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水灾背后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28字
  • 2022-02-13 21:41:38

就这样,蓝雪的食为天,一锤定音,碧玉轩还有衣心衣意生意兴隆的开业了,慢慢的将会步入正轨。

在这些店铺风风火火地经营之前,蓝雪派出去调查的人已经查清楚水灾的实情。

山河和无踪在一个月之前就出发了,他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山河假装自己是路过光明村的寻亲友的难民,自然而然地就打入到村民们的团体里了。

不管是哪类人群,他们都拥有一个特征,这种特征外圈的人是融不进去的,只有抓住他们的特点,把自己打造成一样的特点后,才能够融入这个无声的圈子。

虽然在外人看来,这个圈子若有若无。

山河深知这个现实,所以他才会装作自己家乡受了灾,来寻亲戚。

当然,山河是真的打听到南方一个叫丰收村的地方前一阵子有了水灾,所以自然而然地他就是丰收村的村民了。

于是乎,他的经历就很凄惨,一部分人是这样的人性,看到别人比自己过得好,也许会羡慕也许会嫉妒也许会替人高兴,可一旦别人比自己过得差,好家伙,一定会涌出很多的善意以彰显自己的有爱心。

所以,山河这个小伙子收到了许多老大妈的亲切慰问,当知道他家只剩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大妈们的爱心泛滥将之淹没,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山河是一个小骗子。

于是,在山河有技巧的语言下,水灾背后的故事就在跟她们的聊天之中慢慢浮出了水面。

要知道,一个人可能说的不全面,观察的也比较主观,可一帮老娘...咳咳,一帮风韵犹存又极其八卦的老女人在一起,那绝对是头脑风暴加信息集中营。

山河很有素质的将大家的话分了类,在他无意间问了问题后,大娘们的回答他都快速记忆,而聊完天之后的那些家长里短,简直跟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然而山河还是笑呵呵地听着大娘们的感叹,这让大娘们的心里火辣辣的。

就好像缺了好长时间没有吃葱,突然有一天吃上了,那真是爽歪了。

有人愿意聆听她们的话,她们就没日没夜的讲啊,说啊。

什么谁家谁家行为不正常,总半夜出去遛弯,还有谁家谁家的狗总喜欢咬自己尾巴,还总喜欢冲着隔离王老二狂吠,急眼了还咬;又或者是谁家谁家的母鸡们因为争宠而打起来了,一时间鸡飞狗跳!

山河虽然满脑子的鸡飞狗跳,但他完全可以听完就忘记,过滤出去,只剩下最重要的水灾故事。

而无踪在房顶上听着看着山河被一群老女人围在中间,表情有些微的扭曲,嘴角也有些颤抖,他说实话,心里对山河的佩服直线上升,要是换做是他,他一定用出一招内劲儿外放,将这些人吹走......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收集信息,山河已经初步掌握了第一线的信息。

事情是这样的:朝廷派人去修理水坝,结果管理人员拿着金灿灿的银子和金子,心中没能够抵挡得住诱惑,在无力面对心中诱惑的前提下,贪了污,他也聪明,不想要自己单独承担责任,所以,基本上忽悠了一大帮人一起贪污。

就这样,一大笔的修水坝银子被官员们一一分享,到最后,真正修理水坝的时候,几百两银子够做什么?

是,足够修理百米内的水坝,可真正的水坝流域可不仅仅只是百米,千米长堤只维护修理一小部分就可以了吗?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大水来临之际,得亏有村民从邻村回来,一路上说发大水发大水的,直把大家吓得够呛。

这才在那村民的恐慌之中搬离了自己的小屋,躲到这周围的一个险峭的山顶上,看着水坝是怎样被大水冲开了一个口子。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大水淹没,再露出来,再恢复原样,却只见那大水直直地冲出去很远很远。

她们看着刚刚“修好”的水坝就这样轻松地毁掉,内心里是多么的可笑。

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这个水坝经过一番修整,可能挡得住二十年的大水?

