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隐秘之事(下)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67字
  • 2021-12-26 19:43:58

管家想,既然蓝夫人已经知道了这些刁奴做的事儿,亦或者她在诈她们,那也不要紧,今天本来就是要当众戳穿两个管事的脸皮的。

老夫人虽然讨厌蓝雪这个儿媳妇儿,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说的话震动到了她,特别是在蓝雪都知道的情况之下,她竟然不知道?这可说不过去,而且她自己的管事竟然有异心?这回是半信半疑的老夫人看着底下跪着的两个管事,脸色都不好了。

“老夫人不用着急,我这边找到了人证物证,您很快就可以知道她们隐瞒了您什么事了。”其实他只有娄管事的贪墨证据,徐管事的还真没有,不过他就不信徐管事一身清白。

老夫人听了这话之后,点点头:“好,快传人证物证进来,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瞒着我什么!”说完也不去看那两个装可怜的管事。

其实老夫人的内心很不平静,这两个管事跟着自己也很久了,久到她觉得她们欺骗谁都不会欺骗自己的程度,可现在的现实似乎要让她的信心支离破碎,而这也导致她内心越来越盛的愤怒。

两个管事本来就已经被打了身体,现在跪在地上着实是有些疼痛难忍,徐管事体力明显比娄管事好,不过她也奇怪为什么前天娄管事明明发烧却自己降了热......

两个人不禁后悔,为什么当时要惹到大夫人,留着她自生自灭不更好,这下子好了,捅了马蜂窝了,这下子调查到她们身上,还有了人证物证,这,这真是,她们此刻就像等待断头的囚犯,在囚笼里挣扎。

一个身影的出现打翻了她们心中的心情瓶,她们只觉得血往上冲又被冷水浇了一下,特别的酸爽。

她们怎么会认为这个王二会是省油的灯?一个被她们害死了娘子的人怎么可能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那么卑微,原来在这儿等着她们呢,她们两个互相深深看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如果这次大难不死,这个王二不能留。

如果蓝雪知道她们心中想的什么,绝对会拍着大腿笑死,还想着翻身?不把她们扒得什么都不剩她都不姓蓝!

接着,王二一脸正义的给老夫人见了礼,然后就被允许陈述娄管事隐瞒的事情。

王二一边说着,一边表情很义愤填膺,说着说着腿脚都垫了起来,就好像多年的老寒腿都痊愈了一般,这样的情感别人是不能够深刻理解的,他仿佛看到两个管事跪在他娘子面前后悔的样子,眼前十分的炸裂颜色,让他真的很舒心。

“老夫人容禀,娄管事瞒着您在发放奴才们月银的时候,克扣重多,相当于拿着您的银子在挥霍啊,还有,她做着厨房管事的工作,一斤肉能报出2两的价格,一只普通燕窝上百两,还硬是说成好的燕窝,奴才们实在看不过,就偷偷记录了下来,拿去跟外面的店铺里比较,真正是瞒着老夫人您呢,他们互相勾结啊!”

王二一头秃子热泪盈眶地看着老夫人,诚恳的态度和奉上去的证据直把矛头狠狠地指向娄管事。

此时的娄管事早就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和不适了,她此刻的表情极其可怜,跪着就爬到老夫人脚边,上去就是一个抱腿,还委屈的哭着说自己不能做这样的事。

老夫人在仔细看了这些确凿时间确凿地点确凿事件的书写后,顿时一个飞腿将娄管事给踢了一个仰壳。

一个月光是食材就被贪墨了几百两将近上千两,这一年下来都得上万两,简直是混账!给她们这么大的心,是她老婆子的过错,现在更正还来得及!不过,她要先确定一下。

“滚开!亏我还对你信任有加,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要是能够拿出你清白的证据,我且再调查一次。”老夫人并没有完全放弃娄管事。

可这个时候的娄管事哪里能够拿出证据,她着急地看向徐管事,明眼人都知道她做这些事可能跟徐管事都有关。

徐管事则低着头不吱声,仿佛事不关己,娄管事看着这样子的徐管事,内心愤怒不甘还有失望,是啊,平时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到了危难时刻,恨不得装作不认识这个人,实在可笑。

就在这个时候,谁都不会看到的一个符静悄悄的飞到了娄管事的后背上,自然,这个符是用水膜包裹住了,所以别人都看不到,等到这个符进入了娄管事的身体里后,水膜悄然飘回了蓝雪的手链上,这一切都很平静,蓝雪也很平静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老夫人瞪了蓝雪一眼,大声道:“谁准许你坐下的?”

