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反省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25字
  • 2022-02-21 22:21:06

其实对于一个为国为民的大将军来说,他满心满眼都是保卫国家,对于怎么教育孩子这件事,没有人告诉过他怎么去做,他也是第一次当父亲,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所以会不太能够听进去别人给的意见,所以就会很自然的忽略怎么育儿这样的事情,等到现在蓝雪对他表现出极其强烈的谴责的时候,他才恍然醒悟,是不是自己对于养育孩子方面没有教育好?

是因为没有教育好才会让蓝雪脾气暴躁,易怒易嫉妒?就因为这样的性格才会造成成亲后吴钰对她的不满,从而将她囚禁起来,就是因为囚禁这些年,才会让蓝雪改变自己的性格变得沉稳,就因为改变了性格才会让她从吴府身边脱离,与吴钰和离成功,才会自己自立门户,挺直腰杆跟自己说话。

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他从来没有觉得女儿嫁出去就不是自己的了,血肉是他跟蓝雪一辈子都维系的东西,没有人可以剥夺。

可以说,他这样一想,这么多年除了蓝雪成亲时候给她的嫁妆外,他基本没有给过她什么,包括父爱,包括教育,所以,也难怪她会这么叛逆。

大将军是个敢想敢做的人,在他自我反省后,他想要补偿蓝雪,这些年他不止有蓝雪一个孩子,还有一个现任夫人生的小子,他是高兴,所以才会将时间抽出一部分来陪这个儿子,可陪着陪着自己有时候也在想,原来陪孩子这么难,教育孩子也不简单,当初是怎么教育蓝雪的?

这就让他有愧疚的感觉了,他知道自己做的不全,但他觉得自己是父亲,就应该这样,可找到蓝雪后被蓝雪一番嘲讽,顿时觉得自己的威严收到了冲击,可随后几天的自我反省后,才觉悟出来,自己由于当将军而忽略女儿很久了,久到她都已经和离,自立门户了。

时间真快,但父女感情可没有以前好了,他还记得蓝雪小时候总是缠着自己要玩儿,要这要那,仿佛在昨天,可现在的蓝雪虽然变得很漂亮,性格也沉稳多了,可眼中再也没有对父亲的儒慕,渴求和依赖,他看得清楚明白。

再对比儿子,女儿的排斥是那么明显,他不禁自问,自己做的真的错了很多吗?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特意观察别家父母对孩子的态度和教育,内心里纠结。

他所纠结的是,作为一个父亲,在孩子小的时候就没有参与进去她的生活,在现在女儿和离了,他还能够挽回孩子的爱吗?

他不得而知,但他知道一点,他真的想要补偿蓝雪。

从补偿这一点上,他确实想对了,不过现在的蓝雪是否需要这些呢?有待商榷吧......

现在的蓝雪只想着,这次的成亲,自己一定要做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将这个想法告诉宫凡后,宫凡请来了许多有名望的绣娘,加班加点的配合蓝雪。

只要蓝雪想到图案和样式,她们就去照着做,正所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绣娘们打着十二分的精神等待蓝雪的“作品”。

皇宫里内务府里:

一个身穿紫色刺绣荷花的三十多岁女人对着一个身穿深蓝色绣菊花的四十多岁女人说着话。

她说:“这可是奇了,这回的新娘可是个和离过的,虽说不是啥大事儿,可能让皇上赐婚,可不简单,而且她要嫁的人,他的家风特别好,都不纳妾,真真是在和离后找到了幸福了,唉,真羡慕啊~”

另一个深蓝女人回道:“可不,咱们女人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嫁一个好男人,若是这个男人对自己好,家风家境好,那就是好上加好,蓝雪不就是这样的幸福的人么?”

紫荷花又说:“别羡慕了,咱们宫中的女人就是这样,得等到出府后或者主子仁慈给自由,给婚配,不然就一辈子老死在这里,也是正常,不说了,不说了,赶紧给蓝雪做嫁衣吧,不然做不完了,皇上特意吩咐要做三线刺绣的,那可费工夫。”

可以听得出来,蓝雪的嫁衣是比较奢华的,三种线的刺绣不包括银红线,如果都包括的话,就是四种线了,四种线用来一起刺绣,是要用特殊的针去绣,也需要有力气的绣娘去绣,她们在宫中忙活,宫凡请来的绣娘在宫府里忙活。

