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接连突破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17字
  • 2022-04-11 23:05:30

红琳脖子边上的东西赫然是一个很熟悉的东西,是这个门派里每个人都有的一只飞剑,可就是这么普通的东西成为了红琳的最后结局。

“林雪胜出!”筑基主管一声嘹亮的嗓门,让大家如梦初醒。

看向红绫的旁边,那个慢慢显形的林雪,大家惊讶的同时,都在鼓掌。

“师妹好样的!”

“师妹真厉害!”

“师妹怎么做到的?”

“就是就是,怎么还能看不见呢?”

“多谢诸位的掌声,我刚才的隐身也是我最近研究出来的一个能力,就是用水包裹住身体才能隐身,这项能力告诉大家了,大家可以自己练习一下,等到将来遇到危险的时候,希望咱们门派的人都能够存活。”一番话加上一个甜美的微笑,简直无懈可击。

“师妹大义啊!”

“师妹大义,我等佩服。”

暗说一般这种技能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完全可以随便说一说糊弄过去,林雪却为了大家想的姿态告诉了大家这些秘诀,让大家真心实意的为她鼓掌。

红琳不可思议地看着脖子边上的飞剑,一种不服气,愤怒的情绪占了上风。

“你耍赖!”红琳大声吼道。

“我用我自己的能力,怎么会耍赖,你看不到正是说明你自己能力不济,连自己的生死钵都到了对方手里,我要是你绝对不会在这里继续耽误下去,毕竟只有修炼才是最实在的东西!”

说完,林雪跟大家点头挥手的,走到半路,将手里的生死钵晃了晃,告诉红琳:“今天或者明天物归原主。”

林雪说的物归原主可不是还给红琳,她是要还给掌门长须真君的,虽然长须真君可能会生气,但林雪是谁,她可是具体研究过心理学的人,而且还有福尔摩斯技能,看穿一个人或者一个修士绝对不难,不过她是一定要先发制人的。

她快速地到了崎岖峰,说明了来意,让人禀报掌门,说生死钵在自己这里,现在要物归原主。

只这一句话,就让长须真君出洞府见了这小娃一面。

第一眼,林雪就被长须真君的一身正气给震撼到了,而长须真君也被这个小娃娃给逗乐了。

只见林雪一本正经地拿着金钵等候在洞府外,恭恭敬敬地跟长须真君行个礼,说明了来意。

“师尊好,我是清风真人的小徒弟林雪,进入门派才一年多,相信师尊应该记得我,今日来,不为别的,是要将这个生死钵还给师尊。”林雪简单明了的说明了来意。

可长须真君却好奇了,“你怎么会有生死钵?”

“回师尊,我到底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红琳,让她紧追不舍地要求跟我比武,我拗不过她,只好跟她去了比武台,签下了生死状,只因为我赢了她一步,她便拿出了生死钵要将我装进去,我只能更加疑惑,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才能让她一个20多岁的师叔对一个五岁的师侄用出这个对待敌人的法宝,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才想起来,可能是因为任务堂的那件事。”

林雪看了眼认真听着的长须真君,心中佩服,自己徒弟被抢了法宝,他还很有耐心的听她说话。

林雪继续讲:“我之前接了猎杀妖风狼的任务,去魔幻森林做任务,回程的时候遇到了穆恒师叔一队,就跟着回了门派,在交任务的时候,红琳师叔在我耳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当时气不过,回怼了几句,让她丢了人,所以我猜她可能因此怀恨在心,所以才会找我切磋,才会对我使用出灵力溃散的那个药粉,想让我灵力溃散,我将金钵物归原主只是想避开红师叔,因为她对我的敌意太大了,师尊明鉴。”

“哦?竟有此事?我会查明真相,还每个人公道,你且回去吧,我记得你,林雪。”长须真君摸了摸自己常常的胡须,内心感叹,没想到,自己的徒儿竟然这么欺负一个女娃,这女娃才五岁,红琳真是不像话,自己一定要查一查真相究竟是什么。

等到红琳找到自己师父哭诉的时候,长须真君听着红琳说的那些跟林雪完全不同的话语,看着红琳不透明的眼神,心中生疑,不动声色地跟暗处使了一个眼神,那暗处的影子就出去查探去了。

“红琳,真相如何为师会去查清楚,这期间你且哪里也不要去,等着我的传唤。”掌门说完话,红琳心中一个咯噔,什么情况,以前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会这样?

