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相敬如宾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38字
  • 2022-01-02 17:59:48

前一阵子还梦到过恭鸿,他说自己投胎到好人家,让她不要担心,这是他投胎之前告诉自己的还是投胎之后?不得而知......

如果是投胎之前告诉自己的,那么很有可能他得喝孟婆汤,再次见面他也就不会记得自己。

如果是投胎之后入梦的,那么就说明这一世,他肯定能够认得自己,以前都是不认得自己的,想到这里,蓝雪有些小激动,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有怀旧情结的。

无论因为做任务或者喜欢上别人都没有宋恭鸿来得强烈,她自己有时候也不懂自己的痴情从哪儿来的,可她就是忘不掉也戒不了,她也很无奈,不过,既然遇见了,她说不得就要见上一面,而且是必须要见面。

正想着事情呢,肩膀上搭了一只修长的手,这只手修长有力,干净整洁,完全不像一个花心大少的手,可偏偏,他就生在吴钰的身上。

蓝雪控制着自己想要将这只手甩开的冲动,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吴钰。

只见屋里的窗户缝悄悄开了一点,正好让那调皮的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一时间,他被镀上了金黄色,挡住了他的眼睛以下半张脸,使得他的桃花眼更加的突出。

突然间,蓝雪觉得他也有点像她心中的那个人,不过恭鸿是不可替代的,无论是谁。

眨了眨眼,问道:“怎么了官人?”

“我叫了你好几遍,你都在想事情,最近你有什么心事吗?”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多天,吴钰从刚开始的偷偷溜出去透透气,到不死心找小妾,再到灰心回梨园,再到沉淀了心,再到习惯了蓝雪,再到被她吸引,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哦,没什么事,我是在想,你日后若是好了,就允了我两件事吧。”蓝雪用那双黑亮黑亮的眼睛认真得看着吴钰。

倒是吴钰先被看得气息不稳了,他清了清嗓子说:“咳咳,你说吧,我听着。”

“第一,你大病初愈,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再糟蹋,所以,以后还请控制自己,尽量以身体为主,若是以后还有反复,可就不是一个月的治疗时间了,你可能答应?”蓝雪说了第一条,看起来像是蓝雪为了自己,可听都听明白了,这还是为了吴钰。

这下子吴钰心中感动了那么一丢丢,他觉得夫人懂事了,而且善良了。

“好,我答应你,好好顾着身子。”吴钰没有说,他现在几乎白天黑夜想的都是蓝雪,当然对于他这种花心的人来说,还会想念别的女子,不过,这已经很有进步了。

“那么第二点,就是关于我自己的了,我不管你的去向,也请你允我随时出府,我自然不会做对不住你的事情,也不会给你丢脸,我只是不想一直呆在府里,像以前一样暗无天日,我想出去走走。”蓝雪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抚摸自己的长发,一遍遍,一次次,吴钰听着她略微悲伤的话,和忧伤的动作,头脑一发热就答应了她。

等到他反应过来这样不对的时候,却只能看着微笑的蓝雪说不出话。

蓝雪的笑有一种魔力,就好像她做错什么事自己都不应该说她一样。

没错,她只是想要透透气,天天憋在家里......

吴钰看着蓝雪那无助的样子,双脚不受控制的走到她跟前,弯腰抱住了她的肩膀,一个安慰的吻就这么印在了蓝雪的额头上。

这是吴钰来这里第一次对蓝雪表示出不一样的情感,吴钰以前之所以没有孟浪,是因为他还对以前的蓝雪耿耿于怀,若是蓝雪还是老样子的话,他宁愿不用蓝雪治疗。

可他看到了蓝雪的改变,是由内而外的改变,就好像变换了一个人一样,一个让他不讨厌让他习惯的人,她的一言一行都很有趣,整个人透着一股子以前没有过的慵懒,什么事情在她这里都会变得缓慢,变得舒展。

他不知道这样子的蓝雪是不是因为囚禁后的改变还是因为本身她就是这样的性子?

