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真相(上)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97字
  • 2022-03-04 22:02:37

两个黑色蛊虫此刻在水膜里难受的顾涌顾涌,额也就是左扭扭右扭扭,很是难受。

得罪谁不好,得罪毒王!

蓝雪想着,要是自己的蚕宝宝还在的话,正好喂它这两个蛊虫,可惜蚕宝宝早已去世,怪只怪自己寿命太长......

不过,想要让两个蛊虫难受,她有的是手段。

不长眼的蠢货,竟然敢欺负自己的孩子,老娘让你上西天再回来八个来回,折磨不死你!

于是,在客人们都就坐等待的时候,蓝雪抱着孩子出来了,她迅速将在场的大家的眼神都尽收眼底,有两个女子眼神不正常。

一看,好家伙,还有个熟人,正是喜欢自家相公的一个爱慕者,还有一个就是一脸无赖的蓝衣女。

好么,两个人的长相都不是蓝宝说的那样,可蓝宝识得那人的身形,它站在了蓝衣女的后面的大树上,看向蓝雪。

蓝雪瞬间懂得。

那蓝衣女八成就是害自己孩子的人了,一会儿让她当众说实话,那该多有意思啊!

看看谁能够承受得住。

向黄丽小姐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蓝雪走上了最中间的位置,开了口:“诸位,非常感谢你们为两个孩子来到宫府祝贺,我们也很欢迎你们的到来,不过,我们两个可爱的孩子竟然在今天被下了蛊虫,也就是带有剧毒的虫子,不知道大家听说没有,南疆人,她们很擅长下蛊,不过她是怎么进入府中的,由谁带入的,我们还是要查清楚的,感谢大家的配合,不会耽搁你们太久,查清楚就好,相信皇上知道这件事后,也会十分重视。”

“毒虫?孩子怎么样了?”立即有人关心孩子的健康情况。

“大家放心,虫子已经被我捉到了,那人肯定没有弄清楚我的能耐,我也对蛊虫有研究。”蓝雪眼神自信,略带着侵略性的看了一眼那个蓝衣女。

蓝衣女有些心跳加快,她不知道刚才是不是错觉,她似乎看见蓝夫人朝着自己这边冷笑了一下...

蓝衣女的手微微握紧,她的步子在往后退,似乎想要偷偷溜走。

这个时候,蓝夫人发话了:“诸位,因为我对蛊虫有研究,所以我也知道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蛊虫被谁养着,或者接触过谁,身上都会有那人身上的味道,也会主动的去找主人。”

蓝雪扫视了全场一眼,继续开口:“大家看,我手里就是那两只虫子,他们会自动找到他们的主人,这一点非常的棒了,我们都不用去请官府来断案,就能够知道谁才是防毒虫还我儿的人。”

“是啊,那就赶紧开始检查吧!”一位大官开了口,似乎有些好奇是哪个人这么不要命,惹到蓝雪身上。

蓝雪这个人的事迹已经传遍荆城了,也许传播的更远,大家都知道这个女子的不简单,也大概知道她会医术,就是不知道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不过现在看来,这位蓝夫人怕是不简单。

就他们所知,南疆人就代表毒辣,麻烦几个词,一旦遇上南疆人就会让人头疼,关键她们爱使毒,层出不穷的蛊虫实在让人头皮发麻,没有人,几乎没有人可以跟南疆人抗衡。

可蓝雪竟然研究蛊虫,而且看样子,那两只蛊虫在她手里静静地呆着,显然她也是有能耐的,所以今天这场戏大家也都想要仔细看看。

只见蓝雪将两只虫子放在了地上,大家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谁也不想要中毒。

于是,就出现了搞笑的一幕,虫子走一步,大家退一步,虫子再往前走一步,大家继续一起往后退一步。

这可倒好了,他们都快退到墙根边去了,蓝雪哭笑不得的说:“大家不用紧张,这两只虫子只会找他们的主人,毒性已经被我去掉了,不用害怕。”

这句话可算是安慰大家了,于是,大家不再动弹,等待且好奇地看着两只黑色的虫子冲向了那个蓝衣女子!

