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心动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74字
  • 2022-01-04 18:05:25

这一世的蓝雪跟三皇子那一世的李雪长得很像,都是英气的感觉,浑身的气质不是别人能够学出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宫凡看见蓝雪后的反应就证明,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如果宫凡拥有以前的记忆,绝对不会这个反应,毕竟灵魂的牵绊就算面目改变,也应该会有所感觉。

如果宫凡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会对蓝雪有点儿反应,就好比现在他的目光游移,就是不游移到蓝雪身上,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他,没有以前的记忆,但,对蓝雪熟悉。

蓝雪这边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宫凡的灵魂熟悉感,她知道,即便系统不说,她都能够感觉到,是他,一定是他!

可这小子竟然不敢看自己?蓝雪心中倒是有些好笑了。

她觉得有趣,就装作不经意的问起了话。

一双瘦弱的手拿起了酒壶,给宫凡倒了一杯,笑盈盈的说道:“宫凡大哥,你是吴钰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哥,今日很高兴能够认识你,我敬你一杯。”

说完,深深的含着笑意与欣喜的眼看着宫凡几秒钟,仰头干了一杯进肚。

这样豪爽的蓝雪是吴钰不曾见到过的,他是知道她是将军世家的,可能会些武,没想到酒量貌似还不错,夫人藏得深呢...不过这样倒是给了他一些面子,他也就没说什么,跟着迎合了。

倒是叫宫凡有些无措,但他良好的教养让他立即反应过来,看向蓝雪,在看到她含着笑意的双眼时,他的心再次跳动起来,此刻的他理智只剩50%了,他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就回了话:“多谢夫人。”

没有多余的废话,一饮而尽,两人相视一笑,似乎是一片和谐。

吴钰作为一个资深情场老手,倒是没有注意这些事,因为,他觉得一个妇道人家一个已成婚的女子,宫凡这么优秀的是绝对不会有交集的,饶丞就更不用说了,严格的家教让他每走一步都很谨慎。

果然,在蓝雪敬酒的时候,饶丞仅仅点点头就当作回应了。

吴钰看到,也很高兴今天带蓝雪出来,让自己的朋友认识认识,给自己长面子也不错。

等到蓝雪中途要去更衣后,吴钰故意显摆一样的说:“女子就是麻烦,无论到哪里都是娇气。”

没想到一向不发言的饶丞却开了口:“尊夫人不错,爽快,开朗。”

“呦,得到你的赞赏还真不错啊,回头我好好赏一赏她,哈哈哈哈哈。”吴钰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听得宫凡也说道:“尊夫人确实巾帼不让须眉,钰弟有福了。”

吴钰听后更加的高兴了,他觉得这次带夫人出来简直太对了,心中高兴,也就多喝了几杯。

等到蓝雪回来的时候,吴钰已经有些醉了,他在大声的跟朋友们说一些搞笑的事儿,蓝雪利索入座后也跟着听,有的时候听到搞笑的地方,很自然的跟宫凡对视上,然后继续说说笑笑。

殊不知,蓝雪的笑容就好像拥有一种特殊力量,可以将宫凡这些年辛辛苦苦在心中筑起啦的城堡破个洞。

饶丞偶尔也会互动,不过,大部分是宫凡,吴钰和蓝雪在说话,四个人还是挺其乐融融的。

因为蓝雪并没有女子的扭捏和害羞,所以,大家玩儿的还算是挺开,并约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

这也让吴钰有些新鲜,他喜欢新鲜的事物,喜欢新鲜的故事,所以,当蓝雪提议下一次行酒令,而且是她规定的酒令的时候,他来劲儿了,说这次就试试,结果蓝雪拗不过吴钰,当场来了个数学逢3,6,9跳过的游戏。

宫凡智商特别高,基本没有出过错,而蓝雪因为熟悉这个游戏,而且智商也是很高的,所以,场面变得有趣起来,基本上宫凡和蓝雪没有出过错,大部分都是吴钰,小部分是饶丞输掉,所以,到最后,饶丞醉酒后变成了话痨,他开始说家里的严格,出来的时间都要约束什么什么的。

而吴钰则是干脆脸色红红的开始唱起了歌。

只有宫凡一副陌上公子人如玉的样子坐在座位上,余光却始终留意着蓝雪的一举一动,他真的搞不懂自己对蓝雪的熟悉感是哪儿来的。

刚才玩儿游戏的时候,他和蓝雪配合默契,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贯彻心田,他因为总是能够赢而收到了蓝雪赞赏的眼神,那眼神中含着笑意,含着赞赏,含着对他的赞同。

这样的眼神让宫凡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不是没有收到过这样的眼神,其实每一天都有女子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他都稳如泰山,什么感觉都没有,只觉得习以为常。

可如今,单单是她一个眼神,他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飘了起来,这是什么神奇感受?