不管怎样,这两个条件,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蓝雪的针灸真的起到作用了,起码他觉得全身都舒服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感觉是不会骗人的,虽然很疼。

“从今天开始的针灸就会不那么疼痛了,你要好好配合药膳吃,过一阵子你就会痊愈,你的真实病症没有跟你母亲说吧,我担心她太过担心你而生病。”

“没有,我跟外界说的都是我得了一种怪病,在你这里治疗,母亲要我好好休息,你莫要担心。”吴钰确实被老夫人找过去说了一通,说什么大夫人会什么医术啊,纯熟瞎胡闹,吴钰就回说自己就是想跟自己夫人处处感情。

老夫人还说找专业的大夫来,吴钰就说自己不是啥大毛病,况且他夫人以前的病都能治好,更何况这次呢,如果治坏了,任凭母亲大人处置,这才罢了。

虽然吴钰并不知道这种病蓝雪能不能治得了,但他选择暂且相信蓝雪一次,更何况他对蓝雪现在有着兴趣,短时间内他也不想离开这里。

之前的一个安慰的吻,他是真想要亲到嘴上,可他感觉到蓝雪似乎并不如以前那么喜欢自己爱自己了,所以,他需要慢慢来。

他也是情场高手,自然在感情上看的通透,可他不知道,就因为他在感情上看得太通透了,以至于以后他追悔莫及。

这也是后话。

目前为止,他已经在梨园里待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他渐渐习惯自己无聊时候有蓝雪的故事作伴,不开心的时候有蓝雪的笑话解闷,吃饭没有胃口时候有蓝雪亲自掌勺的特色菜品,写字时候有蓝雪在旁边研磨,如果说相敬如宾是什么样不知道,看他们的相处就知道了。

可越是这样,他越是心中渴望,他承认,他以前从没有跟一个女子在一起待过超过半个月,可现在不仅仅是半个月,他还想要跟蓝雪再待半个月,这是什么样的情感,他又懂又不懂。

懂得是这是一种喜欢,不懂的是,他怎么会轻易喜欢别人?

他也是懒的,弄不懂就不去弄清楚,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感性的时候摸一摸蓝雪夫人的头发,亲一亲她的额头,冷静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在街上走,吹吹冷风,看看美丽女子之类的。

总之,生活似乎也没有那么无聊。

他已慢慢习惯......

抬头看了看天,嗯,不早了,得回梨园用膳了,想了想昨天的那道辣子鸡?真的很好吃,将人的胃口都调动起来了。

辣椒麻椒的香味儿扑鼻,加上鸡肉的外酥里嫩,简直是人间美味,不知道今天,吴钰搓了搓手,露出了向往希望的表情,大步走回了吴府梨园。

老夫人这些天看自己儿子这么热衷于梨园那位儿媳,倒也没什么反对的,毕竟儿子喜欢谁,她不想去管,可如果谁敢出幺蛾子,那她可不心软。

刚刚迈进梨园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儿,看着蓝雪端着一盘子菜从厨房出来,吴钰的脚步又快了几分,他顺手接过盘子说:“我来我来,这么香,辛苦夫人了。”

“你呀,回来的正是时候,这道菜刚刚出锅呢。”蓝雪捂着嘴笑,偏偏还露出了一抹明媚,吴钰尽收眼底的眼神暗了暗,快速将菜品摆到了桌子上,就挨着蓝雪坐了下来。

“怎么?不坐到对面去啦?”蓝雪这些天摸出来吴钰的一些性格,说话也慢慢从拘谨到放松家常。

“我今儿啊就坐在夫人身边,这里吃饭香!”

“呵呵,油嘴滑舌!”蓝雪轻轻一笑,极其有气质的拿过吴钰的碗给他盛了一碗汤,鲫鱼豆腐汤的鲜美实在是开胃的好汤。

别看两人这么和谐,其实蓝雪对吴钰的感情还是一分都没有呢,不是吴钰不好看,是这样花心的男子她消受不起,只能是应付了事。

而吴钰对女子都是抱有一种隐隐的不相信,他从来不轻易打开心门,对任何女子都有着一定的距离感,别看他话说的多好听,生活中多么亲近,可实际上,他一个都不喜欢。

梅琴是个小小的例外,对梅琴他也只是有一点点期望和喜欢,可没想到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浇得他全身冰冷,新门紧闭一层,所以,蓝雪是不可能轻易走近他的内心的。

只不过,现在的蓝雪对于他来说,也是特殊的存在,是在他最脆弱时候的一盏明灯,他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蓝雪,只有她,所以,她很特殊。

且,她还挺好看的。

对于他这种花心大萝卜来说,视觉的冲击绝对是打开心门第一层的钥匙,如果视觉上都过不去,不产生波澜的话,那么无从讲起到达内心。

其实在大部分人眼里应该也是如此的,得先看着舒服,才能够有后续的喜欢或者是爱。

吴钰亦是如此,他的第一眼永远是外表,也不知道这样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但不管正确与否,他的女人清一色都是好颜色的就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