可以说,相当于宫凡给蓝雪准备一件嫁衣,皇上给蓝雪准备一件。

一件是自我发挥比较严重的嫁衣,另一件是依据皇家标准制作的一件稍稍超标准的嫁衣。

哪个比较合心意,还说不准,有可能皇家嫁衣蓝雪也会很喜欢。

不过,蓝雪自己要的嫁衣可是真正的diy了,蓝雪要的图案正是凤纹,男子对于婚衣上的图案有不可以绣龙的限制,而女子则没有,女子可以绣任何图案,所以,蓝雪在两个半圆的前襟上绣满了凤纹,底色是正红,绣纹用的是金黄色的绣线,在前襟上还有一串串流苏,能够随着走动摇摆起来,非常好看典雅有趣。

这些流苏和刺绣都是一个颜色,在绣衣的腰部和衣袖口也都是金黄色的,裙面上都是一长条一长条的装饰布条,中等厚度,同样跟前襟上的设计是一致的,下端也有一些小流苏。

看起来很是特别。

这些绣娘一边做工一边想象着这件衣服穿起来是什么样,第二天当她们看到这件衣服穿在蓝雪身上的时候,都震惊了。

本是能够想象得到这件衣服的美丽,可怎么能够有人将这件衣服的美丽更加重一层呢?

这件衣服穿在蓝雪的身上就好像皇后!

蓝雪本身就由着一股子傲气和沉稳,庄重,大气,有气场。

宫凡也好奇的躲在门外向里看,结果当真正看到的时候,一双眼睛就不够用了。

他没有想到,蓝雪也有这样的一面,庄重,大气,气场满满,就好像皇后,让人不感亵渎,不敢触碰。

宫凡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捂着自己因为急速跳动而紊乱的心脏,他的心脏似乎都要从口中跳出来一般。

他匆匆跑回自己的府中,只是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有他自己心中明白,他看到这样的蓝雪,脑海中竟然出现了另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一脸的英气,比蓝雪英气的脸上也是带着喜气。

两个人重重叠叠地好像变成了一个人,他只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是谁呢?

为什么另一个女子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可在他的记忆里,却没有这样一个人,更何况还是个女子??

可这个陌生的女子却能够让他觉得熟悉,就好像她是蓝雪一样,这是什么怪异的感觉?

晚上的时候,蓝雪没有看到每天都准时出现的宫凡,她歪了歪脑袋,好奇了一下,决定去宫凡的房顶上去探个究竟。

结果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宫凡坐在桌子前面盯着上面一张纸发呆,而那张纸赫然就是第一世的李雪!!!

因为她看到的就是李雪的画像!李雪是谁,是她获得寿终正寝技能后的第一世任务世界里的主角。

她从李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她,也就是说,奶娃娃的灵魂就是她的灵魂,宫凡现在看的就是蓝雪的灵魂!他是怎么能够画出李雪的?

带着这些疑问,蓝雪回到了自己的府中。

她只能问自己的丫鬟,得知宫凡偷偷看自己换嫁衣的事情后,蓝雪笑了。

看来是成亲这件事刺激了现在的宫凡,让他回忆起一点点关于两个人之间的记忆,这样的事情对于刚刚触摸到这些回忆的宫凡或许会有些刺激,可对于蓝雪来说却是一剂感冒药。

让她不再有那么多遗憾,这是治病的良方啊!

随着这件事的刺激,宫凡一定会一点点的回忆起大部分事情,这样的话,蓝雪就可以给他慢慢讲他们之间的事情了。

虽然在他看来比较疯狂,可蓝雪是会很开心的。

不过,至于怎么处理,还是需要仔细想一想的。

蓝雪的桌子上摆着八样礼。

有象征钵满盆满,婚后富足的铜盆;还有一箱子金银首饰的压钱箱;还有婆婆给的五金,金项链,金手镯,金戒指,甚至还有金头面,金脚链;还有象征丰衣足食轻松无忧的都斗,一种盛粮食的工具;一对儿龙凤呈祥,象征结发夫妻,白头偕老的意思;寓意财源滚滚的算盘;寓意前程锦绣,婚后绫罗绸缎日子的剪刀;还有象征新娘美丽动人,花容月貌,代表圆满,完美之意的镜子。

这些东西除了五金都应该是普通的物件,可宫凡也不知道怎么想象出来的,将这些物件做的十分的讲究,看起来似乎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蓝雪感动于宫凡的专一和细心,一般男人大部分都是粗心直爽的,少有那种可以站在她们女人一边考虑问题的人,如果有,那一定是成熟男人的标配。

可她怎么那么期待宫凡能够回忆起以前的“故事”了,好期待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