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生死钵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40字
  • 2022-04-11 21:02:04

林雪装作很难受的样子,艰难地抬头问红琳这是什么味道,红琳看到林雪的惨样,好笑的说:“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我特意为你量身定做的药粉,怎么样,滋味儿不错吧,这种药粉绝对会让你印象深刻,你的灵气会被渐渐分解,哈哈哈哈~”

看着红琳得意傲慢的表情,林雪心下冷笑,想象着她一会儿可以看表情变化了。

红琳眼睛眯得长长的,心中很是自得,接下来她就用这把扇子开始做出了扇的动作,那猛烈的扇扇子动作,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女人,倒像个将要将腰膀都甩出去的男人,可见得用出来的力气有多大。

林雪想着,如果是一般人,在灵力渐渐消失或者用不出来的时候,再被这扇子给一扇,要么是被扇到比武台的保护罩上,然后跌下来;要么是被扇得衣服都裂开,丢人现眼,可见这个红琳是多么恶毒的心了。

不过,这一切对于林雪来说,还是可以应付的。

首先她并没有中那些让灵力消失的药粉,其次对付这种扇子,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土技能,做一个将自己保护起来的堡垒,然后同时用土刺术去攻击红琳,让她打乱动作,再将她扇子给毁掉。

林雪不是没想过将她扇子给抢走,毕竟看起来还挺好用的,不过想着红琳的为人,就有一种毁掉她所有物的感觉,她用过的东西,林雪实在不想要,说不定沾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雪虽然是毒王,但这个世界的植物对于她来说还是陌生的,可以溃散灵力的植物,她都没见过,所以还是有一些知识匮乏,以后一定看看系统里有没有修仙界的灵植或者植物书籍......

林雪抢先一步的将土之堡垒迅速搭建,然后用土刺去攻击红琳,这一瞬间的反应如此敏捷,倒是引起了那个筑基主管的关注。

这个筑基期的主管一脸的沧桑,明显是经历过很多事的人,但他的资质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一生最多就是金丹,所以他的眉头中间都是深深的皱纹,不过此刻的他眼神微闪,因为他注意到这个叫林雪的,有些意思。

她竟然能够同时用出土盾术和土刺术,要知道练气期五层的弟子,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不太可能会同时用出两个法术,而且还是同时,她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她竟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反应过来,实在不简单,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么?门派里这一批的孩子还真的挺厉害的。

有个红岩单灵根孩子,修炼速度惊人,虽说脾气有些暴躁,但也因为是火灵根的原因;还有个叫灵风的,在水灵根上颇有造诣,已经可以用水疗术治愈伤口了,而这个林雪三灵根,金木土灵根,能够同时用出两种法术,这在关键时刻可是杀手锏啊!

管事摇摇头,唉,老了老了,让小一辈这么超越喽。

比武台上红琳惊讶地看着林雪的土盾一层层的覆盖,林雪压根没有受到狂风的影响,而自己则被突然冒出地面的土刺给扎破了手臂,看着流着血的手臂,一股难以置信的感觉油然而生,她不管不顾地一边躲避一边喊:“你骗我!”

“师叔说的好笑,我骗你什么了,你用药粉毒害我,让我不能用灵力,然后又用扇子扇我,想让我一个没有灵力的人受伤,丢尽脸面,而我只是问你这是什么药粉而已,我说什么了么?”林雪年纪小小的,说的话倒是很正派。

底下围观的弟子们都点头,确实,他们都听着呢,这个红琳不仅没有一点儿师叔的样子,还用这么恶毒的药粉去害同门派的小辈,简直可笑,可恨。

所以他们在底下都暗暗为林雪助威,都希望红琳下手能轻一些,虽然刚才林雪防御加攻击都用出来了,但他们还是潜意识里觉得一个练气五层的小孩子是一定比不过练气大圆满的红琳的。

不过接下来的一切,似乎让他们觉得眼睛花了。

只见,红琳在土刺的攻击下有些狼狈,但她依旧有机会用出扇子,这时,一条红色的丝带,迅速地就飞到扇子后方,然后一个缠绕,就好像动物世界里,蛇缠绕老鼠一样,用出能够将一切绞碎的力量,将那把扇子搅扰的几乎坚持不住。

扇子在颤抖,红琳也在心里尖叫,怎么可以,这林雪怎么敢!

