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宫府是非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48字
  • 2022-01-23 21:42:26

看到这样的丫鬟,宫凡可以说因为素养好没有大发雷霆,已经很不错了,他冷眼看着翠儿笑完才威严的发了火,“藐视主子,无视主子,不尊重主子,行为举止异常,只这四条你就可以被杖毙,还用我说更多的吗?”

“我以前去母亲那里也知道你,令我惊讶的是,你今天实在不像以前那般,母亲器重你,然你如若藐视主子,你认为你还可以逍遥下去吗?”宫凡觉得今天的翠儿实在奇怪,奇怪到他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所以他多说了几句。

蓝雪觉得笑够了才用袖子一拂面孔,变回了蓝雪那张偷着笑的脸。

宫凡瞪大了眼睛,表情从最初的疑惑生气变到了摇头宠溺的笑,蓝雪观察着这一系列的变化,心中甜蜜,更加的喜欢宫凡了。

“你啊,知道你会易容术,却不知你这般调皮!你怎么进来的?”宫凡很自然的就想要靠近蓝雪,他看到蓝雪就想要靠近,所以说话的时候,跟蓝雪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蓝雪笑嘻嘻的将来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当说到他母亲的时候,她有心想要说的隐晦一些,却被聪明的宫凡追着问,结果,问完之后,宫凡的担忧就表现出来了。

“我怎么不知她有了身子,唉,她怎么这般隐藏。”宫凡一句话说出了他的担忧,他唯恐蓝雪多想,忙说起了从前的事。

宫凡的母亲叫做赵玲,是护国公的女儿,会一些武艺,才貌双全,是荆城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当时她选择了严肃不拘言笑的父亲,着实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不过,母亲喜欢就好,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人的感情一如既往的好,只是母亲的性子却越来越隐忍,有了事情从来不说,以至于他们两个人产生了距离。

眼下,母亲竟然还瞒着自己和父亲这么大的一件事,也不知她是作何想法,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

看着宫凡担忧忧郁的小眼神,蓝雪给了他一个吻,笑着说,她已经给他的母亲把了脉,给了药丸,保证药到病除,他莫要担心,重要的是解决父亲母亲间的矛盾。

宫凡点点头,说道,“这么多年,父亲连笑容都很少见,当初他就是这个样子的性格,母亲总是微笑的着的,可后来不知怎的,母亲的微笑越来越少,眼下竟然怀了身子都不说,可如何是好!”

一只手拍了拍宫凡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温柔的说,“我们一起想办法,总是不能够让两个人继续这般,我有办法,你附耳过来......”

这般那般的说了很多话,宫凡的表情都可以当表情包了,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思考,一会儿又了然,一会儿又犯愁,总之,看得蓝雪直笑。

毕竟这样温文尔雅的男子,平时都是一副君子的样子,跟她在一起就好像被注入了灵魂一般的生动,前后相差很多的样子,真的很涨她的虚荣心和童心,这一世的宫凡真有意思。

换个词可以叫做闷骚吗?哈哈~

蓝雪跟宫凡定下的是一个简单的计划,想要测试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

计划在两个人商量之下,初步定为让宫凡的母亲吃下一种看起来虚弱i,实则几天之后会迅速恢复身体的药丸,这种药丸当然是蓝雪的功劳。

宫凡再次刷新了自己对蓝雪的认知,本来刚开始只是觉得蓝雪熟悉,后来稍微了解后知道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很有自己的性格,开朗,笑容迷人,后来,跟她下棋竟然打成平手,这种结果让宫凡意识到这是个才女子,又意外知道她还可以易容。

要知道,在江湖上,如果会易容能够做成多少事情,蓝雪是个奇女子,而现在他还知道,她自己的病,吴钰的病竟然还是她给治好的,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越发好奇,也越发着迷。

没办法,魂都被勾住了,肉体就不用说了,跟着去吧......

所以,蓝雪以后若是有空就往宫府跑,通过地道去宫凡的院子里,时间比较不固定,不过都是没有人在宫凡身边的时候,进入到的宫凡房间里,宫凡曾经问过,“你是不是会武?否则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到了我的房间,还总会在没有人在身边的时候,不过你放心,我早就将身边的人调走,你可以放心的来。”

原来,即便是宫凡对蓝雪的身世有怀疑,对蓝雪的能力有不解之处,可他还是不去揪根抛底,不去伤害蓝雪,而是选择去全身心相信她。

这让蓝雪怎么能够不喜欢他,即便这一世他什么都不记得,但他本人的本灵魂的魅力还是那么大!

