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相思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45字
  • 2022-01-05 10:02:04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辗转反侧,思绪良多。

如此,正是三天后宫凡的写照。

他自以为,当时只是一时的冲动,过几天就会烟消云散,不负期盼。

可哪曾想到几天后的梦境中,蓝夫人一袭红衣霎了他的眼,梦中的他没有那许多顾虑,一步步地朝着蓝夫人走去,牵起她的手,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他却因此而惊出了一身汗。

他不是这种人,他一遍遍的对自己说,可第二天晚上仍旧是梦到了蓝夫人,这回的两人一起骑马策奔,草原上都是两人的嬉笑怒骂,很是热闹,他摘下了一朵花插到了蓝夫人的头上,仔细的端详着,深切的开心着,看着蓝夫人的笑颜,他幸福的无以复加。

再次惊醒,却已是凌晨。

他不明所以,心中似乎除了对蓝夫人有种熟悉感,还有一种一直等着她出现的感觉。

这感觉来的很莫名其妙,首先,他出生的世家跟蓝夫人的八竿子打不着,其次,他们之间总共也就见过一次面,还有她是钰弟的夫人,君子不夺人所爱。

不过,他想起了一件事。

曾经,吴钰在喝完酒后吐了真言,说他的夫人如何如何善妒,如何如何讨人厌,如何如何心狠手辣,说他不喜这个夫人,这确实是他以前说过的,他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所以,他可不可以理解为,蓝夫人不受宠?

可吴钰竟然会带着夫人一起出来,是不是说明蓝夫人后来又得宠了?

唉,这些事本来跟他没有一丝关系的,他操那个心做什么?

于是,在两遍金刚经过后,他点了沉睡香,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这回梦中确实是没有了蓝夫人,可第二天的他,上午会“见”一次蓝夫人,下午也会“见”几次蓝夫人,次数不固定,时间不固定,人却是很固定。

怎么回事呢?

很自然的,他可以将空无一物的空气看成是蓝夫人的灿烂笑颜,可以将一个婢女看成是蓝夫人,可以将茶水中看出蓝夫人的倒影,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更加能够看到蓝夫人在对着他说话,简直出现了神话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觉得自己食欲不振,睡不好,满脑子思绪的,便偷偷出去医药堂诊了脉,结果老郎中一看就知道了,他捋了捋胡须,似笑非笑的和蔼的问道:“小伙子今年多大?”

“二十有七。”宫凡一本正经。

“可有喜欢的人?”老郎中笑着问。

“没有。”心中却想着蓝夫人三个大字,吓得他心跳加速。

“好,你可知你得了什么病?这种病严重了可以说日渐消瘦,日渐萎靡,最后不治身亡。轻了就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时间长了也不好。”老郎中语重深长的说。

“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很严重吗?”宫凡有些好奇也有些心慌。

“说严重不严重,说治又不好治。”老郎中似乎很有时间。

“您说到底怎么治?什么病?”宫凡觉得这老头有些墨迹。

“是相!思!病!小伙子,你在相思谁?”老头的话一出口,宫凡就愣住了。

满脸通红的他感觉跑回了家,途中还摔倒了两次,完全不复平时的优雅,因为他慌乱了......

真的是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啊!

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的宫凡,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头,他清白二十多年,难道就要在这上面折损了吗?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不行,他要离蓝夫人远一些。

可光是这么想,他都已经难受的心中酸痛,更何况真正做到呢,他每天都在看着时间,期盼着再次见面的日子,心中矛盾不已,既想要见面,又不能见面,如此这般,日子临近了。

这个时候,有那不长眼的女子含情脉脉地表白,自然是都被宫凡很礼貌的拒绝了,而且他的拒绝总是很温柔,但同时不留一点希望给别人。

他一直是这样,可这也急坏了他的父母,他总是跟饶丞和吴钰在一起,他的父母都以为他莫不是断袖?

