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团宠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14字
  • 2022-02-19 17:00:11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教导要明辨是非,勇敢善良,可我的勇敢善良却被一次次践踏和糟蹋。就在我十岁上元节那年,我遇见了吴钰,当时我正被三个花花公子哥调戏,他正义的站了出来,当时其实我自己还是可以让那些人吃到苦头的,可他的帮助让我感激,所以我们互相喜欢。”蓝雪对于之前原主的记忆大概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来府里提亲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做的面面俱到,就这样我们成婚了,我原是想要与他白头偕老,奈何他太花心,我们成婚后一个月,他就已经陆续地往府里添人,当初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是个笑话,我是注重承诺的人,所以我对着那些妻妾发了火,我这样的性子大概会被说成是妒妇,可又能有几个女子愿意跟别的女子分享自己的夫君呢?”

听到这句话,宫凡的母亲孟云英双眼一亮,她想着,这个儿媳她认定了,有道是,难得能够在这世上找到投缘的同道中人。

也确实有缘分,这个世界上的女子虽然不喜欢丈夫纳妾,但都能够安稳的接受,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们从小就被迫读女戒,女训,这个朝代对女性的限制也不少,她们对于纳妾这种事情很是豁达。

可孟云英不同,她从小最讨厌的就是三从四德,最不喜欢的书籍就是女戒,她在被罚跪祠堂的时候经常在想,为何一定要求女子如何如何,那男子为什么什么都不要求,还拥有那么多权利?

凭什么他们可以花天酒地,可以左拥右抱,可以一颗心分成好几瓣,四处撒网,全面捕鱼,而女子则必须相夫教子,安安静静,连嫉妒都不能够说出口?

这什么道理?

所以她在选择夫婿的时候,会私底下与人见面谈这些事,她问了五个男人,其中包括宫全,有两个男人哈哈大笑,笑她的天真,嘲笑她的小心眼,所以她想都没想的pass。

还有两个男人说的很模糊,让她不要想那些问题,从而回避这些疑问,也不说他们以后会不会纳妾,只说一些甜言蜜语,也许孟云英内心很强悍,看事很通透,所以她直接pass了这两个人,去听宫全的回答。

她每想到这里,心中都是甜蜜。

那天下着雨,宫全将唯一的雨伞给了孟云英,自己淋湿个透,他从小看多了父亲母亲之间的争吵,为的都是父亲宠爱妾侍的事情,烦到极点,所以,他从小就定下了决心,一旦他有了心爱之人,他一定不要跟她因为妾侍而争吵,这样太不值得。

所以,直到他遇到了孟云英,这个在梦中都出现的女子,他的心里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

那天,孟云英问了他一个问题,问他成婚后会不会纳妾,他认真的回答,不会,他说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一心一意地,哪怕是爱情。

这一番话彻底让孟云英震撼,她本来都打算好了成为老姑娘,再也不嫁亦或者为了父母,跟夫君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可这样的宫全让她重新燃起了对爱情的希望和渴望。

她明白,能够做到这一件事本就不容易,所以,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宫全。

这在当时,众姐妹都笑话她选谁不好,选了个寒门学子,一没有银子,二没有家境,三没有情趣,四没有未来。

可她觉得,没有银子可以挣,没有家境也可以更改,没有情趣不要紧,她可以培养出来,没有未来更是扯淡,谁能够说寒门学子一定考不上朝官?

只要人不改了性子就好,只要人品是不变化的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而宫全除了在公务上偏重一些,也确确实实这么多年都没有纳妾也没有通房,让一干姐妹们羡慕得不得了。

有的姐妹还暗戳戳的想要进宫府攻克一下宫全,结果被宫全命人五花大绑地送了回去,这下子,全城的百姓都传了开来,宫全是个铁汉子,是个爱妻如命的人,还有的人说他是惧内,只因他丢了男子的权利和脸。

不过,谁能够知道,孟云英过了多么开心的岁月啊,这是她的梦想,嫁给一个正直一心一意对自己的人,生个儿子,现在都实现了。

再后来,宫全因为忙于公务冷落了孟云英,却因缘巧合地被未来儿媳救了,解了场,现在,儿媳的思想也是跟自己这个婆婆一样,简直不要太开心了。

她就喜欢这样的人,干干脆脆,立立落落,爱就是爱,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她竖起了耳朵接着听蓝雪的话。

