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梦境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69字
  • 2022-01-14 21:38:46

一抹黑色绣祥云装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看到院子中摇椅上的丽人,微微愣了一两秒,似乎有几天没有见她了,她似乎变得更加迷人,让看见她的人都颇为心动。

哪怕此刻他是生气的,可看到一个拿着团扇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流光溢彩双眼的美人且这位还是自己夫人的时候,似乎从哪儿来一阵风就能够将他的怒火熄灭。

他来到这里并不是想要兴师问罪,而是想要听一听她怎么说。

他放慢了脚步,就这样走近了躺在摇椅上岁月静好的人儿,阳光下,树荫里,梨花,暗香,一切可以很美好,可他却想要问清楚。

他迎着蓝雪投注过来的一丝眼光开了口,“你为何跟母亲说和离之事?”

一丝淡淡地微笑过后,“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我们何曾说过这个事情不能够说?”

焦急凝聚在他的眉头,“可,我们的约定是说你还有可能留下来,你这是绝了自己的路和我的路!”

笑意依旧存在她的眉眼,“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不可能,是你不信,不过今天如果不是老夫人招见我,问我跟你说了什么,我倒是不会主动说这件事的,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我就不会逃避。你也不用逃避。”

一只手握紧了拳头,又再次松开,“那你为何将母亲气到晕倒?”

一双笑意的眼睛慢慢变得冰冷且冷漠,“你喜欢被人威胁吗?说要再关你禁闭,让你折断了翅膀,每天吃馊掉的馒头,看着窗外那一丛杂草,直到数清楚有六百五十六根杂草为止?”

那双修长的手开始变成白色,忽而开始颤抖,“我,我不知道。”突然间的,他觉得无论他怎么努力,蓝雪都不会原谅他的,那么他的半年约定算是什么呢?

他突然一言不发的逃走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女子,看着她,他都可以想象得到她吃着发霉的馒头数着窗外杂草的情景,他变得害怕,变得愧疚,他觉得两人的距离在不断拉远,远到他只能够远远看着她,使尽全力都够不到,他无力地放下了肩膀,走回了沧海阁.....

而身后那个自在凉爽的身影不甚在意的重新闭上了双眼...

本来不应该联系在一起的孽缘,不如早早斩断,再继续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

更何况,她遇见了她的另一半,更何况,她不喜欢吴钰。

吴钰默默走回了自己的沧海阁,谁都不见地躺在了床上,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真的走到了尽头?

回想起刚成婚时候,蓝雪抬起头的惊艳,他一逗她,她都能够爽朗地笑半天,那声音清脆,眼神清澈,曾经的他们也是有过幸福时光的吧。

这些记忆原来还在他的脑海中,只不过忘记了。

不过,就算现在想起来,也是无用了,他们之间......

这天晚上,吴钰做了一个梦,梦见蓝雪和宫凡是怎么相识相知相恋的,他们的一切他都梦的十分清晰,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般,等到他从梦中惊醒后,他整整坐了一盏茶的功夫。

他想着宫凡看着蓝雪的眼神,立刻否定了他们以前认识的事情,而且梦中的他们从很年轻的时候就认识,那是不可能的,那时候自己还没跟蓝雪闹开。

所以,这是个什么梦?

其实,这是蓝雪让系统给吴钰托的梦,她是要给吴钰提个醒,垫个底儿。

省得将来麻烦。

接连几天,吴钰都梦见这些,然后就梦见宫凡这一世也是奔着蓝雪来的,这样刻骨的爱,不是他能够理解的,却是他十分羡慕的,他突然很想知道,现实是不是真的跟梦中一样。

所以,他约了宫凡来家里做客。

宫凡因为对吴钰有愧,所以他说什么都答应,有求必应。

所以在蓝雪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宫凡已经到了沧海阁。

随后,吴钰派小厮去传话,说宫凡到了,让蓝雪收拾收拾来见。

蓝雪一听说是宫凡,忍着笑意,快速找到了一套清爽蓝色的纱裙,飘飘欲仙的禁,欲,感。

让一干丫鬟们都看得呆住,他们知道自己主子好看,可今天却格外好看,那双纤纤玉手抚弄着衣摆,水滴流苏插在繁复的头髻,一张无暇白皙的脸配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还有自然淡粉色的芙蓉面,整个人还带着一股子的气质,看傻了一干众人。

“你们主子我好看,我知道,你们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呵呵~”蓝雪一句话惊醒一群丫鬟和小厮,大家哄堂大笑。

