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摊牌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34字
  • 2022-01-13 17:38:00

“回母亲的话,我跟官人说的太多了,说了要吃饱穿暖,说了要多读书,说了要一心一意不要三心二意,说了要孝敬母亲,说了太多太多规劝的话,怎么了吗?”蓝雪要是想要气人绝对是一绝,还让老夫人说不说别的话来。

果然见老夫人跟吹了气的气球一样,从脸部开始膨胀,她也是被憋得难受了,旁边的夏荷赶紧出来打圆场,她是真的怕了这位夫人了。

“大夫人容奴婢说一句,因着吴钰少爷在一个月之内休了十多个侍妾,所以老夫人很是疑惑,毕竟吴钰少爷一旦这样做,会引起言官对大老爷的弹劾,所以老夫人才极其关注这件事。”

蓝雪一边坐下喝茶一边悠闲地答道,“从以前到现在,我都干预不了也就是管不了他的想法,他若是想要做什么,我只能听从,所以母亲您多虑了。”

看着蓝雪悠闲的态度,老夫人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以前的她肯定是没有能力左右钰哥的决定的,可现在么,不好说,看着那么沉稳的蓝雪,老夫人计上心头。

“这些暂且不说,就说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给钰哥生儿育女,是不是有些不孝。”老夫人可算找到一个能够压制她的说法了,可她没想到蓝雪可以这么反驳。

“话是没错,可那还不是因为您的儿子他将我关起来,且没有跟我行周公之礼的原因,就像那个母鸡啊,母羊啊,若是没有公鸡和公羊来配合,她自己怎么能够生下后代,怎么怀孕?母亲您说笑了。”蓝雪虽然不想呆在这个府里,但这些乌七八糟的结论可别拿到她的眼前来。

“不过嘛”蓝雪想着先铺垫一下,“据我看来,官人他啊,怕是有些难有子嗣,您先别发火,您听听我怎么判断的。首先,他娶了特别多的小妾,可没有一个能够生下孩子或者说怀孕的,您不也是知道的么,再者,你们找的御医都是皇上的人,他们说的话安慰你的话你可信?还有最后一点就是,我这边也算是会一些医术,经过我的初步判断,他是因为有太多小妾,太过劳累才会难以有子嗣,这一点他自己现在也知道了,所以他休书许多小妾,也许也是因为这一点。”

“既然是这样的局面,我就必须给官人治好身体,等治好之后,我只有一个要求。”蓝雪特意不说话了。

她静静地看着思考中的老夫人,她相信她要的答案一定可以从老夫人那里得到。

果不其然,老夫人思考了一会儿就同意了她的要求,不过老夫人怕她狮子大开口,还特意提醒了她几句。

“你这些年在吴府也算是苦了,不过我们吴府不比从前,你可不要要求的太过。”老夫人眼神犀利,嘴角下抿。

“母亲放心,我的要求不难,跟赔偿之类的无关。”

“那到底是什么?你说说。”

“我想要和离!”一句震惊四座。

老夫人屋子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她们没有想到蓝雪会这么说,第一个觉得不妥的就是老夫人。

“你怎么会想要和离?钰哥他现在不是对你挺好的吗?你的大夫人待遇也恢复了,你还想要什么?”一副蓝雪不听话不懂事的眼神......

“因为我发现我忍不了一件事情呢~”蓝雪似乎学坏了,这种尖尖贱贱的声调自从对上老夫人,就没下架过......

“有话快说!”老夫人似乎忍不了蓝雪这样的声调,就好像捏着鼻子的狐狸精。

“我发现啊~”蓝雪故意慢悠悠的,“我要是看见官人跟别的女子亲密,我就会想要拿起一把大刀,向他们身上砍去呢,您说您心不心疼您的儿子?如果您觉得无所谓他死不死,那您就留下我,反正我吃穿不愁,住在这里还蛮舒服的。”蓝雪还想接着说,却被惊恐的老夫人打断。

“放肆!你敢!”老夫人一提到对儿子不利,那脾气就跟点了火的炮仗一样,忍都忍不住。

“我是不敢,可架不住我忍不住啊!我被关了这些年,脾气越发不好了呢,要是万一伤到了吴钰官人,我可怎么办好呦~我那么爱他,失去了他可怎么是好啊,呜呜呜~”

“你给我停~哭丧呢?我的钰哥还没怎么样呢,你给我闭嘴!”老夫人现在已经呈现出一种疯魔的状态,配合着她激动的直颤抖的身体,好像一个中了邪的老人,咦~不忍直视。

蓝雪偷偷别过头忍笑,回过头一副悲伤的表情道,“所以,我也是为了老夫人您好,您说,我若是控制不住自己,伤害了谁都不好,所以,我请求半年之后和离,为什么说半年后是因为您儿子其强烈要求的,我也没办法,您看是否答应我的这个贴心的要求?”

