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力不从心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01字
  • 2021-12-29 11:17:26

吴钰赶紧跟了过去,一张俊帅的脸上是浓浓的求知欲。

一进门,蓝雪就用手指点住了吴钰的嘴,一时间,吴钰都有些愣神,这,夫人的手还挺香的......

“你什么都不必说,只听我回答是与不是就好。”蓝雪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劲儿在吴钰耳边说着话,他就算再想说什么也都不自觉的听从了夫人的话,不就是夫人顾着自己的面子么,还真是贤妻的前奏,莫非蓝雪变好了?想要与自己和好?切,没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的吴钰再次听到蓝雪越来越好听的声音:“你是否真的如我梦中那般?力不从心了?”

“没错。”吴钰虽然难以启齿,听到这些却也咬牙回答了。

“你是不是一直在你那宠妾那里?”蓝雪眨巴着柔和的双眼看着吴钰,没有了以前的咄咄逼人,只有淡淡的担忧从她眼中流露出来,看得吴钰有些走神儿。

自己的这位夫人可以说是典型的母老虎,以前他但凡跟别的女子走得近,说话温柔,她都要损一损那个女子,一副村中泼妇的样子极其丑陋,渐渐地他们之间就没有了夫妻情感,只剩下了一个名义上的关系。

可现在的夫人,是不是有些不同?这两次见面,第一次是她来警告自己,第二次是自己来找她帮忙,这在以前似乎就是个笑话的事情,可现在......

一双温柔的手带着淡淡的好闻的茉莉香气换回了吴钰的深思,他看着轻轻拍着自己的夫人,不禁出声询问了一句:“你不怪我吗?”

“怪你自然是怪过的,不过,你也是被我惹急了,才会这样,我那时确实,性格不好,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反思,我也知道了一件事,家和万事兴,我倒是不应该这样对待你,你喜欢谁我应该更喜欢谁才对,毕竟爱屋及乌么,以后,我不会再阻拦你,我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助你,这是我作为一个大夫人该做的。”一番话说得吴钰瞠目结舌。

他真的无法将现在的夫人和以前的夫人联系在一起,差别太大了好不好?

如果夫人一直是现在这么懂事,他们何苦走到这一步,而且夫人也很实在,说怪过自己,他也明白,任谁被关在一个院子里不闻不问的好多年,都会怨的,不过她若是真的能够想开,对自己好,自己也不是不能再次接受她,更何况,现在的她虽然没有自己的梅琴漂亮...

可她通身的大夫人尊贵气质却是那些小妾没法比的,而且她的肌肤也太雪白了吧,好像冬天里没有被污染过的雪。

那头黑发再没有了以前的粗糙,他突然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那似最贵重绸缎的黑亮发丝,心中有些砰砰跳,也不知是什么心理,他快速的收回了手,背在了身后,可那只摸了蓝雪头发的手,暗暗的攥了攥,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的触觉。

没办法,实在是太柔顺了,他阅女无数,从未有过一个女子有着这样的柔顺黑发,看起来特别有质感,摸起来也是特别有手感,让人上瘾。

他别过头看向别处,不去想蓝雪美丽的不同寻常柔顺的黑发,稳了稳心神,想着从前也没有特意注意过这位夫人,只因为他不会长时间对一个女子新鲜,通常过了一阵子,就会厌倦,就会冷落她们,她们从来也不能够说什么,作妖的话,自然有母亲处置,他都不用脏了手,这回来了这里,都已经是破了例,不过,既然是自己夫人,以后接触肯定不少,倒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了吧。

“官人,刚才我问的是你是不是一直在你那宠妾那里?”蓝雪忍着没有躲开吴钰的毒手,再次把话题挪到吴钰不喜欢的话题上面。

“嗯。”吴钰明显有些不开心。

“好了,我知道了官人,你放心住在我这里,我会医术,我也会保密。我可以给你试一试治疗一下,不过这段期间,你一定不能够再找小妾了,我怕你忍不住。那样的话,可能治疗就会从一个月变成三个月,亦或者半年,届时,你岂不是更难受?妾身是为了你好,你能懂吗官人?”蓝雪用面具技能将自己变成了一个演技派的优秀演员。