“他因着我嫉妒成性,将我整整关在院子里十年。十年啊,足以让我对一个人从期待变成了害怕变成了恐惧变成了失望,当我再次振作起来,自己从院子里想方设法逃出来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想好了和离,毕竟夫妻一场,即便不爱了,也给对方最后的尊严吧~这,就是我为什么和离,而我对于吴钰有过爱有过恨,如今那些爱恨情仇都离我远去,只因我遇见了你们的宝贝儿子,他着实是一块金子,一直在发着光,一直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很爱他。”

一番肺腑之言说出了蓝雪对自己对吴钰对宫凡的评价,清楚明白地表达出她的内心和性格。

孟云英露出了微笑,别人不说,她这里算是通关了,她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人,不看重身份,不看重家事,看中的是这个孩子的品性和想法,这些她都满意,还有什么好说的?

以后谁要是再嚼舌根,她第一个给她们嘴打肿了!

蓝雪不知道她的强悍婆婆在将来会给她带来多么大的帮助,只知道孟云英现在看起来心情很好。

“嗯,我们了解了,蓝雪,你是个好孩子,你跟我儿子互相相爱,我们会衷心的祝福你们,来,这是我给你们成婚之前的礼物,额外的。”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了几张轻飘飘的纸,可蓝雪接过手的时候,发现是几张跟店铺那么重的分量。

原来是宫全将三家十分值钱的铺子给了蓝雪,他们的做法既是表达了对蓝雪帮助她们和好的感谢,又是表达了对蓝雪的欣赏和喜爱。

能够将家产在婚前就交给儿媳妇,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和善意,蓝雪看着手中轻飘飘的三张地契票子,心中沉重。

紧接着,宫凡的母亲将一个十分讲究,十分有质感的手镯从手上脱了下来,微笑的对蓝雪说,孩子,这只手镯带上,这是我们的传家之物,从宫凡的祖宗传下来的,你是第十九代儿孙媳妇儿,一定要戴上的。

宫全和孟云英眼中再没有打量和审视,有的就是慈爱和喜爱,看得蓝雪都有些不好意思,但心中当然是很开心的。

她没有想到宫凡这辈子这么幸运,有一对这么优秀的父亲母亲,对他好,对他喜欢的人也好,明是非,辨真理,能够真正的做到父慈子孝,母爱子顺,蓝雪从内心里感叹,人和人的不同啊。

同样是当婆婆的,孟云英比吴钰的母亲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一个是飒爽英姿,干脆利落,敢爱敢恨,开开心心;一个是阴沉负面,满脸横肉,溺爱儿子,挑刺找茬,人和人差得多了,就能发现本质的区别。

一个是心中有原则,做事有规则;一个是儿子就是原则,儿子就是规则。

面对这样的公公婆婆,蓝雪露出了她最纯真的微笑,这一次,她是真的很开心,好容易在这一世可以肆无忌惮,轻轻松松地生活了,也幸而不用自己对付爱人的父母了,实在太好了。

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团宠?

婆婆跟她聊家常,关心着她的一些生活问题,而公公和蔼地询问她的父亲如何如何,一切的寒暄让空气变得柔和起来。

等到蓝雪吃完晚饭回到家时,已经是黄昏后了,两个人的影子在地上拉长了好多,可以说,今天是宫凡最高兴的一天,因为这一天自己最重要的三个人和睦相处,没有剑拔弩张,也没有虚假情意,有的是和谐共处,他从喜欢上蓝雪的时候就开始做的白日梦终于成真了。

说实话,他当初也有想到让皇上赐婚这一条路,只不过觉得没有那个机会,可没有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他去争取也是蓝雪的功劳,这蓝雪就是自己的小福星!

蓝雪看着兀自傻笑的宫凡,嘴边的笑意怎么也忍不住。

这样一个爱着自己的人,她总觉得有一种时间很久远的感觉。

系统暗戳戳地想:你们可不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你们可是天上的仙人呢,你们的故事延续到现在,你还以为只是从你是白雪的时候开始的吗?错了,更早,更早哇~

只是我们不能轻易说出,否则,当你们如果有机会恢复记忆的时候,就能够知道了,你们的渊源很深,不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