“回母亲,儿媳并没有犯错,所以不应该连个椅子都不能做,为了怕别人说您苛刻儿媳妇儿,儿媳我顶着被您骂的风险,硬是坚决的坐了下来,现在还没坐热乎呢。儿媳真是不容易呢。”蓝雪偏偏还做出一副为老夫人着想的样子,又痛心又深情,直把老夫人恶心的,晚饭都有些不想吃了。

“行了吧你,坐在那里还不老实。”其实老夫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先跟沉默寡言的蓝雪总共也说不上几句话,见了面就是互相看不顺眼。

现在的蓝雪虽然也看着讨厌,但她似乎并没有太过于生气,有气也只是气一小会儿就过去了,特别是蓝雪现在贱贱的小样,竟然奇迹般的将她的火气在几句话里就消磨的就剩一点点了,再也气不起来了。

本来是想要教训她的,可此刻竟然觉得她也没有什么大错,就是嫉妒心太强了,把自己儿子弄得灰头土脸的,就这点不好!

其他的倒也没什么过错,如果今天查出来娄管事的错事也算是她误打误撞做了好事,算她有功,不过她倒是变得越发的恶心人了......

蓝雪此刻心中偷笑,哈哈,对付这种老婆婆就应该这么吊儿郎当,她儿子就这么个性格,她也这样的话,绝对不会太让她讨厌,即便是讨厌,也不会太接受不了就是了。

毕竟都一个模样,一个脾气。

老夫人此时本来还想着怎么处置这个娄管事,就跟开了话匣子一样,说的每一件事都震惊了老夫人。、

老夫人不知道,这就是真话符的作用。

“老夫人呐,您是不知道啊,这些事都不是我自己一个人作的主,都是徐管事在一旁要我做这做那,还说不用您知道,呜呜呜呜”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徐管事给捂住了嘴,实在是徐管事害怕极了。

她捂住娄管事的劲儿都快要把娄管事的脸给勒出血印子了,那劲头就好像想要通过这个动作扼死娄管事。

李管家看见这样的徐管事,冲着旁边的丫鬟使眼色,她们立刻明白过来,赶紧上去将两人拉开。

老夫人正震惊的听着呢,被打断地非常突然,脾气上来的老夫人直接就让丫鬟给徐管事掌嘴,掌完嘴冷笑道:“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被我养得这么胆大,怎么?怕你做的一些事被说出来我知道?哼,娄管事,你接着说,说的越多,你受到的惩罚越少,说!”

老夫人以为娄管事是想要让自己少受惩罚才说的这些,所以脾气冲的继续鼓励娄管事说出来所有事情,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一向没有任何缺点的徐管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奴才!

被松开了口的娄管事,先是喘了口气,接着就开始一直往外倒徐管事的那些不光彩的事儿。

“徐管事总管着采买,哪个小管事不得靠着她,不得孝敬着她?我们为什么这么努力勾结外边的商家,还不是想自己挣点儿银子,大部分孝敬徐管事,好让她另眼相看我们,提拔我们,结果,啥提拔没有,就是空口白牙,这也就算了,她还给我们出主意怎么跟商家勾结骗过您,还有账面的一些手段,都是她的主意!”娄管事歇了口气,看见徐管事早就被堵住了嘴,绑住了身体,但仍旧恶狠狠地看着她。

她表情扭曲地转过了脸,虽然嘴里说着告状的话,实则内心里很矛盾,她在想:我怎么说这么多?完了完了,别说了别说了,怎么又说出去了,完了完了我彻底完了...

她因为中了真话符,所以不说出所有真话都不带停下来的,所以...整个厢房里都是她告状的声音,还越说越激烈...

“老夫人,她不光做这些瞒着您,还不允许我们说出去,还背地里说您是被蒙住眼睛的母老虎,十分难听,老奴我都听不进去了,每次想要告诉您,她都威胁我,说要是告诉您,我们的家里人都会被抓走......呜呜呜呜,我们敢怒不敢言呐!”得,这娄管事的内心里还是一个忠犬呢?

此时的徐管事因为被堵住了嘴,想要狡辩都说不出话,眼睛急的都凸了出来,红血丝弥漫眼球,看起来恐怖至极,可娄管事还在说,仿佛说个天翻地覆也不在乎,能说的都说出来了,令李管家惊喜的是,这些她说出来的人和事件都是他最近在调查的。

想要当好一个管家,是一定要先梳理好府中关系和清理害虫的,这种害群之马是一定要揪出来抓紧处理的,这回可好,以娄管事的话为中心,方圆好几里的地方都在她的喷射范围之内,直把所有贪墨的人都得罪个遍,想当然,就算老夫人对她的惩罚少了,以后她也不会好过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