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隐秘之事(上)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14字
  • 2021-12-25 23:32:55

也许是这句话彻底触动到他的心里,也许是那时那景,深深的刻在他脑海里了,再也抹不去,他想着,这就是他的劫......

慵懒的蓝夫人听到是李管家后,眼睛彻底睁开了来,她知道,好戏要上场了。

“走吧,我跟着你。”蓝雪也不换衣衫,直接起身挺直了脊梁,不管不顾自己衣服的褶皱,跟着李管家一路走了过去。

到达老夫人的宅院的时候,简直人比人气死人,一个精致雕刻牡丹花的弓形石门,两边是两个不大不小的石狮子,一头踩着球,一头踩着小狮子,雕刻的活灵活现的。

其实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吴府的家境是十分殷实的,单就这个石狮子守门就说明了这些,一般都是在大门口有这些神兽镇守,可不光是大门口有,一个院子都有着这样的神兽镇守,可见得他们的讲究和地位。

两个衣着靓丽讲究的女子在门内守候着,看到管家来了,她们脸上都带着恭敬的笑容,可当看到后面跟着的大夫人,表情都有些扭曲。

一时收放不自如的结果...

蓝雪观察着两个女子的扭曲表情,心中冷笑,这些人都是见人下菜碟,谁厉害谁有权利,她们就对谁笑,面对她,哼,表情极其不自然。

她们也快速对表情做出了调整,对着管家刚要说话,管家立刻将身体侧靠在一旁,露出了大夫人的整个身影,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要让大夫人做主,大夫人说话,大夫人先走。

两个丫鬟顿时感觉受到了雷霆之击,什么情况这是?这管家一向谁都不服的,谁的面子都不给的,虽然表面恭敬,但内心傲的不行,为何这一次这种场合让给了低调这么多年的大夫人?

她们不禁看向这个依旧穿着连她们的衣衫都不如的大夫人,发现大夫人的表情变得内敛沉稳了,不像是以前那个跳脱暴脾气的泼妇了,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有一股子气势压向她们。

这样的大夫人让她们陌生......

其中一位叫春桃,面色红润,长相喜人,她最先反应过来,躬身请安道:“大夫人好,我们老夫人在里面等候着呢。”说完用手肘怼了怼旁边的青衣女子,示意她别发愣了,只见青衣女子也请了安,迅速站到一边,貌似还没缓过劲儿呢。

她心中的大夫人当年可是闹得满城风云,都记得她是个母老虎,没事儿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着吴钰,而吴钰则是出了名的花心,以至于后来病重不起,可现在这么精神奕奕的站在这里,还礼仪姿态都如此尊贵,想让别人忽略她都难。

现在的她,就只是站在那里,由着尊贵的管家让行,对于她们来说,冲击性太大,不可能不愣神。

看着蓝夫人率先走在前面的时候,她们似乎有种错觉,是不是真正的蓝夫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走到老夫人门口,蓝夫人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春桃上前将珠帘抓到了一旁,跟夏荷并排站在旁边,等待蓝夫人进入。

等到蓝夫人进去后,就受到了老夫人的磋磨。

她被要求在里间厢房门外等待。

蓝夫人嘴上答应的好好的,眼睛则打量春桃和夏荷两个丫鬟,她们两个似乎不太好意思,毕竟是她们对她说过:老夫人在里面等着。

看到这里,蓝夫人明白了,这是因为娄管事和徐管事的事儿,生气到她头上了,好,她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不让进去是吧?那她就好好的待着,让老夫人着急去吧。

于是,她找到一个椅子,直接在丫鬟们的惊讶声中坐了下去,她们本以为大夫人一定会很难受,没想到蓝夫人优哉游哉的一边晃着二郎腿,一边吃着苹果,还吩咐她们上茶,拿瓜子儿。

丫鬟们不敢自作主张,蓝夫人就发问了:“怎么,我一个大夫人都使唤不动你们了?你们是想要根据家规第十五条受鞭刑吗?”蓝雪早就把家规都背个管瓜烂熟,所以,她并不惧怕讲规矩。

看着蓝夫人似笑非笑的眼神,李管家也很配合,他压低了声音说道:“还不快去给夫人上茶,拿瓜子儿?”

夏荷赶紧去拿茶水和瓜子去了,她觉得管家都这么听蓝夫人的了,她一个丫鬟再拧也拧不过大腿不是?

看着夏荷的动作,春桃内心打起了鼓。

这蓝夫人不按照套路来,本来老夫人是看见自己的管事们收了伤,内心愤怒,知道事情原委后,铁了心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蓝夫人,可一会儿看见蓝夫人这么悠闲,会不会更加有火气?唉,这可怎么办才好?