她用出火球术试图将那红绫烧断,可这个红绫可是冰山蚕丝制成,红琳也是病急乱投医,当想起来这红绫质地的时候,脸色刷一下的变白了。

冰山的冰蚕吐出来的丝一定是坚韧无比且不惧一般火焰的,她的火球术压根一点作用都没有,还想要烧断它,天方夜谭!

林雪没有浪费一丝一毫时间,她一直在控制红绫去弄坏那个扇子,而且是无法复原的那种破坏,可嘴里还委屈上了:“师叔,真不好意思,这红绫我也是才拿到手的,真的不好控制,我还小,一不小心将你的法宝弄坏了,你,不会怪我的吧,毕竟你是我师叔丫!”

本来红琳的扇子被林雪的红绫弄地快要弄折了,大家们心中似乎有种难以置信和感同身受,他们想若是自己的法宝坏掉了,该是多么难过,所以,他们本来心中有些不舒服的,可林雪的话让他们重新审视了一下心态,觉得看事情不能看表面,也许就是这个林雪太小,刚得到的法宝没法掌握力度呢......

不得不说,到了什么世界,大家都会可怜最弱者,而不是先去看孰是孰非,林雪很聪明的知道人类的特性,所以才会针对性的说出那些话去误导大家,没办法,同情弱者就是人类的本性。

林雪想,你看我多慈悲,多为大家着想,不想他们被红琳这个恶毒女影响了判断!

台上,红琳看着自己心爱的法宝扇子被折断成好几段,已经无法修复的时候,眼睛里的血丝简直要冒出来,她大声的吼了一声:“我要杀了你!”

虽然说比武台上生死不论,但还真没有几个人随意残杀同门师兄弟的,可这时候的红琳本来就对林雪心生嫉妒不满,现在又被毁掉了自己喜爱的法宝,双重事情之下,她已经不止想要惩罚林雪了,她想杀死林雪。

林雪摇摇头,她早就在红琳眼睛里看到了那一抹血色,知道了,她动了杀心。

这下,她也不得不更加认真小心了,这个红琳作为掌门弟子,肯定有不少的绝招,她要小心。

果然,下一刻,一个法宝再次出现在大家的眼里,竟然是高品阶的法宝。

不用想,这个肯定是她师父给她的。

这个法宝是一个钵,这个钵像一个碗,但识货的人,说出了它的用途。

林雪此刻十分的感谢那个说出作用的人,那人在下面小声说:“这个金钵是掌门原来的所有物,是用来收取各种东西的,包括人,可被吸进去后的结果不一定是死是活,这个金钵又叫做生死钵,颇有些惩罚赌博的成分。”

林雪想着,一定要想办法避开,如果实在避不开,那么就装备一个狗屎运技能,相信她可以得到不惨的结局。

不过,那是最后不是办法的办法,希望不要到那个地步。

所谓先发制人,林雪决定再次使用自己的近身搏斗能力,玄龙诀的内容早就在脑海里滚瓜烂熟,她想用玄龙诀的天人合一让红琳看不到自己,不过要做一个假象。

于是,在红琳准备攻击用生死钵吸了林雪的时候,林雪看着好像用出了好几个水盾将自己包在了里面,红琳看到这一幕,冷然一笑,这么做根本没有用,受死吧!

生死钵被红琳注入了灵力,不过由于生死钵是高阶的法宝,所以她的灵力只能坚持五盏茶的功夫,也就是五分钟,趁着这段时间让那林雪被吸进去,就没问题了。

于是,红琳一手举着生死钵,一手紧张地握着,成败在此一举了。

她就不信,这个林雪......

阳光的照耀下,水盾渐渐散去,红琳发现水盾里面什么都没有!林雪呢?林雪去了哪里?

她到底在哪里?比武台也就这般大小,她去哪里了?

台下的弟子们都惊声连连,他们也同样看不到这个林雪,她去了哪里?

筑基管事看得好好的,突然间没有了一个人,他立即走了过去查看,他从左边看到右边,又从上面看到下面,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都看过去了,还是没有看到,真真是奇了怪了。

伸手触摸保护罩,发现保护罩也没有变动,说明人还在里面,除非她有撕裂空间的能力,可她并没有空间灵根呢?怎么回事?

正在大家思考的时候,红琳的手被一条红绫缠住,瞬间往身后掰去,生死钵随之翻滚,没有了灵力的注入,生死钵躺在地上,什么反应都没有,刚才发出的金光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金钵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后红琳发现脖子边多了一个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