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意外惊喜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86字
  • 2021-06-03 18:44:21

这么多年过去了,李雪仍旧没有放弃寻找那个想要对母亲生产时候下毒手的接生婆。可天不遂人愿,她逃走后渺无音讯,府中的人也没人与她有联系,唯一的线索就是温良欣,可温良欣还死去了,本想着不知道多少年能够找到她的李雪,在制符书里发现了一个好东西,那就是——寻找符。

这更像是一个飞鹤,有种修仙文里传话的那个纸鹤的感觉,只不过这种纸鹤以李雪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制出,它在第五页,李雪现在才到第二页,所以速度快的话,半年,慢的话却不知几年后才能找人。

李雪早就询问过小欢,她也不清楚那老婆子逃到何处去了,毕竟当时她没有完成大夫人交给她的任务,只想着带着全家人远离这里,自然是不会告诉大夫人自己的去向的,所以,李雪想要找到这个人并且报仇似乎还有的熬,不过这些年李雪别的本事长进不大,耐心却是成倍增长,她,可以等。

另一边的二皇子左想右想觉得不对劲儿,第二天下朝后立刻找来昨天的两个守夜侍卫问个明白。他先是静静地看着两人,在两人腿肚子打颤有些受不住他的阴狠目光的时候,他开口了。

“说吧,昨天晚上你们都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好的给我说。”一字一句的尤其清晰的发音让两人都知道,这是主子生气了,可为什么生气呢?

两人将头微微抬起,思索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其中一个侍卫努力稳定自己的声线:“二,二皇子容禀,昨天小的二人守夜,前半夜无任何异状,后半夜有一只野猫从房顶经过被我们赶走了,剩下就没有异状了。”

“你说!”二皇子听后视线锐利地看着另一个侍卫。

“回,回二皇子殿下,事实确实如此,小的们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那满屋子的迷烟你们怎么解释?”二皇子戾气重的看着二人,看二人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立刻让人拖下去罚了每人一百大板,直打的两人血肉模糊只剩一口气儿。

没错,二皇子可没那么多善心,他说一百大板就是想让两人咽气儿。

处理完这些破事儿,他自己也暗骂侍卫们的愚蠢,竟然能让人将迷烟吹进自己卧房,简直荒谬,看来府中的摆设要改一改了。

一天的时间,二皇子找来八卦师傅,重新改进了进院子的八卦阵,还有在卧房前布置了一群弓箭手随时待命,不过,这一个月以来,注定是白白浪费功夫。

只因李雪从小欢那里得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

那个害人的接生婆有线索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呐!

赶紧安排下人们悄悄的打听一个人的行踪,那就是接生婆频频接触的这个人,姓冯,名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徒,地痞无赖,也许跟着接生婆讨日子,早就不耐烦了,才会被发现了踪迹。

也许他认为都这么多年了,回到盛京也不会有人发现他,却不知,这么多年,李雪一直派人留意各大街道,一有消息,立刻来报。

也是小欢眼尖,她买胭脂的时候,看见冯全吊儿郎当的走街串巷,那样子像是很久没回来过一样,再偷偷看他的正脸,越想越熟悉,忽然,她想了起来,这人跟大夫人见过一面,大夫人也曾经有交代过他去杀手组织买凶杀人,对上号后,小欢潜伏着回了府,告知了李雪。

现在李府中,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李老爷疼爱大夫人母女,特别是李雪这个女儿,而大夫人又对李雪言听计从,所以,真正掌事的是李家李雪二小姐,而不是李凌运这位尚书大人。

所以,无一人敢怠慢于她,不管是见风使舵的还是追求更多的,都会向二小姐靠拢。这些年确实有李雪用着顺手的下人,她奖赏分明,用的有些像军事化管理,越线了,罚!做了好事,赏!所以,在她周围的下人都是跟她一样性格的人,或者说都被她的为人处世感染了。

这些下人们心中对二小姐这样的良善开朗的主子都报以感激的心态,做事从不偷奸耍滑,在二小姐跟前做事一定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不敢有丝毫马虎。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的,不是你影响别人,就是被别人影响。如果随波逐流被人影响了自己的初心,那么你的人性特点就会泯灭在这个世界,再无痕迹。如果你影响了别人,好的方面,那么你会得到很多很多的回报,如果你影响别人在坏的方面,那最终的结果,就是你和你影响的人会被正义打败。

