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猪肉降价啦!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26字
  • 2022-02-13 23:30:02

自从用了这个机器后,蓝雪头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心情也好了,因为这个玩具太好玩儿了。

她以前就想着说怎么帮助那些难民而不用花费太多银子,毕竟那是一个无底洞,可现在系统升级后,自己功德值高涨后,就出现个这个机器,实在太有用了。

而且,也太好玩儿了不是么?

蓝雪可下找到了好玩儿的东西,动不动就复制出一堆衣服,半夜扔到那些难民的身边,做好事不留名的行为弄得最近荆城附近的郊区难民过得越来越好。

他们都有些莫名其妙,荆城的人不都虚伪的很吗?能够不留名做这么多好事简直是不可思议!

可安心的享受的同时,她们想着怎么不来一些银子,所以说,人的贪念是无穷无尽的,有了馒头就想要青菜,有了青菜就想要肉,有了肉就想要衣服,有了衣服就想要银子,无穷无尽......人的本性。

蓝雪不怪她们,只是想着她们也该振作起来,回自己的家乡看看了。

于是,蓝雪独身一人去了水坝处,仔细观察,来回几日后求了宫凡一件事:让宫凡领下修建水坝的任务!

这件事实属不合规矩。本来这种事就不是一个少傅能够做的,可蓝雪让他想办法,他也就答应了,因为他拒绝不了蓝雪的请求,以前是蓝雪一个微笑他就立刻照办,现在是一个微笑再加一双好像星辰的双眼...

他如何能够拒绝得了,所以,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太子面前说一些关于水坝的修建问题,说自己有办法如何如何,导致这个爱自己老师的好学生记在了心里。

太子跟他父王说话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带出来那些修建水坝的想法,而皇帝也正好犯愁没有修建水坝的好人选,在一再确认了是少傅的时候,微微松了一口气,想着如果是他,人品还信得过,虽然朝廷追回了那些款项,但交给谁都不放心,可如果是太子的老师的话,似乎,也许是个好路子,不过......

“你可知道我为何叫你来?”皇帝一双严厉的眼睛看着前来觐见的宫凡。

“微臣不知。”知道也不能说知道,不然不就是别有用心了么!

“我叫你来就是从太子那里听说你的主意,修建水坝的主意,这些可是你说的?”老奸巨猾的皇帝怀疑的心不停。

“微臣确实,说过那些话,不过是在教导太子上课时候说的。”宫凡也不傻,此刻不承认,他才是真傻。

“好,既然是你所说,你可知,为何上一批人去修筑水坝,回来就被关在了大牢受尽折磨?”一袭金黄色衣服下是一个迷宫一样的灵魂。

“这微臣斗胆猜测是因为那些人品行不好的缘故,他们被关进大牢一定是触碰了国家之法,不知微臣猜测的可对?”气氛竟然被宫凡带得缓缓轻松下来了。

“你可是聪明~不过问题没有解决,郊区的难民还是不会回乡,水坝还是会照样在大水来临祸害朕的子民,朕如何能安心?”皇帝的声音里难掩失落,宫凡并没有出声,他觉得皇帝还会接着说的。

果然,“所以朕这次一定要派一个稳妥的人,你说朕该选谁去呢?”

宫凡心想,你要是让我去吧,你就直说,整的这么一波三折的。

宫凡一双波澜不惊的双眼慢慢地抬了起来,看向皇帝说道:“微臣不才,愿意前往危险村落去修建堤坝,为造福难民重铸家园!”

面对着这样一双眼睛,皇帝也并没有任何心软和波动,只觉得纵使决定让他去试试,但也要派人跟着,于是他就要上路了。

当蓝雪知道宫凡成功的时候,狠狠地抱了他一下,在他温柔的笑容下,蓝雪说出了要跟随的想法,被宫凡拒绝了,可想想也知道,宫凡哪里经受得住蓝雪的“摧残”和“祸害”。

他的本意是不想让蓝雪处于危险之中,想着如果蓝雪有任何危险,他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不过,蓝雪是谁啊,一个一千年左右的灵魂哪里会这么简单,于是,她苦口婆心,举例子,讲道理,分分钟想出来一百个要去的理由,无非也是从民族大义着想,还真的是很累了,嘴累...

