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双胞胎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10字
  • 2022-03-03 19:12:46

自打那以后,饶丞就恢复了跟宫凡的关系,因为蓝雪的勇敢,因为宫凡的坚持,他们之间的爱感动了饶丞,让他抛弃了那些固有的老思想,接受了并且祝福了这对新人。

不过,让宫凡烦恼的是,关系恢复后,这个饶丞是不是有点儿脸皮厚了?

自从吃过自家夫人做的菜后,就念念不忘地总想着来家里蹭饭,一次两次的打断两个人的世界,让宫凡只好不让夫人做饭,这才暂时断了饶丞的天天报到...

与此同时,在一片欢乐中,蓝雪的羊水在睡觉中破裂了。

一顿手忙脚乱之后,在蓝雪的指挥下,宫凡找来丫鬟一步步的去做。

在几个接生婆和宫里派来的管事嬷嬷的齐心协力之下,孩子们顺利降生。

这些宫中的嬷嬷和接生婆们都被蓝雪的毅力和沉着冷静打动了,相信有生之年,她们都不会再遇见这样稳的产妇了。

全程都是她在安排,呼吸也是极其标准,生两个孩子总共也就跟那些生一个孩子的女子一样的时间,全然没有歇斯底里,只有隐忍的侧脸。

而且这两个孩子声音响亮,各个都是白胖白胖的,一个女孩儿一个男孩儿,十分的讨喜。

宫凡激动的难以自持,他手里颤抖地抱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地孩子,都是自己的骨肉,这种感觉就好像超脱于这个世界了,飘飘然。

宫凡就差抱着孩子在那里傻笑了。

直到蓝雪提醒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的慌忙交给了奶娘,可手心里还留着孩子的温度。

充实,幸福,开心,满溢,全家人都充斥着一股欢乐的气息。

只有宫凡跑到蓝雪床边忙前忙后的给蓝雪擦着汗,看着忙忙碌碌地宫凡,那些接生婆和管事嬷嬷都羡慕地看着蓝雪,那些不要钱的好话一句句的冒出来,气氛好到爆炸。

她们心里都在想,这蓝雪一定是好事做多了,才会得到宫凡的青睐,两个人的感情就好像一个巨型的房子,门关地严严的,外人无法进入,无法插足......

如果这种心声让蓝雪知道的话,蓝雪一定会嗤之以鼻,且大声回怼:老娘多么好一个人,是宫凡追的我,最开始就是宫凡追的我好不好!

在荆朝,如果一起生下双胞胎,是预示着有儿有女,有富有余,十分的好的征兆,所以那些产婆和嬷嬷都开心地直说好话,还有的直接上报给皇帝知晓。

这对儿孩子的出生受到了皇上的极度重视。

因为在荆朝,很少有双胞胎,且如果是双胞胎,很有可能难产或者一尸三命,能够平安顺遂剩下两个孩子的,都是特别有福气的。

皇上这个时候不得不承认,他看走眼了,这是个有大福气的女子。

随即便赏赐了很多象征福气的东西,还有孩子的衣服玩具之类的,颇得蓝雪的心呐。

而公公婆婆也跟着买了好多好多的孩子用品,还有吴钰给的贺礼,饶丞给的书籍,还有朝中大臣们纷纷送来的礼物。

最后整理下来,一共收到银两五千两,孩子衣服二百件,孩子玩具一百二十件,书籍五十本,中草药二十斤,御赐物件二十件,锦罗绸缎六匹,还要其他物件五十件。

收获可谓是很多了。

看来大家都想着过来沾沾喜气,基本上都是要看看孩子的。

蓝雪设置了两个水膜,让水膜附在两个孩子身体之外,摸起来还是一样的手感,只是略微潮湿,只是这种潮湿是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的,毕竟也不会在手上留下什么痕迹。

所以,蓝雪不畏惧大家抱孩子,抚摸孩子,或者带细菌病毒给孩子,她都不怕,因为有水膜,她只要等人群走后,她再换掉水膜就好,就好像倒掉一些水一样简单。

更何况,即便她照顾不到,蓝宝也会替她照看孩子,蓝宝是一个越看越漂亮的,越来越懂蓝雪的一只鸟,很聪明且机灵。

他身形小巧,就算是内功深厚的人想要杀死它都有能瞄不准,除非大面积攻击,不过谁会为了一只鸟而耗费自己的内功呢,所以,蓝宝始终是蓝雪最忠实的动物伙伴。

接下来的几天,陆续地都有来看孩子的人,不乏有拖家带口的,一堆儿一堆儿的小女子,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好像麻雀。

连蓝宝都受不了...跑到棚顶横梁上待着理毛发,洗脸去了,才刚起床......