就像李雪一样,她用她的善良,开朗,明智影响着跟随她的一干人等,她会得到的不仅仅是忠诚这么简单,还有很多美好的将来,就像她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就会多出几点功德,这是由于受她影响的人做出了拯救别人的事情。

一个良性循环开始了。

就说这次找人的事情,这么多年了,如果属下偷奸耍滑,早就忘却这件事了,可不管是小欢还是得令走街串巷的小厮却没一个偷懒失职的,如此看来,李雪这一世还挺成功的。

那么,有冯全的行踪后,李雪开始了跟踪,她一定要确信那接生婆确实与他接触且看看这人人品如何。

她在现代不是一个审判者,她没有权利,那是一个法治社会,有专门职业的人维持着秩序,她也许只提供消息即可。可在这个时代,她是户部尚书府的二小姐,完全有能力审判别人,她就要看看,这个冯全是不是个伤害过别人的人。

经过一个月的观察,这冯全纯属流氓作为,没有一件事是证明他为人向善的,眼看要到第二个月了,他手里的金银明显都花的差不多了,却还欠着赌坊100两银子,他被追债的打了两次,尽管身体疼痛,他还嬉皮笑脸的继续调戏良家女子,这人是活腻味了吗?李雪心想。

不过,现下这冯全的行为却是有点儿意思,他贼头贼脑的左看右看,在确认了周围没有人之后,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李雪默默地跟了过去,看到他一路上十分谨慎,面色也有些严肃。

小巷子里七扭八歪的通向各个方向,这冯全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一会儿又退后了两步进了别的巷子,最终到达了一处特别不起眼的宅子。

宅子的墙面上有着爬山虎,门上贴着两个门神,看纸张的样子,似乎是贴了很久,边缘都卷曲发黄了起来,冯全来到门口,再次左顾右看了一次才敲起了有规律的响动,不过神情也没那么敬畏。

“咚,咚咚咚咚,咚咚。”1,4,2,李雪记住了这个节奏,再使用了地鼠技能潜伏在正房床底下窃听。

“娘,你看我说没事儿吧!那都多久的事儿了,你还这么怕!”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回家,让这冯全实在怄气。

“你懂什么!这家的小姐我当时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没弄死,说明这命硬,难保她会不会调查这事儿,虽然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我想起来还是胆战心惊。”王京花依旧心绪不宁,尤其是最近。

“娘,这都一个月了,要找麻烦早找来了,这不,你儿子我还活得好好的,我最近赌了两把,明明把把赢,这赌坊的人就是怕我,才出老千赢了我100两,他们还好意思打我,娘,你可得救救我,我可不想被打断了腿。”冯全一副小人嘴脸气得王京花脸上的皱纹又深了许多。

“再多的银子都会被你败光的!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李雪心想,你可不就只能生这样的儿子么,在你的熏陶下,在你的影响下,在你的教育下,他能长得笔直才怪!

“娘,你以前的名声那可是想当当,如今回到这繁华的盛京,肯定有不少人家想要买通你,你就重操旧业吧,反正你在江南也这么接活来着。”说完,撇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李雪真想大嘴巴子抽死两个人,一个游手好闲似流氓,一个伤天害理夺性命,还都一副誓不悔改的样子,简直气煞她也!

“你还有脸说,本来这些年咱们能攒够给你娶媳妇儿的钱,现在可好,手里头就三百两,还怎么过活,还了你的赌债,连房子都租不起,你说,还怎么活!”王老太太将脸皱成了包子。

“娘,这个我拿手,我替你接活儿,这事儿我在行!您瞧好吧。娘,先给我一百两,我还了别人,再就攒钱娶媳妇儿。”其实他心中早就有了人选,是一家妓院的花魁牡丹姑娘,那皮肤,那身段儿,哎,不行,想想就流口水,估计赎她需要不少银子,还得自己给老娘拉一些活儿才好。

“你,罢了罢了,你去吧。”最终松口的王老太太只无奈了一会儿,就面露坚定。

李雪心想,这家子人的底子都烂透了。

回了李府,李雪命人跟踪冯全还有监视王京花一家的动态,时刻来报,她倒要瞧瞧,有几个人家这么阴毒,还会使用这样的接生婆去祸害孩子!她李雪第一个不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