一副我为你着想,我也不想,但又没有办法的表情,可以说气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夏荷连忙在老夫人身后顺顺气,有些幽怨地看向大夫人,只见蓝雪虽然对着老夫人贱贱的,可遇到夏荷这样的眼神,她不急不慢地眼睛锐利地看了过去,夏荷突然被大夫人眼中的乌黑深渊所惊吓住了,就好像看到了多么可怕的一个人一样,夏荷赶紧的低下头。

老夫人注意到这个蓝雪的眼神后,心中也有些发颤,这是什么样的眼神呢?是一种你要是看我顺眼,不满意我,我就弄死你的眼神,绝对冰冷,本来她还不相信蓝雪能够有胆子砍人,可这都当着自己的面了,她还能够对自己的丫鬟横眉冷对,这说明她真的变得不同了。

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傻傻泼妇的感觉了。

聪明,但冷血,自己的儿子怕是真的驾驭不住这样的夫人,所以,她没有犹豫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半年之后,你治好吴钰的身体,我允你走,你当初带来的嫁妆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但,这期间,你不可伤人,只要伤害了,你的要求就别想了,我会困住你,继续关你。”老夫人实在气不过,威胁了几句。

蓝雪抬了抬眼,也有些不满意了,“老夫人在说笑了吧,嫁妆我走的时候是一定要带走的,这跟你们吴府似乎没什么关系,再有,我这人有个毛病,一旦受到威胁,情绪就会不稳定,不稳定就控制不住我的行为,就像这样。”

说完,就迅速的将茶杯给拂到了地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点儿都没有犹豫,直到一声脆响,那个茶杯被摔得粉碎,声音直扣人心,整个老夫人屋子里的人都被大夫人的行为惊住了,没有人会想得到,大夫人竟然可以做到这般!!

而始作俑者还在滔滔不绝,面不改色心不跳,“老夫人,其实呢,我也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一切都好说嘛,但要是真的受到了一丁点儿威胁,那我就属于那种控制不住情绪,可以同归于尽的,关键我也不想这样,可控制不住呢~”

蓝雪拿出手帕捂住嘴呵呵呵的乐,老夫人先是从地上碎裂的茶杯再慢慢看向蓝雪,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不认识这样的蓝雪,内心强烈的不甘却又不敢显示出来。

只身体被憋着难受。

“老夫人您快歇着吧,我也该走了,去给你宝贝儿子治病去,您有事没事别叫我,我忙得很。”说完,手绢一甩,人就飘走了,走的时候还撇了夏荷一眼,夏荷被吓得往春桃后面躲了去,兀自捂住她自己的心口位置,只觉得再也不敢抬头。

蓝雪这才满意地离开,一时间,室内一片安静,甚至还听到蓝雪哼歌的声音。

随后,老夫人晕过去了!

阁楼里一阵喧闹......

等吴钰回到吴府后,发现府中下人们都在忙活,忙问什么事,得到了老夫人晕过去的消息后,他火速到达了老夫人的阁楼,看到母亲躺在床上,头部围着一块巾子,眉头还在皱着,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春桃在一边着急抹泪,看到吴钰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上前诉苦。

听到了事情的梗概,吴钰有些愤怒,他愤怒的点很多。

首先,他觉得蓝雪的性子怎么变得这样了?她为了让老夫人讨厌,阴阳怪调的做什么?

还有,她觉得她没有跟自己商量,就把和离的事情说了出来,就好像她一定会这么做一样,那半年之约就好像一个笑话。

最后的最后,她吓到了自己的母亲,他可是要去敲打一番的。

于是,他在听了郎中的嘱咐后,吩咐丫鬟们好好照顾气急攻心的母亲后,气势汹汹地走到了梨园门口。

看着紧闭的梨园大门,心中的火气也来了。

在自己府里,还有自己进不去的地方还真是可恶。

于是,他大力的敲门,声音特别刺耳,且显示出他愤怒的情绪。

听着外面猛烈的敲门声,蓝雪冷笑吩咐,“去,给他开门吧,省得大门要被砸破了,多费银子~”说完,继续在摇椅上摇啊摇啊摇,丝毫也不在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