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宫凡的情不自禁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16字
  • 2022-01-12 22:12:45

这一世的宫凡唯有对蓝雪青涩害羞,不敢眼神对视,却情不自禁,就像这个吻一样,他明明应该坚决拒绝的,明明应该推开蓝夫人的,明明...

可他却沉浸其中,感受着那一抹温暖带给自己的超凡感受。

自己的五官通通为这个吻服务,完全沉浸...

这就是,他的,情不自禁。

等到蓝雪嘴都快要麻了的时候,睁开眼却发现宫凡依旧沉浸其中,那小表情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闭着的双眼上,清晰可见眼皮在颤抖,很可爱。

蓝雪拍了拍宫凡,将他从梦境中推醒了,他立即睁开了双眼,手也松了开来,英俊的表情此刻从震惊到害羞再到愧疚再到灰败,整个脸色从白色变成红色再变成青色和灰色,着实让蓝雪看了个精彩。

这样频繁且多变的宫凡,确实不太能看得到,有趣却也让她不忍心。

她爱他刻骨,几世的纠缠并没有让她减少对他的一点的爱,而是越发沉重沉淀,一点都不轻的分量让她始终难以忘却,总想着,幻想着,下一世的任务里能够碰见他,遇见他,与他厮守,也确实,有几世遇见了他,可他早已忘记了她们之间的回忆。

不过,她也就是气恼一下,照样还是绕了个圈回到了他的怀里,只因爱情真的没法坐视不理。

同样的,就算轮回几世的宫凡没有记忆,可他还是会情不自禁地靠近,亲近他的命中唯一。

此时,蓝雪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了系统,“以前我没有遇见他投胎的那一世,他有过别的女人吗?”

系统也是实在,“额,有,但都是家庭逼迫他娶得。”

“那也就是他们在一起了?他对那女人好吗?那女人爱他吗?”本来很生气,可想到自己也曾经跟过别的男人,所以她觉得自己不能当双标狗。

“那个女人很爱他,可他对那个女人只是亲情,没有爱情。”系统尽量说的简短一些,但他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皮赖脸缠着宋恭鸿的灵魂的。

“那,他们有孩子吗后来?”蓝雪心里说着不想太计较,可女人么,面对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有一些想法,尽管她已经很有礼貌了。

“有一个男孩儿。”一句话让蓝雪脸色白了白,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吃醋,不应该心痛,可她仍旧难受,此刻的她很脆弱,可她一抬头看见宫凡还是那样各种颜色的脸突然什么想法都烟消云散了。

是了,若是他们在一个世界,那么宫凡绝对会选择自己的,不是么?

自己要对宫凡有些耐心和信心。

想了想,蓝雪再次低声道,“宫凡,你刚才,真热情。”蓝雪承认他是故意的,要臊一臊这个闷骚男,让他看清自己的心。

“不,不是,我......”看着手足无措的宫凡,蓝雪继续挑逗。

“你亲了我,要对我负责。”蓝雪突然亲了宫凡的脸颊一口。

宫凡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着了火,心里却想着刚才蓝夫人的话,她说负责,难道她真的要和离到底?

此刻的宫凡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欣喜若狂和愧疚不已。

高兴的是从刚才蓝夫人的吻到她说的负责隐藏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愧疚的是,他这不是夺了朋友的夫人吗?有违礼义廉耻,也有违他自己的为人处世。

可世间的事就是这么不完美,他一直对女子无感,无论你是美若天仙还是冰山美人还是什么皇亲国戚小公主,或者是什么呛辣小辣椒,温柔小淑女之类的,无论长相,性格还是地位,他都不在意,他只是对蓝雪有感觉,第一眼从酒楼上面看见红衣的她,心跳就不正常过。

日思夜寐的只想着她,对别的女子的追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对蓝雪有兴趣。

而蓝雪却是朋友的夫人,已经成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

“我,我会对你负责,你是真的要与吴钰和离吗?”宫凡不自觉地就改变了对吴钰的称呼,他怕是有些不好意思再叫出钰弟了。

“对哦,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本来现在就要和离的,可他非要让我再呆半年,我只好应下,大概也就是半年后,我就会和离。”蓝雪将结果告诉宫凡,就是要他想想两人的将来。

“蓝,蓝雪,我会对你负责。”宫凡似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样艰难的话。

“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我让你对我负责,不仅仅是因为你亲了我,我亲了你,而是因为我心悦与你,你可明白?”蓝雪此刻化身大姐大,说出的话都霸气的很。

