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还是下棋?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22字
  • 2022-02-19 12:00:17

蓝雪觉得自己这一阵子跟下棋杠上了。先是为了让皇上赐婚,跟内阁大学士去比拼一把,结果赢了之后,本来以为会有一段时间的放松,转眼宫凡就跟她说,她的未来老公公要跟她下棋,还说她要是赢了有好处?

啥好处?一想就知道,这老公公是考验自己呢,通过了考验,说不定他就不在意自己和离过的身份了,唉,突然有点儿想念现代生活了怎么办?

这要是搁在现代,思想开放,人人平等,歧视思想如果一旦出现,且不说这个人会受到大家的抨击,而且还会有一些法律条规产生去遏制这种行为,说白了,人权人性化的法律还是很不错的。

哪里像这古代,条条框框不说,还要各种比拼......赶上综艺节目了,赶上文艺表演秀了...

不过,既然也就这么几个宫凡在乎的人,而且他们抚育生育了宫凡,对他们的尊重是应该的,蓝雪想着不行就让一让这宫全,也好全了自己对老人的尊重。

于是,在她精心打扮后,一位温柔美女诞生了。

粉红色绣荷花的马甲配上一身同色系的长袖交叠系带长衣,接近脚部的位置是半纱衣半棉衣的材质,显得有点俏皮,但整体来看有些静谧的温柔,就好像安静的湖水中她就是那一枝荷花,独秀!

头上和鞋上都有着珍珠作为点缀,这些珍珠童叟无欺的货真价实,柔和的颜色中有着淡淡的粉色,其实这些设计都是羽衣丫鬟设计的,现在可以说是衣心衣意的掌柜的,也不知衣心衣意怎么样了,改天去看看去。

蓝雪这么想着,就这么娴静的出现在了宫凡的眼前。

可以说,宫凡看着这样的蓝雪,内心里也是温柔到家了,他立即上前扶着蓝雪下马车,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入了宫府,直奔宫全太傅这位著名人物的会客厅走去。

路上,宫凡看着不一样装扮的蓝雪,说话声音都变得有些柔和了,蓝雪自己似乎也因为宫凡的温柔而变得更加柔和,一时间,气氛很是旖旎。

蓝雪心想,看着这个样子的宫凡,她觉得以后可以动不动就穿得这么贤惠,迷惑一下他哈哈~

很有意思!

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宫全这里,宫全是一个40岁的大爷,说是大爷,还真是一个有着书卷气息和霸气的大爷,只见他穿着整齐,一脸的儒雅,手里一把扇子,腰间一个竹子挂件,看起来是那么儒雅有气质的大爷,他的一双投射过来的眼睛中有着暗暗的不明显的打量和审视。

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于蓝雪这个准儿媳还是抱有质疑的态度的。

也罢,就看这一把棋子了。

洗手净手,点上檀香,一室静谧,宫凡跟他母亲在旁边紧张的看着,虽然他母亲不太懂棋局,但这可是自己儿子喜欢的女子,而且一看见她就觉得自己喜欢她是怎么回事。

她也想明白了,只要儿子喜欢,儿子才能够跟她生活的幸幸福福,以后不是自己能够陪着他一生,终究是要找个他喜欢的人才靠谱。

所以,她也暗暗地盼着蓝雪赢了自家老头,不过,能吗?

随着两个人的入座,室内气氛开始变化。

首先是两个人都想着让对方先行,蓝雪拗不过宫全,拿了颗黑子下在了正中间,宫全一看眼睛一亮。

他本以为这个蓝雪会不好意思用尽全力下棋,毕竟她面对的是未来的夫君的父亲,可一看她下棋下的位置,他就乐了。

因为他最喜欢的就是淋漓尽致,哪怕是输也要输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透透彻彻,他可不喜那种谄媚的人,这一点,蓝雪倒是很合自己的心意。

其实他不知,蓝雪本来是想要让着他,下棋下到最边上的,可她这回装备了福尔摩斯技能,从见到宫全的第一眼起,她就揣摩出来了,这个人不喜欢别人让着,他喜欢光明磊落的赢或者是输,绝对不喜投机取巧的别人或者自己这样。

是个磊落的汉子!

所以,她果断的改变了策略和棋局,开始拿出最认真的态度的技能开始跟宫全下棋。

宫全这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跟蓝雪下棋就一个感觉——捉摸不透。

因为可能刚开始她的棋子是摆阵布局,闲庭阔步的,可也就那么几步之后就会变得有条理有目的,围兵就像潮水一样有方向的围拢,将你锁死在某一个地方,当你使劲浑身解数的挣脱之后,又发现她早已经在外面你经过的路上设好了陷阱,风沙漫天,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等到定睛一看的时候,蓝雪的棋子在她的英勇指挥下变得锐利如刀锋,所过之处摧枯拉朽,遍地铠甲,鲜血染红了草地,就好像蝗虫过境,什么都没有留下......

