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惩罚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50字
  • 2022-03-08 15:00:59

所谓自作孽不可为,人在做,天在看!

苦心人天不负,坏心人天恒罚之。

天罚,不一定是要打雷劈脑袋或者有什么灾难,让你做事不幸运之类的。

也可以是派人来惩罚,例如蓝雪用的寿终正寝系统。

表面上看这个系统是一个奖励型的自卫系统,可实际上系统发布的任务大多数是让蓝雪做一些好事,主动布局,主动出击,主动惩罚那些坏人。

所以,天罚是一定会有的,只不过早晚而已。

如果想要避开天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要么,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么做善事弥补。两者其一可以将事情弥补回来,可若是执迷不悟,认准自己心中的魔,那么结果定然是一败涂地,进而不得善终,这并不是每个人想要的人生。

黄丽的人生可以说才开始没多久,正值美好年华,如果她领悟出自己的错误,那么她的后半生便不会太难过,可正如她执着的爱情一样,她的心被一层蜘蛛网死死的挡住,看不清前方的路,也没有了后退的路。

“如果我想对你用真话药水,我想要知道的证据就马上拿到手,你紧接着就会被带到大理寺,行刑或者直接判刑,所以,你是选择自己说,还是我让你说。”蓝雪一身端庄的深绿色外披看起来绝对有气势,再配上似笑非笑的眼神和坚毅的眉毛,倒真的是让黄丽愣了一下。

不过转瞬她就嫉妒地看着蓝雪姣好的容颜,白里透红的脸颊,晶晶亮的双眼,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有那天鹅般的脖颈,满心的恨突然就这么拽不住缰绳了。

“都是你,都是你的错,你凭什么勾引宫凡?凭什么?就你这样和离过的人凭什么肖想宫凡,凭什么?!”无论她喊得多么歇斯底里,只会让蓝雪瞧不起。

“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没有错,哪怕你一直爱着宫凡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你想要用自己的想法去左右或者说去勉强他,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想问题,没有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事,反而对他爱的人使坏,甚至想要将流着他骨血的孩子害死,就你这样还能说爱着他吗?就你这样还配说爱他吗?”

蓝雪越说越生气,一个女子明明可以自尊自爱,哪怕说跟宫凡成不了夫妻,也会让宫凡欣赏,可偏偏她要走最笨最傻最可恨的方法去获得宫凡的吸引力,当她不知道她什么恶毒心思呢?

“我,我怎么不配?”

“真正爱一个人就是要给他所有他想要的,他爱的你也会爱,这才叫爱,而不是狭义的占为己有!”本来平时的蓝雪就已经端庄气派了,生起气来更是有气魄。

“你现在虽然没有真正伤害了他的骨血,但你信不信他还是一样恨你,这就是你要的爱?”

“我不信不信不信!你让他来!我要告诉他我要问他!”仿佛问宫凡她就能够得到准确的,自己希望的答案了一般,也是可悲。

“好,我现在就让他来,也好让你死心!”宫凡决定仁慈一回,毕竟爱上谁是没有对和错的。

不一会儿,宫凡就一步步走了过来,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活泼的女子,内心却有些烦闷,这个人当真可恶,想要害自己的宝贝儿子女儿,还说喜欢他?

“你有什么话要说?”一双眼睛带着谴责。

“宫,宫凡,我,我不是。”

“好好说话。”对于这种人,宫凡真心的没有耐心。

“宫,宫凡,你爱过我吗?”黄丽的一双眼睛里充满着期望,似乎就要满溢出来。

“我自始至终爱的都是蓝雪,从来没有爱过你,而且我跟你不熟,谈何有感情。”语气已经有些冷淡了。

“我们怎么不熟呢?你每次参加各种荆城里的茶会或者活动,我都在场,都跟你说过话,我们很熟啊!”黄丽惊讶地不得了,在她看来,宫凡似乎还对自己有意思呢......

“你跟我说过话?刚才听蓝雪说你叫黄丽?”宫凡的眼中有着严重的陌生,就好像在看陌生人一样。

“宫凡,你怎么会不记得我。”黄丽已经病入膏肓了......