待到后来她才知道,林雪来过,她顿时更加的愤恨了,可想着如果师父查到真相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带着不甘心睡着了。

她的不甘心在第三天得到了回应,回应她的是师父的怒其不争。

“你究竟因为什么跟林雪过不去,非要致她于死地?我们是一个门派里的,况且你还是师叔,对待小辈如此狠毒?你药粉是这么用的?你生死钵是这么用的?我是这么教你的?善妒狠毒,不爱惜同门,违背师父意思,你犯了多少错?你可知?”

掌门长须真君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软了软口气,看着抹泪的红琳耐心地教导:“红琳,你是我的徒儿,无需羡慕嫉别人,以前知道你喜欢你师兄,我并没有阻止,如果穆恒也喜欢你,我愿意为你们成婚,可据我所知,穆恒对你并没有那种意思,你为何执迷不悟?如果你有能耐,你自己拿下穆恒,而不是对穆恒喜欢的孩子下手,实在不堪!不要让为师对你失望!”

掌门真君甩袖要走,红琳立即扑上去抱住师父的衣服开哭:“师父,师父啊,徒儿,徒儿知错了,徒儿只是太喜欢太爱师兄了,呜呜呜呜呜~”

“那你就自己靠自己的力量争取,你今天练气大圆满还比不过练气五层的小丫头,为师要关你禁闭两年,这两年里你好好修炼,争取突破筑基!”掌门真君说完话,摇着头走了。

红琳看着师父摇头的背影,心中升起了恐慌和愤恨,这种恐慌最后转化为对林雪的恨意,此刻的林雪堪堪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

她还真是在想了,谁在骂我!

不去顾那些,经此一事,林雪得到了一个自由通行在崎岖峰的令牌,这令牌往常只有崎岖峰的弟子能够拥有,如今也算是补偿吧,知道了林雪总来崎岖峰,所以给予方便。

拿到令牌,正面是崎岖峰三个大字,后面则是林雪的名字和小像,画的还挺像,还是凹凸版的,蛮有意思的。

不过林雪马上就跑题了,她想着如果一个人改变了相貌,这个令牌也会改变吗?哈哈

来到了十分陡峭的瀑布边上,向下看去,果然陡峭异常,跃到那块大石上,再次撤掉灵力,瀑布的水瞬间打湿林雪的衣服,好在她穿的是防水的衣服,不禁感叹,这一路走来都是这件衣服能够保她不被淋湿,不那么狼狈。

这回也还是一样,大量的水顺着她的衣服流下,在阳光的照射下,她浑身的水滴就好像浑身的钻石在闪烁,刹是吸引人,她心无旁骛,身边还有水龙作为陪伴和侍卫,她只安心打坐修炼就可以。

在这种炼体的环境下修炼,似乎比平时更加有进展。

人的身体本来就是需要内外呼应,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修士先打坐修炼好几年,然后在突破之后,快速地去各种险地历练,目的就是为了巩固自身的条件。

这也简单,炼体就可以了,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修炼打坐,得到了效果太明显了,稳步增长,也就这一个月的时间,林雪的练气五层都要满溢了,没过几天,林雪就在瀑布底下突破了,再次在短时间内突破到练气六层。

突破后的林雪想着,这瀑布是个好地方,灵气也足,炼体也彻底,更何况自己还要令牌,所以,无人知道林雪是在瀑布下面度过了好几年的时间。

等到林雪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是练气七层的样子了,她从能够在瀑布底下待上两个时辰,到现在的一整天,可以说飞快的进步了。

直到这个瀑布再也不能够帮助林雪达到炼体的要求后,林雪才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而这个时候,穆恒也从秘境历练回来了,回来后,他也突破了一个境界,到达了筑基二层的修为,这几年他在秘境里历练的十分辛苦,但由于他本身气运不错,所以收获也很好,常常能够在绝境苦尽甘来,有时候跟着他的人都或多或少会得到一些收获,因此,跟着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他就好像一个大元宝,跟着他走准没错,不过若是有人对他有贪念,想要坑害他,要么被他绝杀,要么就会很倒霉,所以知情人士一般不会打他的主意。

不过他的收获不止是一些灵植之类的,他还得到了秘境主人的传承,学习到了一些符纸的制作,都是一些很古老的符,十分的有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