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真相(下)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39字
  • 2022-03-06 15:35:20

可她就是太自傲了,不知道一句话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她们南疆人没有那个能力看破她的易容术,不能说荆朝人也没有能够看破她自傲的易容术的。

蓝雪不紧不慢地走到蓝衣女子身边,撩开她的发丝,看着她的耳边,耳后,还有脸颊侧面,蓝衣女子面带微笑,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

也确实,这么看看不出来,可蓝雪是谁啊,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妖精”,而且还身具毒王技能,还会心理,还有福尔摩斯技能,这些加起来,直接看穿蓝衣女子的伪装。

只见她拿出了一瓶粉末和一瓶药水,直接将粉末洒在了蓝衣女子的脸上,蓝衣女子感受到脸上轻微的灼烧和不适感,开始有些慌张了,她开始慌乱地拂去脸上的粉末,一边恶狠狠地问蓝雪:“你给我脸上洒的是什么?!”

蓝雪也不多说话,只是将另一瓶药水再次洒在了她的脸上,之后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她的脸就好像蛇蜕皮一样,很快的退下来了一层面具皮,看着几乎透明的一层,大家也发出了惊呼,一些年纪小的女子害怕地尖叫,别人也觉得要么恶心要么不想看。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女子有问题。

于是,蓝雪当着大家的面,将那张画着南疆女子的画像放在了蓝衣女子的身侧,两相比较,大家都点头。

“没错,就是她,画像上的女子就是她,她是南疆人!”一名黄衣女子大声喊道。

蓝雪朝着那名女子微笑示意,进而说到:“没错,所以,她就是要害我两个孩儿且亲自放虫子的南疆人。”

下完了结论,蓝雪冲着大家一鞠躬,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的敏捷动作,快速地将南疆女制服并且绑了起来,尤其是将她的双手用白布缠住,一丝不漏,随后在大家震惊的眼神中解释:“南疆人,历来喜欢研究毒物,所以她的身上有万千个蛊虫或者毒物,大家一定小心。”

宫凡立即让下人看住这个南疆人,几个小厮虽然围在南疆人的周围,却不敢靠近。

蓝衣女子一看事情败露,反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蓝夫人果然名不虚传,我当你的事迹是你自己编出来或者别人夸大的呢,没想到你还真的很特别,不过,虽然你能够识破我的易容术,你不一定能够知道我为什么攻击你的孩子们。”

“那你不妨编一个理由,看看我信不信。”蓝雪说的照样霸道邪魅。

“如果我说我就是单纯看你不顺眼呢?”

“那我就将你最喜欢的蛊虫拿来做做实验,因为我看它们也不顺眼的很。”蓝雪在嘴皮子上从来没有落过下风。

“你!哼!”蓝衣女子横眉冷对的样子实在令蓝雪发笑。

“你信不信我就让你说出你背后的主使者,我这儿有一个药水可以让你产生幻觉,觉得我是你背后的人,到时候你不是什么都说出来了?”蓝雪湛黑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蓝衣女子。

只看得蓝衣女子心中狂跳,如果真是这样,她今天真是倒霉,撞到石头上了!

她看着蓝雪再次拿出了一瓶什么,那双腿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仿佛那是什么猛兽。

她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盯着那瓶药水,一种想要逃走的感觉充斥着脑海,她不顾一切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这是南疆的一种秘术,很损耗寿命的,不过此时的她觉得再继续下去,她就要没命了,所以,她开始用秘术召唤她身体里的各种蛊虫,让它们不要命的飞向蓝雪!

大家惊恐的看到无数只黑色红色白色的虫子,爪子多的带翅膀的,个头大的,密密麻麻从蓝衣女子身上涌了出来,令人头皮发麻的同时也离那南疆人远远的,不敢靠近,谁知道她身上还有没有虫子冒出来,不过大家心中还是一样的想法——南疆人让人讨厌不是没有理由的。

宫凡在这个时候毅然而然的站出来用自己的内功吹出一阵风,身体完全地挡在蓝雪的面前,眼神中是坚定,是勇敢。

蓝雪看着眼前那伟岸的身影,心中甜蜜。

而在蓝衣女子旁边的黄丽惊恐的大叫,让宫凡小心,虽然这一刻大家也都是这样想的,可从黄丽嘴里说出来倒是有些奇怪。

这时候的虫子们还是有一些没有受到宫凡内功的影响的,这些虫子似乎被激怒了,他们不去攻击蓝雪,反而冲着宫凡飞去。

蓝雪自然早就将周围都布满了水膜,只是想要保住所有人不太容易,只能换个思维方式,只将那蓝衣女子一个人的周围包裹住不就好了么。

于是,大家就看到似乎是蓝雪也在使用内功,瞬间将所有虫子都反弹了回去,纷纷跌落在蓝衣女子身上,一个不留。

接着,蓝雪就将那瓶“能够让人说真话的药水”给准备洒在了蓝衣女子身上,下一刻,那女子似乎眼神有些迷离,蓝雪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红岩。”

“那你是南疆人?”