他在困惑的时候,饶丞提议今天先到这里,他要回家了。

于是,被小厮扶着走的饶丞走了,剩下了他们三人,宫凡以往也是第一个走的,此刻却想多留一会儿,咳咳,多看一看那谁。

蓝雪看着躺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吴钰,无奈地看了一眼宫凡,结果宫凡说了一句废话:“钰弟喝多了。”

“是啊,他今天高兴。妾身倒是只能扶着他回去了。”蓝雪为难的眉眼立即让宫凡想要抢过吴钰扶着,毕竟他是男子,力气可以比较大。

不过蓝雪此刻眼中有着腹黑的笑意,因为她此刻也在扶着吴钰,宫凡因为着急,那双大手不小心就碰到了蓝雪的手了。

两只手一相碰,宫凡就像被电到一样的退后了几步,有些无措的说:“对,对不起,蓝夫人,我不是,不是故意的。”一向温文尔雅才华横溢的玉公子宫凡,此刻却像毛头小子一样慌张。

他摸过蓝雪的手放在了身后,心在狂跳,那只手不受控制的攥了又攥,始终无法平复下来。

蓝雪轻轻顽皮一笑,看着宫凡调皮的说道:“莫不是我的手如此粗糙把宫凡大哥给吓到了?呵呵,不用怕,我自是不会计较,来吧,帮我扶起他。”

说完,扶着吴钰的一只胳膊,而不像刚才的扶着他半边身子。

其实刚才她是故意的,故意在宫凡手伸过来时放在了他手下面,看着他无措的样子,她简直要笑死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恭鸿这么好玩儿呢?

不行,以后得多多逗逗他。

这么想着,两个人已经将吴钰扶上了马车,蓝雪坐在马车边缘,回头看着耳朵微红的宫凡,内心里不知怎的觉得不那么委屈了,毕竟这个人是真正爱过自己一辈子的,不,不仅仅是一辈子,所以,自己还是要微笑着面对他吧。

蓝雪用自己最真诚,最灿烂的笑容面对着宫凡,认真的说:“谢谢你,宫凡...大哥。”

宫凡看着眼前笑容耀眼的蓝夫人,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冲到了脑子中,他愣愣的看着远离的马车,内心里翻江倒海...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一个女子能够让自己如此反应,他呆呆地看着马车走远却一步也不想走,回想起刚才两人的笑闹,他的腿就跟灌了铅一样,用尽了力气才挪动了一步。

她,叫蓝雪是吗?多好听多美丽的名字,为什么她的音容笑貌如此熟悉?

带着这样的疑问,宫凡回到了自己的家,匆匆吃过饭后,倒在了床上,脑海中一直在循环播放某位女子的音容笑貌,灿烂的笑容,最后那一句,他竟希望她不说出最后的大哥两个字,该多好....

意识到自己是在想着朋友的夫人,他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快速的走到桌案旁,一遍遍写着道德经,金刚经,这才慢慢恢复了常态,他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以后的每个梦里,他都会看见那一个笑容,一个最真诚含义最深的笑容。

另一边的蓝雪,自从进了吴府就扛起了吴钰这头种马,这种重量在她看来简直就是芝麻大的小事儿,梨园里的奴才看见主子轻松的扛着吴钰少爷时候,都是一脸震惊,这儿哪儿来一个大力女子?快放下我们少爷。

待仔细一看,哦,是蓝夫人,那没错了,蓝夫人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他们也是信的,不过几个小厮是真佩服啊,佩服又骄傲自己的主子这么厉害。

回到房间,将吴钰交给海棠打理,自己则找个榻睡了一觉,一夜好梦,她也梦见了他,宋恭鸿,梦见了他笑着跟她打招呼,梦见他们一起骑马,一起放声大笑,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宋治王朝。

所谓庄生梦蝴蝶,究竟现实是梦境,还是梦境是现实,蓝雪起初都有些分不清了,待睁开眼看到离得特别近的一张大脸的时候,手中的拳头毫不犹豫的就打向了某人的——胸膛,然后就是一顿小锤锤,撒娇地说他打扰她睡觉之类的话。

可她知道,她心中是失望的,这一世,碰见这样的花心大尾巴狼,还有些被绑住的意思,都不是她所期望的,不过是任务,目前为止,因为对花心的人不感冒,所以无论吴钰长的多么好看,都不是她的菜。

更何况她心中早就满满的占据着一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