的洞府前,说明了来意,可里面鸦雀无声,她歪了歪头,觉得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穆恒出任务去了?刚准备往回走,却看到了让她心中酸涩的一幕。

夕阳下,一对璧人相携走来,他们肩并肩,互相说这话,虽然看起来都是那位女子在说,男子在听,可还是让林雪心中酸涩,尤其是刚从心魔看过这类似的情景后。

不过,林雪慢慢冷静下来,她的心绪没有时间想太多情情爱爱,她只想做完任务再说别的,更何况他们之间有过好几世的生死相守,她应该知足的不是么,可为什么心还是有些酸涩难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