虫子刚开始速度很慢,后来抬了抬头后就开始冲向他们的主人,大家那么多双眼睛看到这两个蛊虫飞奔到蓝衣女子身上,可算是尘埃落定了。

“很好,那么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又是谁带你来这里的?如果你好好配合我们,我们会放了你,只要告诉我们谁指使你做这件事的就行。”

蓝雪似笑非笑地看向这个蓝衣女子,眼神中有着很多情绪,让蓝衣女子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过在大家谴责的目光下,她突然哈哈大笑,因为她看了一眼黄丽,黄丽眼中是明晃晃的威胁,她想着她这一趟就是为了要那个冰蝉,不到手她是不甘心的,所以,她一定不能供出黄丽。

所以,她索性无赖地开了口:“他们两个不乖的,怎么跑去人家屋子里去了呢?不好意思,我没有看住他们,让他们跑进你们屋子里去了。”

听她的口音,确实是南疆人无疑了,大家心中都明了,就是不知道她是被人雇佣的,还是自己想要作恶的,亦或者就是没看住虫子?

“我的两个丫鬟都看见过一个穿黑衣的女子进入了两个孩子的屋子,那个女子的画像我们已经画出来了,看着确实跟你不像,不过如果你用的是江湖中的手段掩盖了容颜呢?不好意思,我也研究过易容术,所以,你只需要让我看看脸颊边缘就行,毕竟虫子是你的。”

在场的人都觉得蓝雪的怀疑很正常,不过黄丽似乎想要说什么,她感觉这个蓝雪有些邪门,事情不是像她想象中发展,有点脱线。

刚开始她想的是听到尖叫声,哭泣声才好,可是两个孩子好好的,面色红润的在那里比比划划,咯咯笑,看着就讨厌!

还有她预期的是蓝雪对这个剧毒束手无策,然后一脸苍白的晕倒,结果人家好好的站在地上断案呢!

她本以为宫凡会对蓝雪失望,结果呢?此刻的宫凡紧紧拥住蓝雪的肩膀,坚定地站在她旁边,一起看着那个南疆女,眼里还是没有自己!

天知道,她对宫凡的喜欢已经刻进了骨子里,从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喜欢上这个一脸自信的宫凡了,那时候的他脸型还是稚嫩的圆脸,但小小年纪,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做起事来就跟大人一样沉稳。

打那时起,她的眼里,心里,梦里就都是宫凡。

一晃过去了二十多个年头,她对宫凡的爱还是不变,一日比一日增强。

她总觉得,自己对宫凡的爱能够感动上天,感动宫凡,让他有朝一日娶自己为妻,就在这样的幻想中,看到了宫凡被赐婚,她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心中气愤的感觉就好像火焰一样迅速野火燎原,想停止都不能够。

她在心中骂过蓝雪,骂过自己,甚至骂过皇上,为什么要把蓝雪配给那么优秀的宫凡?为什么?

她在他们成婚哪天就想要使坏,但蓝雪周围的人很奇怪,看起来很普通,甚至连长相都很普通,但他们单打独斗都是个中好手,她雇佣的杀手或者捣乱的人都没有得逞。

蓝雪的周围都是十分忠诚于她的人,黄丽在硬来不行的时候,就决定从她身边的丫鬟小厮下手,结果没想到,不仅派去的人被教训了一顿,而且还一个都没有说动那些丫鬟和小厮,逼急了他们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无父无母,只有一个主子,想要背叛主子,除非他们死!

听了这些话,黄丽更加的生气,凭什么这种人能够有这么忠诚的下人,凭什么?

是了,像她这种本身没什么能耐的人,就只会怪罪那些有能力的人为什么那么好命,怪罪那些经过自身努力而获得成就的人为什么那么厉害,这就好像穷人问穷人为什么这么穷一样,难道他们不知道穷人为什么穷吗?难道他们不知道有成就的人为什么会有成就吗?

知道,他们内心深处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只是不愿意承认!

就因为他们嘴硬,所以才会怨这个怨那个,如此无趣。

不过,一旦蓝雪这种人真正计较起来的时候,那么就会是没有余地的结果,所以,这段时间黄丽做的一切都会被反制回去。

“凭什么要看我的脸?你这是对我的不相信?你对来这里看你孩子的宾客都是这个态度吗?”蓝衣女子似乎很生气,但蓝雪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了。

“只是确定一下你的长相确实是这样的而已,如果你没有易容,那么我会给你道歉并且补偿你,如何?黄金五百两!”经过一些观察,懂得心理的蓝雪看得出来,在说出黄金五百两的时候,蓝衣女子的手指动了动,说明她很在意钱财。

所以......

“哼,我就让你看,如果你错了,你要跟我道歉加黄金五百两,这可是你说过的!”凶狠的眼神就仿佛已经得到了五百两一样。

“自然,我蓝雪说话绝对算数,喏,这是银票,就在我手里,单看你是不是易过容的了。”

一时间,全场安静,蓝衣女子心想,自己这易容术厉害到超越她的师傅,相信这个蓝雪也不能够看得出来,到时候能够白得一笔银子,多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