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吻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86字
  • 2022-01-11 12:30:13

宫凡最近很烦恼,他的学术好的没说,可人却焦躁了不少,是太子最先感觉出来的,有时候宫夫子上着课,就会有些走神,讲《诗经》的时候,还出现了脸红的症状,太子尤为担忧,他劝说宫夫子回家好生歇上一两天,再行回去教学,宫凡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儿,却也日渐消瘦。

他,一个太子的老师,竟然因为看到诗经上的诗词而走神,真乃奇耻大辱,若是以前,他定羞愧地要求责罚,可现在的他只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一个人的毒,而这个人还是别人的夫人,确实难过。

他的心情复杂,想要去喝上一杯解解愁,刚坐下点了一壶酒,脑海中就再次浮现了蓝夫人的面容,可爱,美丽,俏皮,魅惑,每一面都那么动人心魄,就好像中了毒一样,是不是的发作,却始终不见好,且心还越来越疼,着实难过。

本想着喝酒却奔着“客来从”去了,进去后也只点了一壶酒,静静地等待酒的到来。

可等来的却是一个青衣女子。

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子,宫凡刚要呵斥,却看到一双熟悉的双眼,那双含笑的眼睛,带着戏谑,带着隐含的快乐就那么直直地闯进了他的眼中,就犹如在他心中投入了一颗石子儿。

宫凡的眼神从惊讶到了然到苦笑,随即自言自语道:“现在就连没有饮酒都产生了错觉了吗?”说完还不自觉地再次看向了那个“幻觉”“错觉”。

就看到一身青衣的蓝夫人笑意盎然的向他走了过来,在他看来,这都是假的,所以,也有些放肆地让自己不去躲避,结果就被蓝夫人给调戏了。

蓝夫人看着这样的宫凡,乖巧又可爱,不禁用那双得到奖励的纤纤玉手抬起了他的下巴,慢慢靠近,整个过程还是不发一言,就好像真的是梦境一样。

宫凡此时此刻的眼神早就变成了晃动不已的激动,他想,就是在梦中,自己也不曾,她也不曾这么孟浪,可他却是欢喜的要命,明明渴望,却只能在梦里,而且还是白日梦里实现,着实是...

不对,下巴上的手有温度,有温度!这是真人!

这一认知吓得宫凡那双俊秀的双眼剧烈地抖动,身子立刻站了起来,躲开了那只手,和那个美丽如仙子的脸庞。

他惊魂不定地看着蓝夫人,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他能说什么?说她不守规矩吗?不,他说不出口;说她举止孟浪?不,他不舍得。

终究是化为了心底的欢喜,但却不能表露出分毫。

只有蓝夫人冲他微微一笑,眨了眨右眼,俏皮得很,接着,她竟走向门口,宫凡似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的手微微颤抖,他想要留住她,他只想跟她说说话,别走,不行吗?

可下一刻,宫凡却惊了,竟是蓝夫人将门从里面插上了,这,这是何意?

一袭青衣顺便也关上了窗户,只留下一个清丽的背影。

宫凡突然就紧张了起来,蓝夫人这般莫不是?

“宫凡~你可看好了我是谁。”蓝雪知道宫凡认出自己了,但就是想要用这张打扮过的脸刺激刺激他。

果然,系统帮助化过妆的蓝雪的脸就像天仙一样,眉中间有个蓝色的莲花,似仙似魔,嘴角一丝调皮的弧度就好像强力胶一样,胶着着宫凡的眼光,让其再也移不开。

是了,宫凡的渴望全写在脸上,他都不知道此刻的他早就不是清心寡欲的人如玉公子哥的形象了。

他被迷霎了眼,半柱香的功夫才缓过来气,他生怕多喘一口气,仙女就飘走了。

不知怎的,以前也见过这个蓝夫人,很久以前,却丝毫没有现在的感觉。

然而,现在,只是看见了她的鞋子,思绪就开始飘忽不定了,心神不宁,也就是说,她对自己的影响力已经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就好像刚才,她单单就那么近距离看着自己,自己就已经无法呼吸了。

在现在的蓝夫人面前,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知道。

可事实上,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对蓝夫人的心思了。

十分明确的心思。

十分可笑,十分短暂,但就是十分明确,他喜欢她,可能也爱着她。

真的是平生不会相思却害相思。

他慢慢心中变得苦涩,现在想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抬起他略微哀伤的眼睛,轻声的说:“夫人找我可是有事?”实际上,他想问的是,你怎么找到我的,可他忍住没有说。