随后,蓝雪带着丫鬟海棠去了沧海阁。

她还没有机会看沧海阁的样子,这回倒是可以近距离看一看了。

这个院子里最多的就是竹子,也不怪蓝雪惊讶,一般喜欢竹子的就是那种清高且专一的男子,可吴钰明眼可见的不专一不清高~

鹅卵石的铺就让这条路看起来有点高大上,路的两旁都是竹林,眼前最开阔的就是一栋二层小楼,不过这栋楼相当于别墅了,占地面积可不小。

看上去是花费了很多心思建造的,主要以黑蓝色为主的房屋看起来很有气概,再配合着竹林,看起来就像一座宫殿。

慢慢走进去,就远远的看到了那个丰神俊朗的人儿。

就那么背着手,旁边的竹林都成了他的陪衬,一袭白衣飘飘,多么令人向往。

蓝雪微微一笑走了过去,在他的身后一起欣赏着竹林。

蓝雪不是没有感觉到吴钰就在他们身后的屋子里观察着,虽然很隐秘,但她的鹰眼和狗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就让他看看也好,让他死心。

于是,在吴钰的特意回避下,宫凡和蓝雪一前一后的欣赏着竹林,直到,宫凡满脸忧愁的回过头,当真是愣住了,随后快速的看了一眼吴钰的房屋,见没有吴钰的身影后,才低声地跟蓝雪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双清澈含笑的眼睛登时抓住了宫凡的心,让他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不过他一直忍着就是了,他怕吴钰突然出来看到,可他不知道,吴钰正隐藏在一扇门后偷偷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内心疑惑的同时,酸涩感疯狂袭来。

他明知道梦中的不可能发生,因为时间对不上,事情也对不上,可为什么看着他们郎才女貌,他的心会这么酸涩,就算知道他和蓝雪之间有隔阂,有距离了,可他还是有些不舒服。

终于,在看到宫凡帮助蓝雪拂去粘在耳边的发丝时,忍不住走了出来。

宫凡的手立刻收了回去,脸色微微泛白,身子也微微侧过身,吴钰再看向蓝雪,发现她极其沉稳的转过身,“你刚才去了哪里?”

倒是把他想要说的话给堵住了,“我去净手了,你们在这里聊什么呢?”

宫凡这个时候恢复了常态,“我们在欣赏你的竹林。”他刻意没有说刚才的事情。

“哦?欣赏到什么了?”以前的吴钰是绝对不会这么究根问底的,可今天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想要打断他们之间的气氛。

以前没有做梦的时候,他可以没有别的想法,可自从连续做了那个可笑的梦后,他就格外在意他们。

今天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可以说让他看得清清楚楚,两个人眉眼中的笑意和温柔就好像一张纱布,将他们包裹进去,外人即便想要进去,就要承受住被纱布捂住口鼻的危险。

他现在的状态就是被纱布捂住口鼻的感觉,有些心跳加速,有些酸涩,有些呼吸不顺。

他想要说什么,可看着蓝雪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又有些挫败,罢了,一个是自己的兄弟,一个是不爱自己的夫人,他能说什么,他能问什么?会有什么样鱼死网破的结果?况且蓝雪已经准备和离了,他还能怎么问?

此刻的吴钰深感无力,原来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是这种感觉啊!原来,蓝雪早就吸引了他,所以此刻他才会这么纠结,这么难受。

宫凡倒是看出了吴钰的犹豫,他想,唉,是不是刚才他看出什么了?不然,他勇敢的说出来吧,只希望他不会对蓝雪造成伤害。

“钰弟,我...”他刚要说什么就被吴钰打断了。

“宫凡,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让蓝,让夫人陪你吧。”他险些说蓝雪,是不是在他的心里已经觉得失去了蓝雪...

说完,不留一丝犹豫的转头就走,看起来十分潇洒,可不知道他那张脸上是怎样的忍耐。

宫凡想要追上去,蓝雪扯住了他的衣角,冲着他摇摇头,这个时候过去,吴钰只会难堪。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原地,蓝雪听着耳边宫凡的叹息声,走了过去。

“他终究会知道的,我跟他清的越早,他受到的伤害越少。”蓝雪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宫凡。

“也罢,我会找机会告诉他的,方才,他应该是看到我给你拂发丝了,他必定接受不了才走的。”一双俊眼看着远方。

“嗯,不去想那般多了,我们见一面不容易,手谈一局?”

“你会下棋?”宫凡眼睛亮了起来。

蓝雪微微一笑,觉得这样的宫凡真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