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果然上钩了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16字
  • 2021-06-10 12:30:28

李雪本想着如果李展和李芙蓉真的上钩,只要她们不作出最后一步,她都会原谅她们,是她的错,她将人性想象的很好,她将悔过想的如此简单,以至于达到现在的程度。

只见李芙蓉李大小姐俨然一身正气的带着她的哥哥和李嬷嬷堵在李老爷书房门口,故意用最大的声音说:“爹,女儿有要是禀告!”还卖关子。

李雪扶着她娘慢悠悠的出现,其实是李雪想看热闹。

书房里传出了李老爷的声音:“什么事?”

“女儿请爹睁大双眼,好好看看您现在的大夫人,因为她做出的事情简直恶心!”李雪眯着眼看着李芙蓉激昂的样子,心里的小算盘开始算了起来,究竟这李芙蓉会欠自己多少。

果然,李老爷听到这话赶紧从书房内打开了门,看到所有人都在,便让大家一起进去。这李芙蓉和李展不愧是亲兄妹,连嘴边得逞的冷笑的弧度都一模一样。

二人抢先无礼地带着李嬷嬷走了进去,随后李雪和大夫人白香玉也走了进去,书房门一关,家庭批斗会正式开始。

李老爷首先开口道:“蓉儿,展儿,你们已经犯过一次很大的错误了,这次又有事情要说,还是关于你们的母亲的,你们是否知道,如果传了出去,你们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的不孝之子,又有哪家人家想要你们做亲戚?”言下之意,他们最好别再犯错误,否则一个不孝的大帽子扣下来,他们以后就嫁不出去也娶不了媳妇儿了。

可二人似乎铁了心,他们胸有成竹的说:“爹爹请听我们说。”

李雪搓了搓胳膊,觉得他们就好像上一世自己看的新白娘子传奇里那个最初版本,一言不合就要唱起来......

“爹爹,这次我们真的没有无理取闹,是我们发现了关于大夫人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她偷人!”

“住口!小小年纪说话如此低劣,成何体统,为父是这么教你的吗?”李老爷很生气,他为何对白香玉这么信任不仅仅是因为爱情,还因为他几乎天天歇在白香玉房里,她哪有的时间和精力去偷人?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所以,他根本不相信。

“爹,此事千真万确,这里有证据。”说着,李芙蓉拿出了一张手帕,帕子上面绣着一首脍炙人口的情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爹,起初我们也不相信,可看着这情诗明显是大夫人的绣法,府中只有大夫人能用这样的锦帕,只有大夫人会湘绣,所以,我们开始怀疑。”李展开始了推理模式。

“于是,我们跟府中人打听,就找到了李嬷嬷,是她发现了有一个男人竟然跟大夫人接触,所以才告诉的我们,我们也是不想爹爹被人蒙蔽!”李展似乎肚子里有跟棍儿。

“所以爹,我们是觉得如果事情发展下去,还不知道会让李府多么丢人呢。”李芙蓉说话是真难听啊,李雪手心有点儿痒痒,敢欺负老娘的娘,等会儿让你脸蛋子被扇飞出去。

“我自问对你们还算不错,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于我,想我白香玉在你们眼里是那么不堪吗?对自己的母亲都没有一点孝顺之心,亲近之意,信任之心,原先并不想告诉你们,现在倒是不得不了。”白香玉似乎下定了决心。

“你们的母亲温良欣,残害李府未出世的孩子,包括李雪,当时李雪命大活了过来,后来才知道你们的母亲竟然要产婆杀死我和雪娘,很可惜,产婆没有完成任务逃走了,现在在盛京苟延残喘的活着也是雪娘的要求,且你们的生母还买通杀手准备杀了我们,三番五次的派人手生怕不能够杀了我们一般,就这样的生母,你们有什么想法?”白香玉说的清清楚楚。

“我不信,你不要狡辩,我们在说你偷人的事情。人证物证聚在,你要是不承认,我就去报官!”李芙蓉似乎有些抓狂,她没有想到白香玉会说出这样的事情。简直超出他们的认知,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生母总是对他们很温柔,告诉他们要爱爹爹,从来没有表现出这些恶毒的一面,他们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们,不过我这里也有人证物证。”

“什么人证?”李展眯着眼问道。

“不着急,先说说你们说我的事情,老爷,你可看好了,这两个孩子丝毫没有悔过之心,还冤枉于我,你们看好了,你们手里的帕子是我和老爷的定情信物,第一,谁会把定情信物来回转送?第二,这物证是我特意提供出来的证据,希望你们用着满意。”白香玉在这一刻闪闪发光,李雪想着,母亲有当女神女王的潜质啊!