蓝雪却猜到了他的想法,她轻轻一笑,坐在了他的对面,温柔的开口:“我是找你有事,因为,我最近总能梦到你,自从我想要跟吴钰和离之后,我总能够梦到你,唉,我也不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很奇妙,很独特,就像你这个人一样,与众不同。”

最后四个字说在了宫饭的心上,不过“和离”两个字一出口,宫凡承认,自己第一反应是高兴,可他不能够这样,那是朋友。

“你,”手指颤了颤,“你为什么会想要和离?”宫凡觉得换个话题为好,但凡换一个女子,他都不会管这些闲事儿的,可换做是蓝夫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有责任有心去帮助她。

“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了感情,最开始,我是喜欢他的才会选择嫁给他,可他不珍惜,还关了我十年,这些你们都知道,对于这样的人,你说我能够喜欢得起来吗?”蓝夫人一双纤纤玉手状似无意识地点在桌子上,白嫩的发光的一只手瞬间吸引住了宫凡的眼神。

他嘴里默念金刚经,静心咒,这才缓和了一些。

想到自己刚才那么专注地看她的手,脸色微红,不过,他很快就开口说了话,“钰弟确实说过这件事,可那时的你似乎有些不同。”他倒是实话实说。

“确实我承认那时候我比较善妒,可我问你,你若是喜欢一个人,你会甘愿看着她与别的男子你来我往吗?”似认真似不经意地问出了这句话后,宫凡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握紧了。

他光是想象到蓝夫人跟别的男子嬉笑的画面,心中就酸疼的难受,更何况他还没有跟蓝夫人怎么样呢。

他一直是一个纯情的人,他的父亲也是,他的爷爷也是,可以说,这个特点是他们家族的特点,他始终认为,若是喜欢若是爱上一个人,那别人是进不了自己的眼的。

所以,他抿了抿唇继续说道:“我若是喜欢一个人,我会全心全意护她爱她,不让她收到各种伤害,我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

上道!哈哈,恭鸿还是这么明白事理,真不错,蓝雪笑眯眯地想。

但她也得装一装,不能吓到她的未来夫君了。

她装作哀伤地点点头,继续说着,“所以说,我对吴钰早就在那几年没有了感情,我厌恶吴府这个地方,我拒绝看到关于他的一切,这样的我,你觉得还能够跟他继续白首偕老吗?”

说完,还状似忧伤的低下了头。

宫凡看着悲伤的蓝雪,内心里在咆哮,却只能伸手轻轻拍了拍她。

而蓝雪趁此机会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装哭”,好吧,蓝雪只能说,自己为了爱情牺牲自己的身体了......

宫凡则僵硬着身子不敢说话,不敢动作,那只拍蓝雪的手早就举了起来,迟迟不肯落下。

蓝雪聪明啊,她追宫凡还扭捏啥,都老夫老妻几辈子了,所以,她不客气地在他怀里“翻来覆去”,占尽便宜,而后才不舍的离开。

感觉到怀里空空如也,宫凡内心里的孤寂感很强烈,他觉得自己好想抱住这一缕温暖。

可他还是不能。

看着纠结皱眉的宫凡,蓝雪在心里偷笑。

但终究还是舍不得的,所以,她再次暗示道:“我今日来找的人就是我这几天梦中的人,我现在想要确定一件事,不知道他能不能配合我。”一双充满希望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不明所以的宫凡。

好在,他思想单纯的点了头,蓝雪才高兴的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先闭上眼睛,我再告诉你。”

宫凡秉持着相信她的原则闭上了双眼,蓝雪看着那张精心雕刻的侧脸,脸红了红,却义无反顾的吻了上去。

宫凡只觉得什么柔软的东西贴在了他的唇上,就好像最好吃的糕点一样让人心情美丽,可一睁开眼,全身都冻住了,他看着近在咫尺同样闭着眼睛的蓝夫人,心脏早就开始负荷运动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声音大到他的全世界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耳边都是嗡嗡声,眼睛只看得到那紧闭的双眼,嘴唇上的那抹甜蜜就算是此刻让他去死,他都没有二话。

慢慢地,他握紧了双拳,张开,再握紧,最终抵不过心底的贪念,回抱住了那一个人儿。

就好像灵魂交融,就好像百花齐放,又好像在做一个美梦,乘风破浪的美梦。

此刻的蓝雪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到完全投入的宫凡红着一张俊逸的脸,小心翼翼地回应着自己,她开心地笑了,而后更加投入的完成这个仪式——他们再次相遇的仪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