“对,我是南疆人。”

“你为什么来到荆城?”

“我听说......”还没说完,黄丽就假装晕倒,她的姐妹开始闹哄哄地扶着她,说什么要找个地方休息。

蓝雪一听,心中冷笑,走了过去,说自己就懂医,一针下去,黄丽就算想要装晕都被疼的大喊出声。

蓝雪笑着安慰,实则刚才扎针的穴位是人体最痛的穴位,这个穴位是个人都受不住疼痛,所以,黄丽才会被痛醒,她才不知道,这才只是蓝雪报复的开始...

接着,蓝雪接着问:“你为什么来到荆城?”

余光看到黄丽仍旧想要捣乱,水龙在蓝雪的示意下迅速游走在人群中,到了黄丽身边后,邪邪一笑,用水膜将她的嘴封住了,身体也绑住了,她的表情也被水膜定格了,看着就好像只有眼睛在表现出她的情绪。

也就是只有眼睛能动,其它地方一动也不能动。

所以,她也就没法捣乱添乱了。

那南疆女红岩就开始用迷茫的眼神回答着蓝雪问的问题。

在场的人心中佩服蓝雪的同时,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些药水就可以让人说实话,这是不是有些后脊发凉?

不过听着红岩的话,大家都将眼光转移到黄丽身上了,怪不得她刚才晕倒了,原来是怕红岩说出自己,一时间,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屑。

对话其实是这样的:

“你为什么来到荆城?”

“我是听说有冰蚕在荆城所以才来到这里的。”

“你这回过来宫府目的是什么?”

“我,我,我想要给两个孩子下蛊虫,给他们下毒,让让黄丽给我冰蚕。”

“指使你的人是黄丽?”

“是。”

“你们之间是一次交易?”

“是。”

到了这里,她的表情有些纠结了,其实蓝雪确实是给了她一个自己调配的药水,自己起名叫真话剂,是用几种这个世界的草药调配而成。

但显然,草药的作用在减弱,于是蓝雪让水龙将真话符贴在红岩后背上。

一贴上,红岩的纠结情绪立即稳定下来了,而且比之前更稳定,眼神好像都变得很正常不迷茫了,蓝雪感叹还是符纸更高级一些,没看这个红岩都情绪稳定了么,眼神都正常了。

蓝雪废话不多说,继续问:“你们南疆人来了多少个到荆城?或者说荆朝?”

“我们有来五十多个人到荆城,其余100多人到其它地方。”

“宫凡,你带着你的人审问她吧,还能问一个时辰,我已经弄清楚了她为什么对我的孩子下毒了,我要将黄丽进行单独审问,大家没有意见吧?”

其实蓝雪只是问一句,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黄丽就被蓝雪手下的人带走了,大家看着黄丽的背影,也是什么想法的都有,不过,能够排除嫌疑,还是好事,否则谁都不想惹得一身腥。

女眷们现在似乎都明白了为什么皇上会给蓝雪跟宫凡赐婚,为什么宫凡这么爱护蓝雪,不止是蓝雪有那么聪明,而是她真的很有魅力,将魅力结合她的聪明智慧,那就是一个字——绝!

想当初她们之间的结合有很多人不看好,还有好信儿的说,他们在几年几年之内就会和离,就好像蓝雪上一段的感情一样,说的有模有样的,大家险些就信了......

不过谣言止于智者,聪明的人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也不会轻易说出什么肯定的话,他们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既然是皇上赐的婚,一定有他的理由吧。

得亏那时候没有说什么结论,否则现在不是非常清脆的打脸么?

那么到了现在,看着宫凡他们一家人已经把蓝雪团宠上了,一个个对蓝雪的态度是尊重又柔和,她在这样的日子里全权处理这些问题,宫府里的人也都在听从她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迟钝,很顺从,仿佛她说的话就是圣旨,看得出来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由此可知,蓝雪蓝夫人是个有能耐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