“没错,李芙蓉,李展,这次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可想好了,这件事你们有没有亲眼看到,如果你们确实有亲眼看到你们母亲与别人在一起,你们就详细说说,如果没有那么就证明你们还是没有悔改,你们的母亲当年作恶多端,为人所不齿,我没想延续到你们身上,可现在......”

“父亲,父亲,我们我们说的是真话啊,李嬷嬷,李嬷嬷是证人,你问问她,问问她就知道了。即便没有定情信物,那李嬷嬷看见了也证明白香玉偷人的。”李芙蓉心急的将李嬷嬷拽来拽去的。

“你倒是说说你亲眼所见大夫人偷人?”李老爷的声音里带着威胁。

“老爷,大夫人,嬷嬷我人微言轻,但我也要说句公道话。”李芙蓉还在沾沾自喜,这李嬷嬷是他们的王牌,这下子大夫人就算没有定情信物那件事儿,也会被扣上一个不守妇道的名声,倒也值,至于自己的生母为人怎么样,现在不想相信也没时间理会。

“我原是原大夫人温良欣的嬷嬷,在她手下我见多了死亡,不是丫鬟小厮犯错被打了板子,就是哪位夫人的孩子被害死,就唯独在大夫人和二小姐那里碰了壁,原大夫人恼羞成怒,不停的找杀手想要除掉他们母女二人,然终究没有逃过天命。在此,我一定要说句公道话,现在的大夫人确实是一个温恭善良的表率,女德女戒没有一样不遵守的,偷人的事情是万万没有的。”李嬷嬷说完就躲开了李芙蓉的鹰抓功。

李嬷嬷知道现在这般反水一定会被记恨,不过她怎么会怕两个毫无势力的小孩子呢,于是,她跪的很直很直,因为直到此刻,她才清楚的感受到什么是问心无愧了,她做了那么多错事,每当睡觉的时候总是觉得那些冤魂在缠着她让她不能安心入睡。

也是,直到现在她才彻底的醒悟,以前的助纣为虐是多么愚蠢,多么损阴德的行为,现在的洗白白感觉很棒。

“听到没有!你们两个孽子!生你们出来就是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处理事情的?这次是我们给你们的一个考验,你们很遗憾的没有通过,如今你们继续禁足,从嫡子嫡女除名变为庶子庶女记在死去的三夫人名下,走吧!”下人们立刻见风使舵的将李展和哀嚎中的李芙蓉带了下去关了起来。

这下子,李府再没有扰人清梦的事情了。下人们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李老爷生起气来整个府里都不得大喘气,这回两个孽子被关起来了,真是松了一口气,这两个挑事儿精。

李雪还没过瘾呢,刚才谁骂老娘的娘的?李雪这暴脾气,她找到李芙蓉,进了屋,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个狠狠的巴掌,作为一个武者,这一巴掌跟大铁锤捶在她脸上一样,登时眼前都模糊了。

李雪还想扇,可这李芙蓉跟个弱鸡一般,她就笑了:“我的庶姐,这一巴掌滋味儿怎样?不怕告诉你,这个测试你们的计谋是我出的,哈哈哈哈,你们竟然直接上钩也真够愚蠢的,我还说你跟王麻子,街上的臭乞丐有一腿呢,你觉得冤不冤枉?”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贱人!贱人贱人!你就见不得我们好!你这个贱人!啊!哦!呃!”对于这种人李雪就是相信拳头下面出孝女,她都不用她孝顺,但是要求一定是让她害怕为主。

在她的虎拳下,没有人能够说得出超过啊哦呃这三个字的能力!姐就是这么霸气。

“这么样?还是不服的话,我告诉你,你和你哥的将来掌握在我和我娘的手里,哼,就你们这样的我都怕脏了自己的手,我就是瞧不起你们,瞧不起你们这种心理扭曲的人,明明可以活得很好很潇洒很善良却非要作孽,做出那些坏事,你们良心可还舒服?”李雪真的不喜欢这样的人。

同样的,她二话没说,到了李展房中也是给了他几下子心中才舒服了。不得不说,在古代,就是没那么多限制,这要是在现在21社会,谁先动手谁责任,在这儿,谁不动手谁挨揍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