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女人心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22字
  • 2022-01-10 17:38:05

莫非,女子都是这般想的吗?

如果是真的爱对方,就绝对容忍不了他有多个女人?

一番话彻底让他清楚了自己以往的行为有多遭恨。

“如果眼睁睁让你看着我跟别的男子眉开眼笑,丝毫不顾及你的感受,而且还是跟多个男子这样,你什么想法?”杨洁是个痛快人,她说的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如果不换位思考,吴钰始终还是那个自以为自己有多了解女人的男人......

“你是有多水性杨花才会跟多个男人眉来眼去?”吴钰显然有些怒火,他无法想象自己被戴了很多个绿帽子。

“是啊,你会觉得我像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而你呢,是不是也是人尽可夫的男子?你跟多个女子可以,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说到底不还是因为你是男子么?可为什么男子可以做的,女子不可以?我大可以在离开你以后找个男子度日,他们都愿意给我大把大把的银子花,我为什么没有跟别人?你有想过吗?”

似乎十分无奈,十分委屈的声音让吴钰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他说实话,到现在都没有太站在杨洁的角度想问题。

他看着哭的无声无息却牵动他心的一双眼睛,曾经是那么欣喜地看着他等着他爱慕着他,可现在那双眼睛里面的亮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复杂地眼神,里面包含了好多情绪,多得他都不好意思去看了。

“我不离开不是因为不能离开,而是因为我的内心深处还对你抱有希望,对你还有着爱慕,如今我坦然承认,不过是因为我真的忘不掉你,你这个人已经深深的刻进我的心中,没办法抹掉......”这番话如果是平时,吴钰可能没什么感觉,可如今是杨洁被贴上了真话符,见识过真话符威力的吴钰知道,这些话是杨洁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她没有像其它小妾一样只知道抱怨,而是将自己对他的爱全部说了出来,说明她内心是有多爱他吴钰,看着杨洁的眼神,吴钰突然无言以对,是啊,曾经,他们是怎么分开的,现在总算明白了,吴钰不是无情,只是不懂得爱情。

他心中对爱情的向往就是如当初那一对爱人一般,互相可以牺牲,如今,他很想问杨洁一句话。而他也明明白白的地问了出来,“杨洁,你可以为了我不顾生死吗?”

这句话他他也同样问了别人,可到了杨洁这里,他竟隐隐的有些期待。

杨洁毫不犹豫地笑着说:“如果真的会有这样的时刻,我一定会挡在你面前,我愿意替你死!”一番话,让杨洁说出口,就觉得铿锵有力,斩钉截铁,她的眼神坚定,认真,嘴角却还带着微笑,似乎为着吴钰去死,她都觉得骄傲一般。

看着面前这个柔弱的女子,吴钰的心重新开始跳动,他一直在寻找的女子,如今真的找到了吗?

他不是真的要对方为自己牺牲,只是想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有这颗为他牺牲的心!

他是多疑的,他也是敏感的,可在真话符的作用下,他脱去外壳,被一个个女子用刀子挖肉,然而到了杨洁这里,他才觉得自己流血的血肉已然被她用言语填补好,破败的身躯被杨洁的一句话注入了活力!

是啊,他一直等待的不就是这样的女子吗?一个自己喜欢,又对自己真心的女子,不为名利,只为着他这个人,不为皮囊,只为灵魂。

他,找到这么个女子了!

一时间,似乎有些释然了。

没错,他纠结了好多年,从十多年前他就开始寻觅,阴差阳错之下,夫人识得了仙人,有了这些真话符,他才彻底明白,自己的身边,真的有这样的女子,而他却还一直寻觅......

他在外人眼里的花心其实是他的保护伞,也是他寻觅的手段。

有人喜欢名家的书画,有人喜欢妖娆的美人,有的人喜欢经典诗词,而他偏偏就喜欢找那个真心对他的女子。

眼下,找到了,顺着微风忘了过去,在一个几乎破败的围墙下,美人含泪,嘴角含笑的杨洁仿佛发出了五彩的光芒,照的他心中暖洋洋的。

没有人知道那天下午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他们的“冷宫女子杨洁”从自己的院落,搬到了距离吴钰的沧海阁只有一墙之隔的桃园。

而她的待遇也从一个侍妾提升了一个仅仅次于蓝夫人的待遇。

蓝雪听说后,弹了弹自己刚刚染好的红色指甲,微微一笑,开心地说:“很好~真不容易有一个真心爱他的,希望他珍惜,嗯,看来离我要走的时间还能缩短点儿了,我想想,我该怎么约他呢,想想都好笑。”

蓝雪一边想着怎么继续撩宫凡,一边真心的为吴钰感到庆幸。

毕竟,这个家的环境,这个吴钰的性格和行为,能够有真心人在身边,确实不容易。

另一边的吴钰,走到了梨园门口,想着跟蓝雪说一说自己开心的事儿,可突然想到她们说的那句话:有哪个女子愿意分享自己的夫君?

