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编修家事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37字
  • 2021-06-11 16:29:00

王产婆几乎被盛京的唾沫星子淹死,走到哪里哪里都有人认识她,却把她的事迹说的清清楚楚就好像亲眼见到过一般,等她某一次从一个说书的茶馆走过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说书老头!

她忍着气等着这老头说完书,跟着他来到巷子里就拽住了他的衣襟,低声的问:“是谁让你说我王产婆的事情的?这些事你绝对不是亲眼见到的!”

“王产婆,你如今如过街老鼠,早就应该躲起来,还敢上街挟持别人,你儿子吃喝嫖赌,你不务正业,你们一家子奇葩。没错,是有人提供的文段让我来说书,可那人你可安心吧,你惹不起!你怕是得罪了人还不自知呢,好好想想吧!”说书老头轻蔑的看着王产婆,冷笑着走掉了,只余下王产婆在原地沉思。

若说她十年前得罪的人自然是很多,可近来,她唯一得罪的就是礼部尚书家的人,这件事究竟是他们老爷做的,还是三夫人亦或是四夫人,那日以后,四夫人将她叫过去给了几个巴掌后就将她撵出了府邸,按说她不应该大肆宣扬,毕竟她也怕泄露。

哎!究竟是谁,即便知道,自己不像以前认识很多贵人,现在的她确实什么能力也没有,何况一件成功的事情都没做出来,谁人可以帮自己?答案很明显,这个时候,她倒是有些羡慕那些正正经经做接生婆的人了,起码不用担心将来遇到事情会没有人帮忙。

她是接生过很多孩儿,可她也害过很多条生命,她是被铜钱迷昏了眼,可这一步错步步错,她再也不能回头,这一次,她悄声去了正八品编修官老爷家,这样不会太引人注目,虽然挣的钱少,但毕竟安全,她得保持低调。

可她不知道她的行踪有一个人确确实实的看得清清楚楚呢。李雪察觉到冯全一动不动的在他自己家,而王产婆可是去了盛京编修官老爷住的地方,这位老爷姓何,名世鑫。为人古板刻薄,可就这样的他还在做宠妾灭妻的行为。

大概在一年前,他不知从哪里娶来了一位异族女子,这位女子高鼻梁大眼睛,一头的波浪卷,身姿傲人的很,性格爽快泼辣,竟然将这古板刻薄的编修老爷给迷得不要不要的,那不管首饰衣服多少银两,都砸了下去,有时候就为了博美人一笑。

而他的大夫人看到如此情景也生气过,愤怒过,挣扎过,也质问过老爷为何要做的这么明显,得到的是老爷不耐烦且厌恶的眼神,大夫人永远也忘不掉那厌恶的眼神,常常做梦都梦到老爷要休了她,所以她闹,她作,她竟也从温柔谦和转变为泼辣,可她的泼辣就被说成是泼妇,人家二夫人异族女子的泼辣就是真性情,搁谁身上谁受得住。

没错,逼到极点的大夫人想要自杀,幸亏被发现了,结果夫妻关系再次变差,大夫人那里已然变成了冷宫,这编修老爷独宠这位异族女子,那异族女子也是可怜大夫人,却选择了闭嘴不谈,有时候看着老爷这么爱自己,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她们那里是一夫一妻制,哪里有宋治朝这般一夫多妻制度,可眼下自己在这里无法生存,只能依附这老爷,便也不去计较了,其它的她没法管。

以至于在外人眼里,总是瞧不起这样的男子的,自己的结发妻子不顾,只管和小妾亲亲我我,所以他这辈子再难往上走了,顶天是八品官。

这样的府邸,王婆子去是干什么呢?如果是除掉孩子的老本行,那么必然是有人怀孕了,照情形看,必然是那个小妾怀孕了,不可能是大夫人,那么肯定就是大夫人请的王产婆了,别无他想,真是作孽。

这大夫人可怜却也不必这般去做,当然,李雪又想了,如果是搁在21世纪,那么这么做的原配夫人肯定是有的,却是被大家赞成或者理解的,可这搁到古代却是不成的,毕竟妾也是被法律允许的,这万恶的古代制度啊。

不想那么多,既然这王产婆去编修府邸,那么她也去,今晚就行动,目的地,编修府邸!