村民们反应过来后,也不知道是谁挑的头,集体武装后,拿着斧子棍子和拳头,怒气冲冲地找到了朝廷官员,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开始义愤填膺地闹事,这回他们可有理了,所以,不管是年纪大的还是小孩子都开始闹腾。

最后说着说着竟然将朝廷派来的官员给绑起来了,那些侍卫哪能干,一起拉架,但架不住人多,一时间竟然叫村民把那官员给藏在了家中地窖里。

这下子可乱了套,大水淹没了村子好些天,等水下去后,村民也绑了朝廷官员,正正的就在一个痞子的地窖里,他家的地窖啥啥没有,有的就是一滩水,而那官员被关在里面,泡在水里,就好像武侠小说里的水牢...

这可把这养尊处优的官员给折磨坏了,第一天,他歇斯底里,死活说要出去就杀了这个痞子,第二天,他又累又饿,声音却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扬言说要出去后报复这个痞子,第三天,他已经瘦了一圈,眼眶也有些红,在这地窖里,他何曾能够睡得好?

于是,第四天,他有些妥协,只为了要那几口饭食,第五天,他为了一口干净的水,说出了自己第一部分的贪污银子在哪里,终于得到了几天的正常对待。

可好景不长,他吞进去了多少银子,就吐出了多少,一点儿没有剩下。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是收到了天罚,当初为何要贪墨这些,如果他还是一如当初考科举的时候那样纯正,也不会堕落到现在的地步,他幡然醒悟,然,等待他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与恐惧......

等到最后被侍卫找到的时候,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朝廷将这件事下了封口令,让知道的人都看好自己的嘴巴,别泄漏,不然格杀勿论。

不过,她们生性就是很八婆,本来对于男人来说,保守秘密还算简单,可对于一帮天天东家长西家短的大娘们来说,实在太难。

所以,她们在接纳过山河之后,不知不觉就被套出来话了,就这样,山河一封信,无踪快速送回,等到回到村里的时候,发现山河已经将每一户的祖宗八带的信息都了解了,这可不怨山河,实在是这些大娘太热情。

蓝雪在收到信件的时候正是开业前的一个星期,所以,她自然而然地就获得了星辰双眼。

都不用刻意,她的双眼就可以星辰灿灿,十分漂亮。

宫凡第一时间发现蓝雪似乎又变漂亮了,似乎比昨天都好看,虽然不知道具体哪里,但就是感觉看着蓝雪,他就有些受不住她温柔的眼神,就那样看着看着就能够不自觉地牵起她的手,很神奇。

蓝雪看着宫凡那有些更加迷茫的眼神,心中好笑,觉得似乎这些关于外貌的优势也确实有些趣味,什么纤纤素手,什么星辰双眼,什么面若芙蓉,都很能够让宫凡情不自禁。

虽然她也不是想要用这些来吸引宫凡,但她知道,除却这些,宫凡也会喜欢上自己的,因为灵魂的互相吸引是控制不住的。

也许现代的人们也是因为灵魂的牵绊所以才能够确认对方是自己的真爱吧,而不仅仅只是一副皮囊...

而这个水灾造成了村子里的猪存活量太少太少,所以才会猪肉肉价飞涨。

蓝雪想着,一般只有东西多了,价格才会下降,那么怎么样才能够让猪肉多呢?如果从别的地方买猪肉,是个办法,但能够让一座城市都足够的猪肉还是价值不菲的。

如果养猪,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去哪里能够得到这么多猪肉呢?

蓝雪百无聊赖的查看着系统里别的城市里的情况,无聊的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很自然的,系统开始自动为蓝雪搭配她想要查看的内容,一翻看,我天,还真有个系统出品的好东西,除了金钱和人不能够复制,其它这个机器都能够复制,而且是永久的!!

还有这等好物件?用还是不用?

用当然很简单了,买来一只猪,然后复制很多个,市场会自动供过于求,降下价格来,这是最方便的,也是最快捷的。

而不用这个机器,那就需要国家干预了,不过想要让国家干预,那么势必要国家出钱,出银子,那么说了,她一介女子,如何能够让国家出银子只为降低肉的物价?

这又不是战争或者什么敏感时刻,看来,还是只能够用这个机器。

蓝雪承认,她有点儿懒,还有一些普通,若是宫凡,想必会想出好几种办法来吧,唉,人懒不能赖床太软,人傻不能赖脑袋小......

所以,她花费了3万的功德值,一阵肉疼的用机器复制猪,并且将山河和无踪召了回来,山河准备做食为天的店小二,而无踪则是继续留在身边做护卫。

这些猪被蓝雪以超低的价格卖给了那些村民们,只说国家支持养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