“因为我对你没有印象,即便你跟我说过话,即便我回答过你,我仍旧是没有印象,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这是因为我从来对无关的人或者物没有印象,我对你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宫凡特别讨厌这样的女子,不自尊自爱,碰到男子没有一点骨气,没有一点思考能力,痴女说得就是这样的人。

最关键的是,她沉迷于自己编造的世界,里面的主角是她自己,她私自地将宫凡拉到她故事里,胡乱编排,以至于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有一句话说得好,你大白天做白日梦呢??

“不可能的,我们说过话,你还对我很温柔。”黄丽似乎就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在他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我对谁都温柔,这是我的礼貌,可你十分没有礼貌的认为我对你有兴趣,实在太可笑,你现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和我妻子蓝雪之间的生活,可以说我对你十分厌恶,如果你只是喜欢我,成全我,祝福我,那么我会对你心存敬佩,可你现在这般只会让我作呕,让我想要杀了你替我的孩子们报仇!”可以说,宫凡已经用了此生最恶毒的语气和语言说话了,他的教养让他说不出来更狠的咒骂,可他仍旧觉得不解气。

就因为爱自己,就可以伤害自己在乎的人?

就因为爱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跟踪自己?

就因为爱自己,就可以用爱之名来绑架自己?

荒唐!可笑!以爱之名,毁人不倦!伟大吗?不,这是折磨。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对你的爱你感觉不到吗?每次你去哪里我都跟去,每次你说什么话我都支持,每次你遇到困难了,我都请求父亲帮助你,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黄丽似乎不能相信宫凡的厌恶态度。

“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的喜欢太沉重,总是跟着我让我不自在,总是自作主张的帮助我,其实我自己完全可以解决的问题,总是会被你的这种善意毁掉,最后变得极难收场,你可知我心里的想法?”

“我,我不知。”

“我在想,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要让我碰到你这个人,我想我今天已经表达的很明白了吧?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误会了是吧?”宫凡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角黄丽的女子。

“宫凡,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说这么多话,可却让我心伤,你为何会这样,是不是因为蓝雪?”

“......遇见你这样的女子真是我的惩罚,上辈子究竟做错了多大的事,我对你已经不是单纯的厌恶和恨意了,如果有可能,我想这辈子再也看不见你才最好。”说完也不管黄丽如何嘶吼,他都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走到蓝雪身边的时候,贪婪地看着蓝雪一小会儿,才把身上那股子恶心感消掉。

蓝雪明白他的感受,她已经听到两人的对话了,说实话也被恶心到了,被这种自以为是的女子纠缠是一种什么感受?绝对是最恐怖,最可怕的吧。

蓝雪冲着宫凡点点头,走到黄丽身边后,直接就洒下了一些粉末,这粉末是她随手发明的痒痒粉,这种痒大概可以让她怀疑人生的程度。

只听得她一边歪倒在一旁,一边咒骂着蓝雪,蓝雪也不生气,接着就是另一种粉末,疼粉,所以说,现在在黄丽的身上是又疼又痒,简直爽翻天。

看着她的丑态,蓝雪微笑着说,这就是你算计我和我孩子的结果,你落在我的手里,并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死多简单呢,痛苦地活着,看着我们恩爱一生,才是对你最大的惩罚吧?

那我就让你活着,但是你会定期的毒发,那种痛苦就是现在这种说不出来的痛苦,你只能靠我的解药活着,我对你好吧,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没想到,你挺嫉恶如仇啊!

蓝雪:废话,我什么样你早就知道,可你不知道,碰触到我的逆鳞会是什么下场,死都不会是最后的结果。

系统:好怕怕...

蓝雪:一边儿去。

系统:好,我这就走。

于是,在系统打岔之后,蓝雪继续了对黄丽的惩罚,她想,不是她狠毒,是这个黄丽才狠毒,她能够对两个孩子下此毒手,难道不知道如果蛊虫进入身体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吗?

她知道,然而,知道还做出了没有人性的选择,那么她就完全可以代替她的父母教训她,蓝雪一边低声跟黄丽说着自己要对她做什么,一边实施。

黄丽早就从骂骂咧咧到筋疲力尽再到求饶了,她想着求饶是不是能够让蓝雪停手,可没想到,蓝雪接受她的求饶后,还是继续惩罚她,让她痛不欲生,同时她还在说着以后会对她怎么样,即便她被放回去,等待她的是定期的毒发和定期的惩罚,这让她第一次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迷茫的情绪。

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