他也很无奈,不过他心中一直有个角落藏着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是什么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看见了蓝夫人后,他心中那个角落开始亮了起来,他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有种终于等到她的感觉,虽然,这感觉来得很突然。

聚会的那天到了,也是吴钰治疗的最后一天,这天吴钰开心的不得了,急急地就要蓝雪收拾出门,蓝雪再次换了一身,她喜欢紫色,有种梦幻的美。

蓝雪的肌肤白皙,配上梦幻的紫色,自然是十分有魅力的那种美,直看得吴钰都有些吃味儿,说平时怎么不这么打扮,蓝雪却微微一笑不做解释。

她知道,自己是为了宫凡打扮的。

他不知道,夫人不喜欢自己。

就这样,各怀心思的两位坐上了轿子,再次来到了“客来从”。

依然是那个包房,一推门,出现在眼前的是饶丞那张冰块脸,蓝雪急忙看向另一边,在看到宫凡看过来的时候冲着他微微一笑。

只这一笑,就让宫凡觉得自己挣扎内心的都值得,这样美好的女子谁能不爱?爱?自己怎么回事?

“来来来,今天咱们还是不醉不归!上次饶丞你喝的太少,这次多喝一些,还有你,宫凡。”宫凡的心一跳,似乎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心中不安,“你今天得多喝,我上次都喝睡过去了,今天你也得喝醉了!”

“神经,我要是喝成那样,我爹不打断我的腿,他明天还要带我去断案呢,我可不能喝醉,一会儿我得先走。”饶丞可没有惯着吴钰的意思。

“那可不行......”吴钰嬉皮笑脸的跟饶丞打闹。

却没见另一边的宫凡已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了,他的一双眼睛简直要黏在蓝雪的侧颜上了。

饱满白皙的额头,英气的眉毛,魅惑的双眼,挺翘的鼻子,还有那红艳的嘴唇,不行不行,宫凡劝诫自己不要继续看下去了,再看就要走火入魔了。

他艰难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看向窗外,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听见了那清亮好听的声音传来。

“给我们讲一讲你断案的事情呗?我很想听呢,饶丞大哥。”蓝雪故意忽略宫凡。

宫凡回头看着蓝夫人求知欲爆棚的看着问着饶丞,还有那声饶丞大哥,心中说实话真的有些酸,他不懂这种感觉,只想让蓝夫人的眼睛看向自己。

于是,一场精彩的断案讲解就被饶丞说了出来,一说到案子,他有一万个想表达的想法,他讲的来劲儿,蓝雪听的入神,丝毫没有察觉有一道幽怨的目光看向自己。

只觉得还真是精彩啊,说着说着大家都饿了,开始了点菜。

宫凡点了哥几个喜欢的,又点了几个上次蓝夫人喜欢夹的菜才回到了桌前。

蓝雪注意到上的菜有自己上次喜欢吃的,于是似笑非笑的看了宫凡一眼,时刻注意蓝夫人的宫凡看到了这个眼神,耳朵立刻红了起来,他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做一个潇洒的玉公子,因为蓝夫人......

吃饭的时候,宫凡没有错过任何蓝夫人的一举一动,她的笑容再次刺伤了他的眼,她清亮的声音就好像一尊美酒,滋润了他的心田,他想,他是栽了,爱情来得如此之快,快的他一点没有感觉到就似春风一样拂面而来。

看着蓝雪优雅地吃着饭菜,自己点的饭菜,他就有些甜蜜,他不似表面上的那么潇洒那么清冷,内心早就关注着他熟悉又不熟悉的那个人。

那个,命定的人....

吴钰这回倒是有些发现不对劲儿了,他发现蓝雪虽然对大家都是微笑,可对着宫凡硬是微笑多了一点弧度,那身体的反应是不会骗人的,他立刻产生了危机感,可转而看向清冷的宫凡,又想着自己八成是多想了。

且不说蓝雪的感情,就说蓝雪的身份也不是宫凡考虑的范围,如果说是自己的小妾,那么送给宫凡又如何,他身边一个贴心人都没有,可这时自己的夫人,虽然自己对她只是有些喜欢,但要说给人,他好像真的挺不舍的。

想了想,觉得,再看看吧,估计是自己多想了。

系统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您没多想,您想的都对,这两位的灵魂可是缘分极其深厚,连天地规则都漏出去的那种缘分,您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拆散,估计您自己骨头都得碎了...

系统就知道,无论怎么样,只要任务世界里有二位的灵魂,指定会遇见,他们的缘分其实大有渊源,只是系统一直没说,这也是不能说的秘密,但他们二人少说要一直纠缠几百辈子的,所以别人想要插足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或者说不会起作用,没看宫凡还没见一面就得了相思病了吗?

这哪儿是一句两句就能够说清楚的,他们呐,缘份极其极其极其的深厚,只因他们的最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