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害羞的宫凡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52字
  • 2022-01-07 12:39:39

时光正好,正是一起玩乐时,蓝雪听完饶丞的案件分析后,颇有心得的点了点头,随即敬了饶丞一杯。

一杯下肚,饶丞跟开了话匣子一般的说起了他查过的案件,要么是无头案,要么是情伤案,要么是复仇案等等等等,说得蓝雪还真来劲儿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没完,吴钰和宫凡都搭不上话。

吴钰倒是嬉皮笑脸的抢着要喝酒,不让饶丞继续说话。

宫凡则不声不响的喝酒,内心酸涩,不过他也是有腹黑的一面的,只见他优雅的唇形开口道:“饶叔曾经跟我说过,最近有一个案件,没有人能够解开难题,很是犯愁。”话到这里,相信对查案如痴如醉的饶丞一定会上钩。

“你说哪个案件?红衣那件?还是梅花印记那件?你倒是说啊,快说啊!”饶丞一遇到这种事情,眼睛都要直了,他就算是喝醉了也要问出个究竟。

只见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到宫凡那里,宫凡用余光看到蓝雪终于看向自己了,那心里头有点儿甜,食指有些不受控制的动了一下,随后又优雅地对着饶丞说:“具体的你应该回去问你父亲,我这里只有这些消息,据说朝廷还悬赏谁能够解出这个难题,黄金五十两。”

话说蓝雪看到宫凡的那些小动作都有些忍不住想笑了,他这一世好像有些傲娇呢。

饶丞这回不说话了,开始使劲儿的思索到底是哪个案件,连酒都没喝好,等到玩了一轮游戏后,他已然大醉特醉,但他还不忘记说要回家,大家闹哄哄的让他家小厮将他带走。

再次,剩下了他们三人。

这奇怪的组合。

吴钰自然是输的最多的喝的最多的,依旧是只有蓝雪跟宫凡最清醒。

此时的吴钰抓着蓝雪的手说个不停,从小时候说到现在,而蓝雪多数是以微笑安慰为主。

另一边的宫凡看着吴钰那抓着蓝雪的手,心里的醋味儿发酵,使劲儿的用眼睛盯着,似乎想用眼神将那只手给分开。

可他知道,自己并不能这样做,突然觉得自己需要远离蓝雪,却听得吴钰再次醉倒的声音。

宫凡身体微微一颤,转过头看向了到桌子上的吴钰,再微微抬头,看到了蓝雪无奈的双眼,顿时,有种内心隐藏的小快乐,他知道不对,可他无法去掉想要单独跟蓝雪待着的想法,这是着了魔了吧?

他此刻才敢仔仔细细地看蓝雪,又怕蓝雪发现,所以总是在蓝雪一抬头就移开视线,蓝雪心中越发想要逗宫凡了,突然在某一个刚低头的瞬间就抬头看向宫凡,就看到宫凡来不及躲闪的眼光是那样的窘迫。

蓝雪忍不住捂着嘴无声的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好不容易止住笑,再去看宫凡,就发现他假装看窗外,耳朵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很可爱。

蓝雪悄悄的给吴钰洒下了沉睡粉后,又给他盖上了一层水膜,这才双手托腮的跟宫凡说话。

“听说,你是太子的老师?”蓝雪歪着头看着依旧看窗外的宫凡。他清朗的外表还真符合自己的口味。

“蓝夫人所言正是。”还文绉绉的。刚才那腹黑劲儿去哪儿了?

“那你可否给我写首诗?”蓝雪就想看宫凡无措的样子。

宫凡这回可是整个身子都惊的转过来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也许是开心,也许是疑惑,他用眼神询问着蓝夫人。

“据说你的墨宝弥足珍贵,我想我们也是朋友了,可否给我留下墨宝呢?”蓝雪想着,是灵魂的力量大呢,还是他的理智力量大呢?

“蓝夫人说笑了。”还在矜持。

“我没有说笑哦,我就想要你给我写首诗。”蓝雪还就不信了,这一世的宫凡这么撩不动?