好在,宫凡似乎不知道被哪句话打动了,他也觉得蓝雪很伟大,看着蓝雪这么努力地要跟着去修建堤坝,他有些感动,也有些骄傲。

你看,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子,不止是为了自己着想,还为了国家为了大义,为了大爱,这样的女子是自己的,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

不过跟随他们一起的是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侍卫,别小瞧他,一看他就是一个武艺超群的人,蓝雪看了看这个侍卫,只看到他眼睛周围有一个深色的疤痕,根据形状可以推断出来是用刀狠狠砍过的,即便是这样也只是刀疤,可以见得这个人的武艺高强且意志力坚强,值得重视。

不过也只是值得蓝雪注意而已,若是论起武艺,呵呵了,这个世界蓝雪都不遑多让。

在进入到轿子里后,蓝雪是在回忆自己走之前的安排,让自己这些手下们好好经营店铺,随时汇报,他们之间有飞鸽传书,蓝雪也教他们用一种特殊的药水写字,这样他们之间的交流不会被人轻易查看,这种药水的配比只有她自己知道。

另外,猪肉已经在她的骚操作之下大幅度下降,价格从五钱银子一斤降到一钱银子一斤,而食为天的后院赫然养着几头相当肥大的猪,足够这些客人的需求了。

她安排好一切,带着一个小包裹行囊就跟着宫凡出发了,宫凡一路上跟蓝雪时不时的互动,两个人聊得很开心,他们也不怎么管那个刀疤侍卫,只悄悄说过这位应该是皇帝派来监视的。

他们行为端正倒是不怕监视,也好在这个侍卫的监视并不是带有感情色彩的那种,还算比较安逸。

直到到达村落,准备修筑水坝之前,刀疤侍卫开了口,“大人,您打算如何修筑水坝呢?”

看了看刀疤侍卫,“还需要从长计议,我需要先到水坝那里查看个清清楚楚,才能做决定!”

刀疤侍卫听到后,表情还是沉稳的点了点头,让宫凡惊觉,自己平时是不是就这样的一副面孔?还真挺冷的。

且不说这些,宫凡真的是一个好的臣子,他秉持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认认真真地询问当地人,查看水坝冲毁地方的痕迹,不顾地上的脏污,直接脱了鞋查看。

蓝雪自然也不甘落后,她有跟着宫凡认真查看,甚至更加的认真,拿着笔假装记下来,其实都记在了脑子里,想着怎么去修补。

她问过宫凡怎么去修筑,宫凡也说过他的想法,两个人不谋而合,就是将堤坝重新修建一层,在原先水坝的后面建一层高高的水坝,然后将河流引流到农田里,这样,既减轻了水流的压力,又能够确保不会大水肆虐。

当地人一听说修筑水坝还有银子挣,大家纷纷搬材料的搬材料,推车的推车,修筑的修筑,真真正正的为着自己的家园而干活,真的是干劲儿十足。

蓝雪用自己的能力制配一种药水,掺和进泥巴里会让水坝在用泥巴修筑后变得密不透风,结实无比,这一点在宫凡疑惑的做了试验后大肆应用。

宫凡没有想过蓝雪还会制药?而且就只用了几个不知名的草药就可以做出这样厉害的药水,他用了这个药水掺和在泥水里,等到成型后,就连用锤子砸都砸不动,整整五十下,还是用最厉害的最有力量的人去砸,砸到最后,那个刀疤男侍卫一定要试试,结果还是一样砸不开。

侍卫的眼睛瞪溜圆,他似乎没办法相信,以自己这么深厚的内力只能够将这些模型砸出一个纹路,这是何等的坚硬,而这仅仅是蓝雪将一些药草汁融进去的结果,他顿时觉得自己狭隘了。

而宫凡更加震惊和惊喜,他就知道,蓝雪说的自己有能力是真的,她真的不愧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子,太迷人。

日子就在大家的惊叹和鼓劲儿中度过,水坝是一点一点的在大家的眼中建立了起来,其中宫凡的每一笔花销都在本子上记载,而这个本子,那个刀疤侍卫每天都要看一遍,越看越佩服。

宫凡是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是实打实的修筑,他有时候没有吃食了也是自己出银子去买甚至请大家吃饭,而皇帝给的银子,他分毫不取。

早就听说少傅家里人是书香门第,最重感情重义气重礼仪。

现在看来品行实在是高,哪个人出门办事不会收取银子,不会贪?

他是第一个让刀疤侍卫另眼相看的人,刀疤侍卫以前是个暗卫,暗中帮助皇帝跟踪过很多很多的官员,可以说没有一个官员像宫凡这样,一心一意为国为民,他都肃然起敬!

相信,这次回去,宫凡一定会得到奖赏,自然这是他应得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