蓝雪坐在那里,喝着夏荷端来的茶,吃着瓜子,心情别提多轻松了,她早已经是换了芯子的蓝雪,她的道行或者说武艺早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够企及的了,可以说,在这个世界里,她都能够因为武艺而称王,不过,任务是改变人心,所以只能暂时委屈委屈自己不那么放肆了。

“嗑咔,嗑咔,嗑嗑咔......”一连串不规律的嗑瓜子声,简直要折磨死在里面的老夫人了,刚开始,她还以为她耳朵怎么了,后来才知道是蓝雪嗑瓜子儿呢???

这什么意思,她老太婆还没死呢!

被激怒的老夫人站起身,也不用秋葵的搀扶,直接开门出去想要看看这个孽障在做什么,没想到看到蓝雪坐在那里眯着眼喝茶吃瓜子,那嗑咔的声音简直要折磨死她了。

她一脸的精明,略微长的脸上,那双激光眼此刻都发绿了,灰白的头发早就用黑色染汁给染的特别乌黑,鼻梁高挺,嘴唇十分的薄透,乍一看,一个刁老婆子没跑了,不过,因着她的眼睛是桃花状的,所以不会太难看就是了。

可她声音一出,蓝雪差点儿没噎到。

“还嗑瓜子呢?你不错啊,我这儿等着你,你却在喝茶水?给我放下!”常年的控制欲让她对任何比她地位低的人都有着一种近乎强制的控制欲,如果谁不照做,她就会慢慢疯魔。

“母亲吉祥。”蓝夫人的动作相当标准,就好像刚才嗑瓜子的人不是她,李管家心中偷笑。

蓝雪继续说:“母亲息怒,妾身是想着您肯定有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才喝茶等待,妾身等待的也很急切呢。”一番话说得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不过看着她身上的破旧衣服,眉头微微皱了皱。

刚要开口继续训斥,只听得蓝雪再次开口:“春桃,赶紧扶着老夫人,没看见她喘气喘的很费事吗?”

本来春桃只听从老夫人的,可这话说得,就好像她不去搀扶就会让老夫人直接死掉一样,可如果她去扶,就相当于十分乖巧的听从了蓝夫人的吩咐了,但又不能不去扶,如果她去扶,老夫人可能会怪她但不会罚她,可如果不去扶,那么老夫人暂时不会说什么,过后一定会心中有疙瘩。

唉,硬着头皮去扶老夫人,却被老夫人一瞪,收了手,虽然被瞪眼睛,但好歹松了一口气,这回不用后怕了。

“我还没有老到需要别人扶,赶紧跟我进去!”老夫人觉得自己是因为她衣服破旧才可怜她的。

接下来,老夫人都想好了,一定让蓝雪好看!

进了屋,两个管事眼神隐晦的看了一眼蓝雪,嘴角微翘,好么,这是下了套了这是?

待到老夫人庄重的坐下,长长的护甲套有着浓厚的蓝红色花纹,有点儿像景泰蓝,蓝雪来了兴趣,想着自己回头也弄弄,这时候,严肃的老夫人开口了:“你们两个管事说吧,都怎么回事?怎么还挨了莫名的打?”不问自己儿媳妇儿,倒是问两个管事,这说明什么?

“老夫人冤枉啊,在您的教导下,奴婢们是真心不敢做出不正确的事儿啊,我们每天三省吾身,绝对的忠诚于吴府,就是,就是,大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受着就是了。”说完还害怕一样的看着蓝雪。

唉呀我的亲舅老爷!蓝雪也是服了,这颠倒黑白的本领啊绝对第一名!本来她们的过错,结果却变成了她——蓝夫人信口开河?这波操作她要是能忍她就不是自己了!

“当日管家问了府中大小五十多名丫鬟小厮,他们都说是你们不尊重我,不敬重我,对我进行了言语侮辱,不敬主子的大罪你们敢不认?是不是三十大板打清了?应该将你们的舌头拔掉,省得你们胡乱攀咬。”

在李管家和蓝夫人的注视下,两个管事有了一瞬间的畏缩,可下一秒在看到老夫人的时候,似乎受到了鼓励,立刻小声的说:“奴婢们哪有那个胆量不敬主子,唉,这,老夫人您相信奴婢们。”

她们倒是聪明,从老夫人那里下手。

蓝雪哪里能够放过她们这两个刁奴,在其位不做其事,还想要蒙混过关?在别人那里可以,在她这里坚决不可。

于是,她撩了撩头发笑眯眯地看着两个管事说了一句惊天地的话:“如果单单是你们不敬主子我也就三十大板过去了,但是你们似乎还隐瞒母亲什么事情呢,而且似乎是很重要的事呢......”

说完对着惊讶的李管家挑了挑眉,管家心中大惊,原来大夫人什么都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