“蓝夫人这是为何?”他内心实在很想很想给蓝夫人写首诗,他已经写了不止一首了,可当蓝夫人真的跟他要的时候,他却不能够害她,他怕人言可畏。

“不为何啊,难道我还不能跟我的朋友要一墨宝吗?”蓝雪无辜的样子让宫凡不忍心。

“非是我不想给你,只是男女有别,我给你不要紧,可我怕人言可畏。”说完这句话,还特意看了一眼吴钰的方向,显然顾虑众多。

“不愧是人如玉的宫凡公子,为别人考虑的就是周到,不过,我自有打算,而且我做事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的闲言碎语而改变,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影响我自己的追求,所以,我都不在乎这些,你可以送我墨宝吗?”这回的蓝雪很严肃很认真的看着宫凡,就好像他一旦说不,她就再也不开口一样的决绝。

宫凡的心慢慢的跳的很快,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可如果他此时不给蓝雪一个答复,他似乎在自己那一关就过不去,不过他还是叮嘱蓝雪尽量不要拿出来给人展示。

蓝雪顿时笑眯眯地答应了。

宫凡看着蓝雪的笑颜,觉得自己就算是得罪所有人也想要答应她的要求,只要她高兴就好。

这种宠溺来得毫无征兆,仅仅只是她的一个微笑,就可以让他缴械投降,这在以前完全是天方夜谭,哪个女人能够请得动这位宫凡公子都算是要烧高香了,可眼下竟然...

蓝雪兴致勃勃地看着宫凡想都不用想就写出了一首关于自己的诗词,心中甜蜜,这个宫凡,即使投胎几次,对自己的熟悉还是刻入骨子里,对自己的宠溺也还是形成了习惯,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如果这次攻克的对象是他,那么她还会嫌弃吗?

她不敢去想。

也许,她会改变态度吧。

不过,现在看着他一手漂亮的字体,还有那饱含深意的诗词,蓝雪心中还是很满意且很开心的,这个人还是这样,看着他的皮囊,感受着他对自己的好,两个灵魂仿佛有了感应。

宫凡本想回过头看看蓝夫人,却看到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离自己十分的近,近到他能够清楚闻到蓝夫人身上的花香,就好像一瞬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里只有他们两个...

宫凡有些不敢呼吸,怕只那么一呼吸,那一双漂亮的眼睛就会离开,但同时他的脸开始变红,额,变紫......

一双手拍在他的后背,惊醒了他,他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可感受到那双温柔的小手在拍打自己的时候,他又觉得其实也挺开心的。

这样矛盾的他自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可蓝雪却被他逗笑了。

“你怎么被我吓到不能呼吸了?我有那么可怕吗?”有,你有!你真的很可怕!

宫凡觉得,自己的一切在遇到蓝雪之后都会发生不一样的变化,自己的骄傲在她面前似乎都变成了害羞,变成了担忧。

可他上瘾的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在一起一样。

他紧张的看了看睡着的吴钰,些微的拒绝了蓝夫人的拍打,连着说了好几声:“不用了谢谢。”

实则他多么渴望蓝夫人的关注与接触。

他只觉得自己后背火辣辣的发热,那双温柔的手碰过的地方,都要着了火。

“你,你不可怕,是我,觉得,男女有别。”宫凡几乎都要结巴了。

“哈哈哈哈哈,你可真好玩儿,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给你拍拍背不是问题吧,你啊,不用想太多,我只是喜欢....你这个性格,期待我们下一次的见面哦,还有谢谢你的墨宝,我很喜欢。”蓝雪决定好好撩一撩这个可爱的人。

“你,你喜欢就好,咳咳。”他害羞的别过头,耳朵再次发红。

惹得蓝雪又低声微微的笑,听见了身后的笑声,宫凡的耳朵更红了。

可等到他回过头的时候,身后早就没有了人,吴钰也没有了,蓝雪也没有了,就好像刚刚那是一场梦一样,是梦吗?

宫凡喝了一些酒,竟分不清刚才是梦境还是现实,直到看到窗外的景象。

一个女子正扶着一个男子,额,可以说揪着男子的脖领子往外走呢,突然她回头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睛,调皮的一笑后,上了马车,也顺便将那男子摔了进去,没错,就是摔~

看得宫凡一愣一愣的,反应过来后,竟也勾起了嘴角,自己虽然狼狈,但看得出来蓝夫人很开心,因为她的笑声,他就更开心了,他,已经沦落到这样了吗?

等回到梨园,蓝雪迫不及待地再次打开这幅画卷,看入目的是一副画,画的是一颗红豆树,同时配诗一首,诗里充分表达了他的隐晦的希望,他希望蓝天下的白雪开心,翻译过来就是希望蓝雪开心,希望她幸福,看了这些,蓝雪已然可以决定,她会好好完成任务,然后跟吴钰和离,给他找到一个归宿,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去攻略她的宫凡公子去哈哈。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嗯,自从遇见他,她的梦中就都是他们的从前,她没有办法忘却,以前没有记忆的时候也就那么地了,可现在既然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他就别想着离开自己,因为他们天生注定是一对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