宫全是一个棋痴,他这一辈子爱好很多,但唯有下棋是他终生不会更改的喜好。

他喜欢在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在沾满露珠的叶子下面下棋,哪怕一个人。

他喜欢在中午吃完午饭后,舒适的坐在椅子上,沐浴阳光的同时,自己跟自己下棋,研究棋谱。

他喜欢接近黄昏的时候,下了朝,悠闲地喝上一壶碧螺春,在茶水的氤氲中,看着千古难解的棋局,这些习惯,这些爱好,他没有表现给儿子。

宫凡自然也就不知道他这么爱好下棋,此刻在阳光下,二人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状态了。

只见宫全似乎全身心都投入了进去,就像打仗,他的额头被晶莹的汗珠盖住,身上的衣领也在慢慢浸湿,由浅蓝色变成了深蓝色,听着他微微叹息的声音,宫凡都不用再看棋盘就知道,自己爹输定了。

索性看起了美人。

蓝雪在认真时候的样子真美,她沉稳地始终用一种不快也不慢的速度下棋,期间也时不时地抬头跟宫凡的眼神汇合,嘴边的笑容甜美清淡,就好像清晨的露珠,透彻漂亮。

宫全此刻被逼至墙角,眉头都要被皱纹给形成沟壑了,他想不明白,明明蓝雪最初那十步看起来真的瞎下的,可为什么到最后能够那么自然的衔接上,还形成了一个陷阱,她难道不怕自己占领好地形彻底反击吗?

要知道,最开始的时候宫全的棋局是十分明朗,占了很多有利地形的。

他不断的研究,推断,也因着是太傅,头脑灵活,硬是让他找出一条出路来。

蓝雪眼神中有着欣赏,她是用了前人的经验和棋谱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如果单凭借自己的棋艺是不可能赢过这位宫全大爷的。

她相信,他对下棋是不仅仅有着执念还有着痴迷。

没看他都全身心投入到什么程度了么。

蓝雪打起精神,喝了一口茶水后,继续投入战斗。

有人说下棋就是打仗,看你怎么排兵布阵,看你怎么走一步想十步,看你怎么在保护自己兵的同时,攻击别的兵。

这些都是学问,都是讲究。

蓝雪也是秉持着这样的谨慎一步步的下着棋,只不过看起来比较欠揍而已,因为她悠闲的姿态和微笑的面容,跟对面宫全的满头大汗,眉头紧锁,手脚颤抖比较,确实欠揍。

不过,有一个人不这么想,她就是宫凡的母亲。

她看到自家未来儿媳妇将自己夫君逼到了墙角,弄得他满头大汗的就想笑,就想表扬蓝雪,好样的,谁让你天天下棋下棋,上元节你也下棋,好容易休沐了你也下棋,儿子走马上任了你也下棋,有时会来气都会想要将棋子给烧掉!

现在可算是解了气,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家的夫君怕是以后要缠着蓝雪下棋了,因为他只对比自己厉害的人感兴趣,那些手下败将他都不像再理会...

“我输了,小丫头,你这布局是跟谁学的?”宫全忍不住拿起汗巾擦拭,一边问蓝雪。

“我是自己研究出来的,不过也借鉴了许多前辈的手札。”蓝雪不想要把所有的手札拿出来,只想着将一部分拿出来,不是吝啬,而是不知道这大爷以后会怎么对待自己,所以有备无患是最好的。

宫凡忙跟着说:“是一些孤本,父亲你这里是没有的。”

“孤本?快拿来与我看看!”虽然是冲着宫凡说的,但眼见得宫全的眼睛总是飘向蓝雪那里,惹得大家都笑了。

这老两口还挺有意思的,这样的家庭氛围真的不错,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后宅琐事,有的只是每天的茶米油盐,看来,老天待她不薄啊,让她能够重新遇到宫凡的同时,遇到这么好的父母。

“咳咳,蓝雪,以后你就是我们宫家的第十九代媳妇了,为父要问你一些事”这眼睛还依旧瞄着蓝雪手里的孤本,“你是因为什么和离的?你对吴钰这个人是什么样的评价?”

蓝雪想了想就开了口,站在旁边的宫凡也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听到什么,但他却知道他不想听到什么,于是,他攥紧了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