“嗯,我会武,可以说,我是个武学高手。”蓝雪微笑着说。

“是么,那我可要好好依靠你了,你得对我负责。”宫凡以为蓝雪在开玩笑,哪有一个深闺夫人是武学高手的,哪个武学高手不是鼎鼎大名,不是隐居深林。

可以说,这些武林高手,要么贼高调的宣示自己的厉害,要么贼低调的藏在了深山老林,弄得性格怪异,收徒也怪异,说话也怪异,总之,就是不一般,不正常。

不怪宫凡不相信,因为换了皇帝,他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被囚禁了多年的女人会是一个武林高手吧~

蓝雪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她想,以后有机会让宫凡见识见识自己的玄龙诀,他一定会下巴都惊掉,那时候一定很好玩。

想着想着,蓝雪先跟宫凡告辞,回了吴府,回去的时候,宫凡还很是委婉的说自己下回准备蓝雪爱吃的糕点,她下一次可以放心的来,早一些来都行。

蓝雪听后,嘴角微微上翘。

等到第二天,蓝雪并没有去宫府,这倒是把宫凡给急坏了,他想着是不是蓝雪遇到了什么困难,出不来,不过他在中午时刻收到了一个飞鸽传书的时候,心才放下。

原来,蓝雪说自己在制作药丸,就是那种让人看起来虚弱,实则三天后身体会变得更好的补药。

宫凡其实很感动,感动于蓝雪对于自己母亲的那种爱屋及乌,那种善良,那种不同于其他女子的智慧,他都很喜欢。

等到第三天,蓝雪悄然从窗户进了屋,宫凡立即站起身,抱住了从窗户进来的蓝雪,蓝雪感受到他怀抱的温暖,心中甜蜜,自然而然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来了个深情之吻......

叶子沙沙,风儿轻轻,云朵羞羞,情人依旧......

在这个越发凉爽的夏秋交接时刻,美好的令人心甜的让人充满幻想的爱情味道,在空中散发着美丽的味道......

亲吻后的宫凡似乎有些不知道今夕是何年,自己是谁,在哪里,又要做什么,他通通忘记,他只记得自己刚才仿佛飘到了云端,坐在那里看着日升日落,好不温暖。

蓝雪也感觉到宫凡的超级青涩,从第一个吻开始,他就容易喘不上气,第二个吻有进步,没有喘不上气,只是发愣,不过,看着他享受的表情,蓝雪偷笑,这个憨憨!

“凡凡?醒来吧,你该从白日梦的状态醒过来喽~~”蓝雪在宫凡面前跳起了大神。

宫凡的眼睛渐渐聚焦到眼前蹦来蹦去看起来特别调皮气人的蓝雪身上,突然一把搂过了蓝雪,抱着她开始转圈圈。

在这里,不得不说,爱的魔力转圈圈...

院子里都是他们两人的笑声,不得不说,蓝雪是真的很惬意啊,她这一世,真的可以做到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他——宫凡。

等到两个人都笑闹够了,宫凡才搂着蓝雪的腰进了屋,讨论起了这个药丸。

接下来的几天,宫凡的母亲也就是太傅大人的夫人生病了,整个府里都知道了。

本来赵夫人吃了“翠儿”带回来的药丸已经好了九成,可突然间就虚弱了起来,找来的郎中也都没有查出病因,纷纷摇头。

最终惊动了宫凡的父亲,只见太傅(宫全)知道了夫人得了怪病之后,立即询问情况,得知赵玲流过产,却没有告诉他的时候,他震怒,不过看着虚弱的快剩一口气的赵玲,想起了曾经两人之间的甜蜜时刻,心中酸涩。

多年的夫妻,多年的官场早就让他变得刚强和强硬,回到家还是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样子,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夫人的疲累。

当听到郎中们都说无力回天的时候,他坐在了椅子上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他锤着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称职的相公,当初他也是因为喜爱她赵玲才会一拍即合的,根本不是别人眼中的被强迫,只是懒得解释,没想到却让他夫人这么介怀。

这是他没日没夜陪在夫人身边的时候听到的梦话,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粗心。

他立即跟皇上请了最长的假,公务在家办理,这样可以守着夫人,如果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也绝对不会再续弦了。

所以,当他看到夫人的睡颜的时候,他开始了自言自语,他以为夫人听不到,其实,她是完全能够听得见的,只是她没有睁开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