这个时候,有一名女子,面相刁钻,眼眉上挑,眼梢抬高,鼻梁高挺但有些尖锐,嘴巴很小唇很薄,一看就是极其不好相与的人。

这样一个人偷偷摸摸来到这屋子里要做什么?

而正巧这个时候蓝雪去上厕所去了,虽说就在旁边厢房,虽说屋子里有海棠。

可这个女子仍旧是使诈。

她跟海棠说蓝夫人找她有事,海棠虽然疑惑,内心里却留了个心眼,让云杉看着屋子里,自己则去找蓝雪去了。

这女子一看还有一个碍事儿的,倒也不慌张,她只说看看孩子,就往里走,云杉警惕地跟着她,就看到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放着孩子们的床边,然后问询了两句就走了,没有人看到从她发灰的手指间,游走的两只黑色的虫子。

南疆,对于荆朝来说是一个邻居国度,中间相隔了一条很宽大的南江河,又有一座天然的连绵青山做屏障,两国之间几乎没有外交,没有联系。

不过,也有特殊情况,有的荆朝人好奇南疆是什么地方,所以会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地去看,结果有一去不回的,也有将身体永远留在山上的。

因着青山是一座常年瘴气的山脉,无人能靠近,只有当地的人才会有对抗瘴气的法子。

这座山对于南疆人来说是一座宝山,里面各种毒物应有尽有,是个毒物最喜欢存在的天堂,而生活在这里的南疆人就好像天然土著人一样,在这些毒物之中游刃有余的存在,到最后甚至可以互相利用。

她们可以利用这些毒物去害人,也可以修炼出跟这些毒物相通的武学,还有专门以这些毒物为食的南疆怪人,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

要说他们南疆人的长相,什么样的都有。

大部分都是高鼻梁,有的像鹰钩鼻,有的像模特,有的像奸诈之人,有的看着老实巴交,但都很好看就是了,鼻子高挺本来就会将人显得立体。

但他们的人品就不好通过面相看出来了。

就像这个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南疆女一样,趁着没人注意,将两只毒虫放进了两个孩子的床边。

她虽然很想看看两个孩子的死状,但怕引起怀疑,所以迅速撤离。

等到蓝雪回来的时候,她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了不属于两个孩子和自己身上的气味儿,有人来过!

蓝雪锐利的眼睛开始检查所有东西,这时候水龙说话了:“主人,刚才有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将两个恶心的虫子放进了小主子们的身边,不过因为有我保护他们,她没有得逞,主人,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做?”

目睹一切的蓝宝也开始叽叽喳喳地说着。

蓝雪的一双黑色眼睛瞬间变成了黝黑黝黑的深黑,她很久没有这么兴奋了,这个南疆女激起了自己心底最深最深的一面,那就是恶魔属性。

敢放虫子下毒?说着,找到了两只被水膜包裹地呼吸困难的两只虫子一看,竟然是蛊虫!还是剧毒的蛊虫!

哈哈,很好,太好了,好久没有这种想要教训人的欲望了,她一定要等着自己,一定。

于是,蓝雪开始下达命令。

第一,水膜加重几层以确保孩子绝对不会发生意外,第二,让蓝宝去追踪这个人,记住不要泄露跟踪的事实,第三,通过这两个蛊虫身上的臭味儿,找到那个人,认出那个人!

哼,这狗鼻绝对不是盖的,闹呐!

海棠赶紧去找宫凡和大老爷大夫人,禀告此事,然后迅速封锁这个府邸,启动暗卫,绝对不会让一只苍蝇飞出府区。

两位老人一听有人要害自己的孙子孙女儿,脸色迅速涨红,气得半天才顺了那口气,然后吩咐宫府启动所有戒备,所有人不能出府。

自然了,他作为东道主还是有一些话需要解释的,于是,在他温和的解释下,大家虽然心里打鼓,但也都听话的继续宴会,不走不闹。

看到这个架势,南疆女不急不忙的,她认为如果她一定可以出得去,她早就换了一副面皮,遮挡了真容,人皮逼真,绝对发现不了,索性她就演演戏,装作一问三不知就行。

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被发现了身份,那也是这户人家求着自己,因为自己那两个小可爱可是有剧毒的,三天之后没有解药必死无疑,她用的毒不多,只是让两个小可爱小小的咬一口。

两个小孩子么,就算解开毒,以后也就是个二傻子,没什么出息。

其实也不是她想要这么缺德,而是有人想要对付蓝雪蓝夫人,所以才会让她这么做,她就看中那人手里的毒物了,想要得到那个冰蝉,就要害两个孩子,她承认她自己没有什么道德感,死尼姑不死贫道就行。

可她不知道的是,那两个小可爱张口咬的时候,牙都快被撅飞了,嘴唇子都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