一个编修,没有那么多俸禄,没有那么多事儿,地道直接开到他家地底下,由于地方不大,李雪打通了所有房间,装上土电话,挨个监听,只见她翘着二郎腿躺在地道里的大床上,心情甭提多悠闲了,她既可以一边修炼寻龙诀,又可以监听这些人的计划,事半功倍。

听着听着,李雪坐了起来,只因王婆子和大夫人见面了,她们在小声的说着话。

“大夫人,眼下那狐狸精怀了孕,可是一个铲除两人的好机会,你请我来绝对没有请错,上次那种睡着的传言您不必信,是有人陷害我,这次您只要点头同意,我必使出浑身解数帮你赢回你家老爷的心,让你从此不必再被此事烦扰。”王婆子倒是有一副好口才。

听得这话的大夫人刚开始还有些犹豫,可后来被王产婆的一番说辞打动了,是啊,凭什么她就被人嘲笑,凭什么她一个大夫人要被一个小妾压着,除了这个小妾,他是不是就会回心转意了呢?

“好,这事交给你,办好了我可重重有赏。”大夫人眼神坚定的看着王产婆。

那王产婆连着气儿的说着好话,将大夫人说的红光满面的,似乎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这也是一个可怜人。

不过老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可怜,难道被她算计的小妾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可怜?她最应该怪罪的是那个将这异族女子半骗回家的老爷,是那个宠妾灭妻的人,那名异族女子从来也没害过大夫人,孩子更是无辜的,这样做的大夫人与杀手有何异?

这个王婆子看来是留不得了,以前是想要与她游戏,看她如何做困兽,现在李雪觉得时机到了,这王产婆必定要因为这件事情被除掉,她心中有了主意。

此刻系统又冒出了头:“白雪小姐,目前有个分支任务,计谋杀掉王产婆,也就是借刀杀人,是否接任务?完成有100功德奖励,未完成扣除50功德。”

“接。”李雪毫不犹豫,正好她想借刀杀人,毕竟她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李雪现在学习了第一页的制符书,定身符已然画的很好了,下一个符是交换符,第三页是真话符,第四页是生子符,第五页是寻找符,这些符纸她都想学,不过眼下这个交换符,她倒是可以用得上,真话符实在不行就购买,这次都能用得上。

话说,这王产婆来到府邸后,开始各种施展,首先是将这大夫人打扮的年轻了十岁,然后让其画老爷的画像贴在墙上,而后引来老爷观看,此举不得不说有那么一丁丁的效用。

老爷似乎想起了二人的从前,觉得多多少少有点儿愧疚,可也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后那王产婆便教会大夫人什么叫隐忍,只有表现的大度才能一点点得到老爷的心,大夫人半信半疑的试了一两次,果然,老爷对她变得稍微宽容了些,自此后那王产婆更吃得香了。

期间,王产婆对那小妾用了药,想当然的,这些药在李雪这里都被替换掉了,成了上好的安胎药,那小妾和她的婴孩健康茁壮成长着。

有孕之身不便伺候老爷,这期间大夫人确实有机会,所以,她着急的问王产婆:“药给那小妾下了吗?这期间老爷可能来我这里?”

“放心大夫人,王产婆我下药技术一流,已经下了几天了,再过几天就能见分晓,编修老爷近期肯定会到您这里,只要您表现的关心那小妾,对她大度,给她补品,不怕老爷不怜惜你。大夫人,此刻可不能功亏一篑啊!”一句话点醒了大夫人,是啊,她刚才想左了。

现在的大夫人在王产婆的“调教”下越发美丽动人,越发温柔贤惠了,老爷也渐渐找回了两人当初的感觉,不久后成就好事,大夫人再度回归众人的视野。

大夫人现在是对王产婆愈发的亲切了,毕竟王产婆对她说的话大部分给她带来的好处很多,所以现在的王产婆还有个小丫鬟呢。

李雪想,且让她逍遥一阵子,过不久,这王产婆爬的越高,摔得越重,那才叫真正的有意思呢!

李雪已经采集了王产婆从外面购买慢性毒药的证据,暂且收集着,看看这王产婆最后能够做到什么地步,期间的证据包括人证物证李雪尽量的收集,就等着收集好后,某一天,再顺手交给一个叫做父母官的人手里,这样,她也不算越俎代庖的管了这些事,就让古代的执法者去做这些事吧,她这招就叫做借刀杀人。

她再看不得一个孩子因为王产婆而受伤害或者死去,这样她的心都会受损,她承认自己善良,可她也是有原则的善良,从来不会乱善良,从来不会不该善良的时候善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