举起的双手慢慢的放下,他有些糊涂了,他当真要把杨洁的事情告诉蓝雪吗?本来是要蓝雪留下来继续做夫人的,可想起杨洁他犹豫了。

他到底是喜欢蓝雪多一些,还是喜欢杨洁多一些?一定要二选一吗?他陷入了一种新的疑问中。

这如果是在以前,他绝对不会产生这些挣扎,犹豫?选择?通通收下有什么大不了!

可现在,在经历了这么多反对的声音和谩骂后,他有些不自觉地反省了,他认为他可能只是他自己认为的了解女子,其实不然.....

吴钰这几天都频繁地去了桃园,心中也全然改变了想法。

他觉得自己难得找到这样对自己真心的女子,更难得的是自己还是有些喜欢她的,这样的杨洁让他觉得惊艳和欣喜,从原先的不理解她,到现在的想要真正的了解她,这些杨洁都能够感受得到。

吴钰似乎变了,变得更加真实了,过去是一种虚假面具的感觉,明明对着你乐,却感觉不到欢乐,明明对着你温柔,却感觉不到他对你的情谊,如今嘛,倒是......

杨洁觉得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事让吴钰回心转意,可就算她想破脑袋都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玄幻...

吴钰却是很清楚的记得杨洁说的每一句话,他目前在纠结的是,跟蓝雪的半年之约...

蓝雪这一天主动找到吴钰谈话,一见面就调侃道:“听说,杨洁被你挪到桃园啦?哈哈,不错嘛,好好珍惜,我若是没看错,她是个好女子。”

“咳咳,你也不错。”

“别别别,我对你可没有她真心,她是不是说了什么?说与我听听。”蓝雪好奇的问。

这时候,那双桃花眼再次泛起亮光,他踌躇着问:“你会为了我牺牲自己的性命吗?”

“你在开玩笑吗?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还会为你牺牲?”蓝雪不想藏着掖着,不想给吴钰无望的希望。

吴钰明显有些失落,但他坚持不懈的问:“如果是以前你爱我的时候呢?”

蓝雪想了想,以前的她也确实能够这么做,但她若是此刻这么说,那么吴钰将会对自己纠缠到底,罢了罢了,就违背原主的意思,说得狠一些吧!

“以前?以前的我根本也没有感受到你的爱意,所以我自然不能够为你而放弃生死,我说官人,你应该感激我给你这么多的真话符,让你明白谁才会真心对你,不过嘛,你也别用在我的身上啊!”蓝雪笑眯眯地将后背的那张符纸摘了下来。

就是为的防止谁多作怪,她特意将自己全身贴了一层膜,水膜,万能的水膜。这样,即可以规避危险,也可以发现异常。

这不,这个吴钰趁着自己说话的功夫,竟然无声息的就用了一张真话符,还真是熟练......

吴钰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却也对蓝雪再也不敢放肆了,毕竟,自己的夫人蓝雪是被仙人眷顾的存在,他是不是应该供着?

蓝雪不懂他心中的弯弯绕,鼓励他继续给别的小妾贴符,并且温柔地用言语教训了吴钰一顿。

说他不要再浪费一个真话符了,说完,当着吴钰的面将那个真话符烧掉,看得吴钰一阵肉疼。

自此,要说这个吴钰小霸王比较怕的人,多了一个蓝雪,也就是他名义上的夫人......

谁也不清楚他怎么会心中惧怕他夫人,可若是蓝雪想要出门,想要银子,想要做什么,他都会全力帮忙,且没有一丝怨言。

蓝雪看着这么听话的吴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自己要出去走走,吴钰自然答应。

有着影子技能的蓝雪早就对宫凡使用了影子技能,在第一次见面后,她就已经掌握了宫凡的一切行踪,毕竟,知己知彼么。

这回,看着宫凡又到了之前他们喝酒的那家“客来从”,她的心思也活跃起来了~

她,一袭青衣,一个面纱,简约又不失大方,眉间一朵蓝色莲花趁得整张脸似乎活了起来,眼角用水膜做了几个星星形状的装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没错,她要去见宫凡,就算有什么意外,她还有变脸技能和地鼠技能呢,她不怕那些个,她现在只想看看他,问问他过得好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