没说两句,满眼的担忧混合着心疼,都在眼珠子里面转悠,那两滴眼泪要掉不掉的就跟果冻一样在眼眶里转悠。

请将“我见犹怜”四个大字打在蓝雪脑门上。

实在是太传神了,一般人还真不能够看得穿,虽然吴钰是老手,但他也没有看出蓝雪是装的,还以为她真情流露,原本对她的提防再次卸下了一些。

赶紧伸出手去给蓝雪擦了擦那两滴没有溢出来却马上要溢出来的眼泪,抱了抱她,再次不受控制的摸上了蓝雪美丽的头发。

蓝雪在吴钰的怀里连连的翻白眼,却没人看得见。

这一头黑发自然是用了系统出品的洗发露和护发素,这些在这么落后的朝代自然是不能够有的,别的女子就算再厉害,再会保养,也不及系统给的产品厉害啊,所以,以后也不会有女子有这样的头发。

那么,单说在头发这一点上,蓝雪稳赢所有女子。

再说这吴钰,一双极其漂亮的桃花眼享受的半眯着,他从不知道,只是摸着夫人的头发,就可以感受到这别样的愉悦,似乎拥有这头秀发的是自己而高兴不已。

而他今夜留夜在梨园似乎是一夜惊起了千层浪。

虽然,这一夜大部分都是蓝雪在对着吴钰的穴位开始“惨绝人寰”的泄愤,但吴钰的“惨叫”还是被探听情况的各路人马曲解了。

都以为是大夫人又重新得宠了,这可不得了,第一个作出大反应的就是吴钰的第一宠妾——梅琴!

她本就是个高傲的性子,被吴钰成功拿下后,哪里还容得了自己屈居人下,本来就对这个大夫人左看不顺眼,又看不顺眼的,以前也算是没少欺负她,明里暗里的也没少说大夫人的坏话,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又开始嫉恨了。

嫉妒她能够重新获得吴钰的宠爱,恨她抢了属于自己的夫君,一股子愤怒让她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砸碎,整整三天,她都没有消停,那股子愤怒越来越多,控制都控制不住。

这种情况,如果让蓝雪知道了,大概会给她盖上一个戳——情绪控制障碍者,以观后效。

第二个反应大的,竟然是管家。

本来李管家在听说吴钰去了大夫人的梨园后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时不时的还会让小厮去打听看看,装作一副关心主子的样子,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听说吴钰竟然留在了那里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做事做事容易出神,最拿手的算数都会算错,一双漆黑的眼睛里都是走神后的孔洞,让旁人看着都觉得有些奇怪。

而第三个反应大的,则是老夫人。

她刚选出一个簪子,就有春桃告诉她说打听到吴钰大少爷昨儿个晚上,宿在了大夫人的梨园里,这一消息可不仅仅是包含了这一个意思。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的老夫人,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第一是奇怪,自己花心的儿子怎么吃回头草了?

第二是,这个蓝雪是改变了一些,可怎么抓住的自己儿子的心的?太奇怪了吧?

第三是,自己儿子就这么轻易饶了这个泼妇了?

想了想,还是准备一看究竟。

带着春桃和夏荷去了梨园。

看着这里焕然一新的样子,老夫人的心不由得静了静。

由着一些新面孔的小厮和丫鬟十分守礼仪地带领她往会客中厅走去,分工明确,不拖泥带水,走路,姿态都是标准的不能够再标准,恭敬的让她觉得如沐春风。

这些应该就是这次蓝雪自己选的丫鬟小厮们吧,没有咄咄逼人的美貌,没有俊朗的面貌,可每个人都那么规矩,那么柔和,让她看起来是十分舒服的,他们的长相是那种随和中带着个性,恭敬中带着傲气的人,不似那些美貌过人,带有攻击性的奴才,他们令大夫人觉得很满意。

所以,这次过来的疑惑和不解似乎都有了缓解。

而等到儿子和儿媳妇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不禁第一次有一种两人真般配的感觉。

为何以前没有这种感觉?她似乎忘记了,但看着两个人一边说笑一边聊天的样子,实在是岁月静好。

作为婆婆,眼睛是最尖利的,可无论她怎么看,怎么试探,蓝雪都表现出很爱吴钰的感觉,她此刻没有了办法,将蓝雪请了出去,问起了吴钰。

“你怎么回事儿?又喜欢上她了?你以前不是很讨厌她吗?”老夫人皱着眉头。

“哎~母亲,人是会变的,她变得不再泼妇,变得温柔小意,我倒也不拒绝,喜欢倒是没有,就是觉得有趣。”吴钰说的其实也算是实话,除却那些心动瞬间,他确实是因为觉得好奇和有趣才对蓝雪另眼相看,不然他也可以出去找大夫治病,可他就是到了梨园。

“嗯,母亲想过了,你们毕竟是夫妻,你也关了她那么久,既然她改了,你就好好对她吧,再有厌烦,母亲也不说别的。”慈母多败儿的典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