宫凡抬眼深深地看着蓝雪,随机很快露出了一抹满足的微笑,似乎这一句话对他的影响特别大,他微红着脸回应,“我明白,蓝雪,我很高兴,又很愧疚。高兴的是你我都互相爱慕,愧疚的是,我怕是要对不起我的兄弟了。”

一段话说完,两个人沉默了一小会儿就被蓝雪打断。

因为她直接牵住了宫凡的手,纤纤玉手牵着修长的大手,看起来是那么和谐。

蓝雪歪着脑袋看着宫凡道,“他对我怕不是爱,就算最近对我有了兴趣,也是因为我的转变,可他还是照样对别的女子有兴趣,我不会是他的唯一,而我也不想做他的唯一,我想做你的唯一,宫凡~”

这些撩人的话,情话就好像无师自通一样从蓝雪的嘴里说了出来,直说得宫凡心花怒放,这一天,他觉得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没有更好,只有最好。

他回握住蓝雪的手,“我知他的性格,他应是不会只对你有兴趣,所以,我支持你和离。”一番话说得好像义愤填膺的,可细细一想,这不就是他有私心么。

蓝雪觉得宫凡可爱,伸出另一只手就抚摸着他的脸颊,“我是一定会和离的,我心悦于你还怎能跟他继续一起,做他的夫人?我们怕是要挨上很多骂名,你怕吗?”

蓝雪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她倒是有些害怕宫凡退缩了,毕竟她嫁过人,身子非清白,这样的女子怕是他的家庭不会允许,也不会接受。

如若因着他而接受,那么之后的日子里不难想象,在他家里会有多难熬,虽然她随身的寿终正寝系统很强大,什么也不怕,却也不想有着这些麻烦事儿,所以,她隐隐有着一个念头,浪迹天涯~

不过,现在还不能说,一切还没有头绪。

“我不怕,我怕你难过,人言可畏,可你都迈出了这一步,我如何能够不挡在你的前面,你放心,我定会拼尽全力护你周全,我说到做到!”

这样的宫凡让蓝雪觉得踏实极了,她满意地点点头,心中慰贴,这宋恭鸿无论投胎到谁的身上,都是那么正直,有主见,让人踏实。

出来时间超过了两个时辰,两个人不得不分开,同时,他们约定下一次的见面时间,离别的时候,宫凡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拥抱住了蓝雪,蓝雪也笑着回抱住宫凡,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酒楼。

蓝雪告诉宫凡,她会易容术,一会儿会以另一张脸离开,宫凡只诧异了一秒钟,心中也佩服蓝雪的多才艺,却是在蓝雪走后,深深的看着她的背影,留恋不已。

他,承认自己栽了,栽在一个已成婚女子身上,她身上似乎有很多吸引他的地方,让他像掉进泥沼泽一样,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背影后,宫凡才回了家,到了家中,他唯恐家人发现他的心中所想,将那个名字深深地藏在了心中,想着两个人的将来该如何是好。

可想着想着,他就越发想念蓝雪,想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蓝雪一蹦一跳地回了吴府,却看到了梨园门口的夏荷,夏荷看到活泼的蓝夫人,有些讶异,看来蓝夫人心情比较好,可接下来老夫人的招见,怕是不那么愉快了......

“夏荷?”蓝雪停下了脚步。

“大夫人,老夫人想跟您说说话。”夏荷可是知道这位夫人的厉害,才改变性格,就能够将吴府搅合的天翻地覆。

先是得到了吴钰少爷的宠爱,再是得到了老夫人的首肯,恢复了大夫人的待遇,然后不动声色的将之前最受宠爱的一干侍妾,特别是梅琴都给赶走了,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实在可怕。

面对这样强势的大夫人,夏荷的态度比之前恭敬上十倍。

“前头带路。”蓝雪也是个干脆不拖沓的人,在这个世界里,她毫无压力,什么婆媳关系啊,什么夫妻关系啊,都不是问题,她来做任务了,不是别的。

所以,衣裙飘飘的她来到了老夫人的“威武”院子里,这回没有多等待就被招唤进去了。

进去后,老夫人抬眼看了看蓝雪的装扮,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开始问了话,“你最近跟钰哥说了什么?”眼神还是依旧那么犀利,尖锐。

可对于蓝雪这个快要千年的灵魂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只见蓝雪不急不忙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